新聞背景:誰是香港「本土民主前線」?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本土民主前線」認為由於歷史、文化、語言等,香港已成為一個民族、一個想像的共同體。
編者按:香港在農曆大年初二(9日)凌晨1點多發生衝突。當時,警員在旺角鬧市區試圖驅趕涉嫌非法在街頭擺賣的小販,但引發「本土民主前線」等本土派組織號召抗議者到場聲援小販並與警員發生對峙。那麼,究竟誰是「本土民主前線」?BBC中文網此前在香港採訪了該組織的兩位發起人,今天重新發表。

在香港,「本土派」極具爭議。他們的抗爭手法激烈,不但令香港政府官員、中國官方媒體聲討行動,甚至引起泛民主派陣營的批評。

本土思潮最近幾年開始在香港流行,在年青人間更具吸引力,去年79天佔領抗議之後,這股浪潮沒有歇息的跡象。

躁動不安的背後,這群「本土派」在想甚麼?他們如何看香港的社運模式、中港關係、身份認同?

「本土民主前線」在「雨傘運動」後成立,據發言人黃台仰及梁天琦所稱,組織成員約有60人,當中90%都是「90後」,所有成員都是佔領期間於旺角相識。

黃台仰與梁天琦堅持稱呼79天佔領是「雨傘革命」。他們認為,「雨傘革命」源於去年9月28日市民自發聲援衝進政府總部的學生,與「佔領中環」組織者無關,「佔中」從來沒有發生過。

而對他們來說,「雨傘革命」是個「完完全全」的失敗。

黃台仰說,他曾相信利用溫和手段能達成目標,但在「雨傘革命」期間的經歷讓他轉向。

「9·28當天,我眼見警方對一些手無寸鐵的市民動用不當武力,施放這麼多枚催淚彈……最大的轉捩點是『旺角黑夜』,10月3日,一大批『藍絲帶』(政府支持者)到旺角襲擊佔領人士、學生、年青人。警方不但沒有拘捕他們,更保護、護送他們離開。」

他認為,「以武制暴」才是正確策略,市民要以武力與警方抗衡,保護自已及其他示威者。

不滿「主流」

圖片版權 Facebook
Image caption 本土民主前線臉書頁面

除了不迴避使用武力外,本土派陣營——包括「本土民主前線」——認為像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學民思潮和泛民政黨等主流社會運動組織壟斷了社運領導、話語權,所以要求「拆大台」——拆走佔領區的司令台,意指打破社運領袖的領導地位。

黃台仰說:「我們當時要求拆大台是反對金鐘佔領區的霸權制度……我們看見金鐘與旺角的一個對比,十字路口清場前,旺角也有一個講台,基本上24小時都開放給每一位市民發言,即便(發言人)立場相異……不過,金鐘的『大台』在沒有人提出要求之前,是不開放予公眾。」

黃台仰說,金鐘「大台」市民發言前,工作人員會要求抄下身份證號碼,而且開放公眾發言時間只有兩個小時。他認為佔領行動是民主運動,如果運動內部已經不民主,如何可稱得上民主運動?

本土派陣營認同的「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手法,與香港傳統社運模式大相徑庭。而看似吊詭的是,本土派亦有成立組織、設有發言人位置。

這算是自打嘴巴嗎?黃台仰說:「我們不會限制任何一名示威者以甚麼的方式表達自已的訴求。」

去年9·28當天,不斷有傳言說警方凖備向示威者開槍,假若本土派當時是領導者,會呼籲示威者撤離嗎?「我會用盡所有能力向在場所有抗爭者說明在發生什麼事,『警察可能會開槍』,大家自己決定(是否留守)。」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本土派」在示威時常揮動港英旗。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都是在去年佔領示威期間於旺角相識。

比大陸優越?

「本土民主前線」認為,由於歷史、文化、語言等差異,香港已成為一個民族、一個想像的共同體。雖然香港無可否認深受中華文化傳統影響,但「本土民主前線」認為香港文化比中國大陸的文化更優越。

梁天琦說:「文化上,我們不是與中國完全切割……我們認為香港文化比中國大陸優勝,香港人的公民意識比中國人高,我們香港人的既有傳統亦比中國大陸實行的一套優良。」

梁天琦以文字及語言舉例,香港使用的正體字(繁體字)及粵語,其歷史都比大陸的簡體字和普通話源遠流長。

梁天琦說:「我們有這樣(受華夏文化影響)的背景,加上在英國人殖民百多年歷史底下,建立了優良的西方文明價值及體系。法治社會、自由經濟、言論自由、對民權人權的追求。」

如果追求民主人權自由等高尚的目標,對不同的人──包括本土派憎惡的大陸人──不是也應該尊重嗎?

梁天琦說:「綜觀中國大陸大部份人民,有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每當有甚麼事件,中國大陸的人民都為共產黨、政府護航。」

新移民與水客

自1997年主權移交後,至今香港約有80萬名新移民,佔香港人口超過10%,新移民來港是為了家庭團聚,大部份都是香港人的配偶、子女。「本土民主前線」是否亦將這一批人拒諸門外?

黃台仰說:「我們現在沒有自己的入境審批權,這些新移民的底細我們也不知道……大量新移民抗拒香港(文化)、卻謀取香港的福利及香港較安全的環境。」

目前,中國大陸赴港移民的審批權不在香港,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由內地的入境管理部門審理及批出。黃台仰說:「(新移民)常強加自己過去的一套文化於香港。但是,如果真的有些新移民願意擁護香港、守護我們共同的核心文化、價值,他們就是香港人。」

黃台仰、梁天琦否認「本土民主前線」搞歧視或法西斯,他們認為自己的論述沒有得到足夠宣傳。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內地居民赴港定居「單程證」的審批權目前在內地而非香港。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水客問題在香港引發尖銳矛盾。

本土派最惹爭議的是一連串針對水客、在旺角跳舞唱歌的大媽等的示威。 今年3月一次在屯門的反水貨客示威,本土派示威者大聲斥喝、圍罵拖著行李箱的人,甚至腳踢行李箱。

不過,其中一幕最令人深刻的是一對母女被本土派示威者包圍,示威者指罵母親是水貨客,要求她打開行李箱。女子亦大聲回罵,最後打開自己的行李箱,裏面是大量書本,根本不是貨物。然而,衝突中,小女孩受驚大哭。當中的畫面讓輿論紛紛指責本土派,而官員更指他們是「近乎暴徒的行為」。

黃台仰否認「本土民主前線」組織了該次示威,並說從來沒有指示示威者踢行李箱。

他說:「過往用和平方式例如簽名、請願、遊行,針對這些問題,政府都是不聞不問,甚至有些官員走出來叫香港市民包容、坐地鐵多等一趟車。」他批評香港特區政府漠視中港矛盾——包括水貨客問題——對港人不公。示威者轉向一些高風險的直接行動,政府責無旁貸。

也許,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是,就算目的是正義的,是否代表任何手段、行徑皆可?

梁天琦直認不諱:「為了達到目標,會使用所有必需的方法(by any means necessary),這句話是(美國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說的。」他認為,社會改革必然要面對陣痛。

香港的少數?

「本土民主前線」是香港泛民陣營激進一翼,而香港大多數市民會否支持這些手段仍是未知之數。梁天琦承認,本土派可能是「少數中的少數」。

梁天琦說:「民權運動中,有鷹派鴿派很正常。」他指溫和激進雙軌並存,政權為了避免更大衝突,增加政府與較溫和派別談判、妥協的意欲,亦不介意擔任邊緣角色。

「本土民主前線」計劃參與11月的區議會選舉,屆時到底本土派是否受到香港市民支持,還是真的是社會的極少數,一切將會更清晰。

「雨傘運動」後,香港政治光譜在短時間內急速擴展,令公眾政治取向越趨兩極化。或許「本土派」希望香港能與中國大陸永遠切割,但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北京一舉一動都牽動著香港的政治發展,而目前看來,北京並無對香港民主陣營退讓的打算。

(責編:葉靖斯)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網友反饋

有溫和派就一定要有激進派,逼迫政府與溫和派妥協,有什麼不好?一身罪名又如何?

中國大陸

香港,醒醒!香港人, 醒醒!不要沉醉過往的紙醉金迷,民主自由是相對的,警察也是無辜的,有精力年初二去做大龍鳳,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做好手邊能做的事情,把香港建設成一個理想的城市,而不是去破壞她,嫌棄她。你們是東方之珠,不是豬....

中國人

「梁天琦說:「文化上,我們不是與中國完全切割……我們認為香港文化比中國大陸優勝,香港人的公民意識比中國人高,我們香港人的既有傳統亦比中國大陸實行的一套優良。」美國矽谷的居民比貧民區的居民公民意識高,犯罪率低,矽谷聯合會表示將考慮脫離聯邦政府。

「梁天琦以文字及語言舉例,香港使用的正體字(繁體字)及粵語,其歷史都比大陸的簡體字和普通話源遠流長。」簡體字並非想像臆造,多是從歷代書法大師的草書楷體化而來。語言和文字的簡潔是世界文化大流。民主前線是文化正統,請使用龜板與甲骨文。 爬行動物表示強烈要求哺乳動物離開地球,恐龍獨立建球。

「梁天琦說:「我們有這樣(受華夏文化影響)的背景,加上在英國人殖民百多年歷史底下,建立了優良的西方文明價值及體系。法治社會、自由經濟、言論自由、對民權人權的追求。」這是民主前線成員口中的洗腦教育另一種表現。

」梁天琦說:「綜觀中國大陸大部份人民,有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每當有甚麼事件,中國大陸的人民都為共產黨、政府護航。」請論證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句話。請說明大部份是多大部份。請舉例何時大陸共產黨、政府的所作所為是人民「都」一片叫好,保駕護航。

相信我,有理有據的解釋清楚你們民主前線所持有的觀點,遠比喊幾個口號要難。然而無腦的人遠比理智清醒的看待口號的人要多。

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子衡, 埃塞俄比亞

毛澤東就是以革命的名義幾乎把中國大陸引向崩潰。香港的法治傳統和文化,本來是大陸的一面鏡子,本來是中國難得的一塊淨土。保持和維護香港的法治是所有華人的義務。只有大陸的共產黨不喜歡香港的法治傳統,所以作為一個大陸人,我不禁懷疑這些本土派是否共黨派來破壞香港法治的奸細。從共產國際到抗戰,共產黨最會幹得就是這一手。

佚名, Entebe, Uganda

一群乳臭未幹的憤青,受人蠱惑而已。

德國

沒什麼太多評價。 繼續鬧吧, 鬧大,鬧死,鬧到連香港的百姓自己都受不了,鬧到自己的父母長輩呼天搶地, 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瘋狂。 鬧吧,無非是捧殺的結果。

倫敦

本土派都是偽命題!當見到腐敗的國家領導人可以進入美國領事館避難!當見到唱紅打黑的領導人可以被判貪污,淫亂,故意殺人等等罪狀,都可以無需負上最高刑責,因為影響執政者的地位就祗可以判監而免死;等同一群不滿政府和有訴求的維權人仕般!你話你願意跟著這樣的政府走落去嗎?如果作為政府的負責人的答案是會!那本土有派一定正確無誤!

Stephen, Hong Kong Local

民主好比一把菜刀,即可傷人,也會害己。 會用刀的人會給自己帶來許多好處,這是肯定的。 記得小時候,我是家中最頑皮的孩子,我會趁家長不在的時候,偷偷到廚房拿把刀來揮舞一番,覺得很好玩。 有一次,不小心傷了鄰居的孩子,流了很多血,我知道事情鬧大了,趕快躲起來,躲得了嗎? 父親回來了,鄰居的家長也來了,這時我才真正感到了極度的恐懼。父親作出了道歉與賠償,還受到人格的羞辱! 我呢,當然逃不過一頓責罵和兩記耳光,過後很快就把這事給忘了。變本加厲拿把大菜刀來舞弄,甚至恐嚇他人。終於被父親知道了我的壞行為,他特地買了一條籐鞭來隨時孝敬我。 因為我的惡性不改,我確實嘗到了鞭策的滋味。受到了兩次,沒有第三次,因為的確不敢嘗試第三次。跟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懂事了,長大後才知道父親是為了我好,他的鞭策是要我走上正道,不希望我養成是非不清的習慣。 星加坡也有鞭,因為有了鞭,誰還敢唯恐天下不亂,香港有這個膽識嗎?

鐘帥軍, France

一批喜歡暴力的暴徒組成的。都是一些沒競爭力,找不到飯吃的人,不能面對挑戰的香港懶人。

支持暴力的團體不值得得到熱狠人的認同。你希望你們國家都有那麼一批喜歡暴力傾向的團體活躍在你們的社會裏嗎?民主是這樣的嗎?

Ependi Tan, Indonesia, Medan

中國人的世界觀和國家觀可就大多了。在國內掙錢的務必混個北京、上海戶口。升級後買本香港永久居留。再擇期前往北美、西歐、澳大利亞、新西蘭、再不行就新加坡或日本來當個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的愛(外)國公民。首先是中國人,以後誰知道呢?

外國人, Tobolsk, Russia

一群目光短淺、心胸狹隘、沒有國家及世界觀的井底之蛙,對中國古老文明文化也是一知半解,實在是愚蠢之極。因為他們的無知和生活閱歷的不足被別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和操控。

lucy, 中國 荷蘭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本文記者已經一語道出,本土極端的做法, 其來有自 「9·28當天,我眼見警方對一些手無寸鐵的市民動用不當武力,施放這麼多枚催淚彈……最大的轉捩點是『旺角黑夜』,10月3日,一大批『藍絲帶』(政府支持者)到旺角襲擊佔領人士、學生、年青人。警方不但沒有拘捕他們,更保護、護送他們離開。「

身為追求舒展自由意志,民意為主的臺灣人,對於港人在中國威權下生活的彆扭,齷齪,憤恨, 感同身受。 給香港真正的自治。不要為了方便行事,而扭曲香港人的價值觀。 把香港還給香港人!!!

冰毒, Taiwan

其實呢一班90後係咪食飽飯冇野做... 佢地知唔知佢地依家咁樣做(掟磚頭,破壞公物等等..) 係間接用緊佢地家人錢(納稅人畀錢政府),破壞香港經濟.到頭來目標達唔到而損害香港經濟... 我真心希望佢地做番個普通學生... 讀多D書先玩政治啦...

90後小學生, 中國香港

這些本土派簡直文革紅衛兵,他們如此厭棄中共,不知是否知曉卻在做中共都不堪回首之事,真是莫大諷刺。

不過中央及香港政府的確疏於跟香港民主派的建設性溝通也是真,一刀切地認為佔中就是港獨。可以預見之後給香港的政策紅利越來越少,珠三角的未來終是廣州和深圳。誒。

Quitesad, LONDON

香港社會,來長期以來都寄生一批不務正業又沒有一技旁身而被社會邊絕化的年青人, 港英時期如此, 回歸後亦是一樣。 港英時期港府用強硬有效的手段應對。例如1984年的油旺角暴動,油麻地警署被襲等: 回想當年報紙的一楨照片...一雜差(便衣員警)用槍指著糍事者的太陽穴,大家都覺得十分正常,對待不法份子就應如此。 我們老一輩港人都清楚當時因糍事而被拉入"雜差房"的後果。如今...時代不一樣啦!香港社會被一小撮人以政治為名搞到雞犬不寧...

C.W.Law, Hong kong

台灣日本的例子都不算恰當,台灣的蔣經國和日本的明治都是自上而下的變革,至於現代的日本,政治還是在那些氏族手裏,很多都是幾代的議員,算不上成功的民主。以抗爭爭取獨立的,英國身上有些案例,從美國,加拿大,愛爾蘭到印巴,一系列獨立,有和平的,有戰鬥的,總體來說可以歸位英國國力衰弱下的無奈與妥協,說的好聽些是文明進步。至於香港,用和平的方式比暴力好些,因為對手是共黨,從不怕暴力,以暴制暴是一貫作風,把香港給弄的蕭條破財了,對中共沒什麼損失,但讓香港亂套了,失控了,那就會影響他的統治,所以基於這樣的邏輯,用暴力的方式鬥爭,簡直是給中共一個好借口,甚至都可以宣佈一國兩制失敗,那樣的話,這些人渣就是香港的罪人。

caca

其實如果說法制,法律在那裏,為什麼香港不能取消沒有營業執照的小吃街?法律就在那裏,為什麼對警察的反應如此強烈?因為現在的香港人認為警察開始變味,成為專制政府的雇佣,不論在做什麼事,那有一個先入為主的觀點,就是專制打擊公民

就靜靜的看,仔細的想, 中國 南京

本土派的暴力抗爭會給中共直接介入和管理香港和鎮壓香港的民主力量帶來口實。

Trustbond, Florida, USA

天啊,bbc的留言竟然可以顯示? 佚名

「佔中」事件是香港的一個劃世代的分界線。自此以後,香港只能是慢慢走向衰落。 原因是:現在的香港人無法和以前的香港人相提並論。所謂的「自由、民主」什麼的都是狗屁!以前香港能夠持續繁榮、經濟高速增長除了得益於大陸的改革開放,充當大陸和世界的「中介」角色外。最重要的是當年的香港人「利」字當頭,不過問政治,「只為利往」。以前,香港人是「經濟動物」,這才是香港人的真正優勢。 現在的香港新一代?也就只能「呵呵」了:自以為生為香港人,就理所當然地可以擁有榮華富貴。對大陸有莫名其妙的優越感。用妒忌、仇恨的眼光看待大陸的經濟成就。看不到大陸人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所作出的巨大付出、努力。 新一代香港人,你們就繼續做你們的井底之蛙吧。按照目前的情況,最長不超過十年,香港就會淪為二流城市。 到時,現在那些「搞搞震」的「本土」派,就只能是二流城市裏的一群城市貧民而已。 到時,你們儘管哭吧。 到時,你們如果來大陸打工,別說你們曾經是「本土派」就可以了。

大陸人

因為要自己的自由,所以就以自由的名義、剝奪別人的自由? 因為要自己的「文化」,所以就貶低別人的文化、抬高自己的位置? 因為要自己的「權利」,所以就貶低別人天賦之人權、以得到自己的? 還真是夠自私啊~~~~~ 香港的繁榮,不就是因為大陸的政治運動、大量廉價勞動力跨過大江,然後開始的嗎?之前那個小漁村,真的有什麼歷史嗎???? 香港的各個什麼「書香世家」,到底有沒有過三代??哪裡來的底氣說自己有文化和傳承?????? 鼠目寸光的人群,真的是。。。。。。。。。。。 不想再說了~~~ 讓他們自己去作死吧。

Summi YU,

在力量不對等的情況下平民無法選擇政府。梁天琦相當無知。

RR

如果追求民主人權自由等高尚的目標,對不同的人──包括本土派憎惡的大陸人──不是也應該尊重嗎?

梁天琦說:「綜觀中國大陸大部份人民,有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每當有甚麼事件,中國大陸的人民都為共產黨、政府護航。」

記者問的好啊,你不是自由民主人權和普世價值麼? 無視大部分普通老百姓的人權,你們這些人跟納粹主義有什麼區別?

你這不是跟共產黨對抗啊,你這是凖備跟大部分大陸普通老百姓對抗啊

Witness, Deutschland

港台用繁體字在大宋時期,特別是畢昇發明膠泥刻字印刷後(1041~1048)就定型了,不然有不同字體,如何鑄字刻版印四書五經呢?所以誰沒知識及基本的歷史常識呢?

漢字本來就只有意而無聲,所以不同民族皆可借用述文,即使語言不通,文字亦可通,這不是始皇帝書同文之意嗎?你不懂自家中國文化史嗎?讓台灣外國人說給你知不丟臉嗎?

至於中國的簡體字的最終版是蘇俄建議的拼音文字,目前中國推行的漢語輸入法就是簡體字終極版。所以簡體字不是中國文化的傳承,反而是毀滅過程,也是中國終將因拼音文字出現而四分五裂之因。

台灣用的是注音符號標音,所以不會出現拼音文字取代繁體字情況,所以中港台彼此走向書不同文語不同音時代很快就會來臨。而港台仍能靠文字溝通,而中國的拼音字要100左右才定案,到時三方已成陌路,要溝通得找翻譯了。 台灣人樂見這番發展,讓中港台從語言文字及日常用語上完全區隔,情況會很類似日韓與中國在文字及語言上區隔的過程。

至於本土這二字是台灣用語,相對應是外省人及外來政權,特別指中國逃來的國民黨政權。相信這批港生或港人用本土(台語發音pún-thóo)是類比港人與中共的關係。

情況嚴重嗎?不會!跟台灣當年黨外運動(1977~1986)比好很多,但想必中共的粗暴甚至血腥鎮壓不會停止,直到所有港民團結起來對抗中共為止。

台灣人能教給香港人的只有組織動員,但成功失敗得靠港人是否能同聲共氣有共命彼此扶助精神了。

英國是先進民主法治國家,他給了港人一套完整法治基礎及良好公平競爭的商業金融環境,所以香港人從來不需互助求生存,這點足使港人難以出現奉獻犧牲小我精神。所以交通阻塞,無法作生意,街頭巷戰等會有民怨,而不像台灣人堆沙包,拿棍棒或手牽手用肉體跟鎮暴警察對峙。女人老的小的負責把傷患拖離現場包紮,煮熱食餵飽抗議人士,再繼續上陣作持久戰。

一樣是被殖民的國家,台灣人沒香港人幸運,日本也好,中國國民黨也罷,甚至滿清、東寧王朝時期,台灣人都被大規模屠殺,要活就得互助求生存。這種小騷亂對台灣人來說,連前菜都算不上,勉強叫小菜。

革命一定有人犧牲,不一定會死,但入牢坐監難免。革命也不會一次就成功,但二廣福建人的機率大,主因是海民冒險基因作崇。所以慢慢來,每一次凝聚更多支持力最重要。

台灣人努力了近40年才在今(2016)年扳倒國民黨,正式終結中國外來政權的統治,台灣人終於掙脫從明鄭1662年開始的共354年的殖民統治,完全由台灣人當家主事了!

所以加油香港!

至於新加坡,台灣人只能搖頭。你想維持華人比例,只能引進中國或台灣移民。中國移民粗暴炫富目無法紀,而台灣移民主張言論自由開放式公平選舉,比中國人更難應付,也許香港移民會是較好選擇。

對待其他族裔的人,如馬來人、印度人或外籍勞工儘量平視,尊重他們的文化宗教信仰。台灣人對信仰文化都是放開心胸接納,信不信不重要,誠心聆聽別人說法傳教才是重點,跟他族人一起慶祝過節不妨。

台灣有近百萬外籍勞工,印菲越泰緬柬及印尼都有,能和平相處之因,就是台灣人大度能容,也讓彼此關係不佳的外勞,減少鬥毆滋事,趕快賺足錢衣錦返鄉。而這些回家的外籍勞工就是台灣在當地的"好"推銷員。台灣貨及文創品都靠他們力推而賣的紅不讓,甚至為他們改配方生產當地口味或配飾。

所以新加坡政府該善待在新工作外勞,要移民,優先考慮香港人才好。

戴珍珠, 中華民國台灣

揮舞殖民地旗幟,骨頭還真硬

佚名

老實講,這班人總是在狂熱鼓譟大陸暴政如何恐怖。

但我卻在他們身上看到了更直接的暴虐。

黨同伐異、容不得一點異見、名為「正義」實為「暴力」。

不過,他們並不是最惡,他們至少年輕有血性。

應該怒斥的是口口聲聲譴責暴力的泛民議員,正是你們製造了這一切!!

包括本港停滯不前的發展和越來越差的境遇。

石建舟, 中國香港

「梁天琦以文字及語言舉例,香港使用的正體字(繁體字)及粵語,其歷史都比大陸的簡體字和普通話源遠流長。」梁搞革命的智能如何,我不知道,但上面這段話卻足夠說明他在歷史文化(當然包括語言學常識)方面的極度無知。尤其拿「正體字」來作為「簡體字」的相對詞,就是港台那些對中國語言文字史無知的政客(例如馬英九)和「學者」的通病。我乾脆在此跟他們明說了吧:「正體字」相當於當年台灣地區的「標凖國字」和現在中國大陸的「規範漢字」,其相對詞是「俗字,異體字,簡字」等不規範的漢字。還有,今日的「繁體字」,也就是那些無知者所謂的「正體字」中,不知有多少是經歷代簡化後「定型」的,如果要以古代某個時期的漢字為「標凖」,現今的許多繁體字都應該被馬,梁等人劃歸為「大逆不道」的簡體字呢!

xuxing, Sao Paulo-Brazil

所以可以看見阿爺和本土極端派一起合作破壞香港僅剩的法治環境。本身已無民主,再慢慢失去自由、法治,香港 is dying。

W.H., Guangzhou, China

贊成Iming。拋棄民主法治之優點,妄求以騷亂躁動解決矛盾,真是捨本逐末。回想港英時期,共黨便以策動騷亂動搖香港社會;當下本土派不吝自輕自賤,以暴制暴,無視法律,與抗爭對象何異。真正出路在於以己之長攻彼之短。共黨乃策動革命之祖師,香港以高度民主,法治見長,當以民主法治革新社會,以陽謀對陰謀,穩扎穩打步步為營。而本土派未能鑽研民主精髓,在法治框架下無力進取,不求參政議政,卻將自己之無能轉嫁與市民,把民眾當炮灰,謬稱革命之陣痛。竊以為,取亂之道,香港危矣!

超越立場, 倫敦

在壓力之下,一定會有抗壓之人。台灣本土派,從國民黨出發,與黨外結合,在要求體制改變、施壓,逐漸才有台灣現在民主的局面。在70年代,根本無法想像國民黨統治的台灣,會有現在的全面民主。不斷的堅持、不斷地做,幸福才有可能到手。

日本在70年代,人民全面對抗政府,場面到現在看起來還是不可思議。比較起來,華人對政府還是溫和的。

三木克彥, 日本靜岡

香港本土,這是必須在民主政治體系下的香港才能生存的社通團體。

不幸的是,他們所設定的武力抗爭對象,竟然是香港政府背後的中國,毫無疑問的,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屈指可數的超級強大國家之一。而香港歸屬中國領土,已是不能改變的事實,這樣噪動式的武力抗爭,目的竟是企圖迫使一個像中國這樣共產專政的大國屈服在這些躁動者的四肢攔阻之下,實在不僅是有點可笑而已。簡直已經到了幼稚又令人感覺同情而心酸的地步。

其實香港唯一的出路和希望,就是避免不必要的噪動;舉辦任何社運活動都要小心謹慎,避免破壞香港原本的法洽和社會秩序,使得香港原有的民主和法治能夠繼續維持,讓背後那個老大可以放心大瞻的不必再下指導棋,把那個原本被港民認為美好的香港完完全全的交交合香港人自己來管理,讓香港成為一個真正與中國不同的一國兩制的香港,這難道不就是本土派噪民原本的心願嗎?

Iming, New Taipei ,Taiwan,ROC

本土派, 一班只活在自己理想天地中的無知青年, 他們的天地就只有(本土), 完全沒有國家觀及世界觀的(井蛙), 他們心中的世界就這麼小, 這真是香港的特有產物, 可憐, 我真的無話可說.

閒人, 中國香港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