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形形色色的迎送人

圖片版權 Getty

「大家注意,明天著裝不要穿天藍色或亮黃色。」

「為什麼?」

群裏不禁有人問了一句。

「那是藏獨和法輪功的標誌。」

這是習主席訪英時眾多中國學生迎送隊微信群之一發生的對話。大使館提供標語旗幟和免費交通的前提下,「圍觀習大大」成就了罕見的留學生的大規模出動。倫敦周圍的院校,學生們五六點清晨便驅車趕往習大大的途徑路線佔地守候。對於告別集體生活許久的留學生,這次出行不全是政治情懷,大巴車前黑壓壓的人群和熱鬧,更像是過去秋遊活動的重溫。國家領導人的來訪為短暫告別校園生活提供了一個合法性的理由。

忐忑不安

然而,反覆對於「敵對勢力」的叮囑,卻讓不少人忐忑不安起來。

「你們要記住,」途中負責人再次同我們強調,「一定不要和對方發生衝突。他們都是有備而來,胸前有攝像頭,一旦你動手就會被拍到。」

「那怎麼辦?」一個女生默默嘀咕道。

「找警察,我們這次也有律師團隊陪護。在這裏,我們是弱勢群體。英國的警察和媒體還是會偏向他們一邊。」

中國的駐外機構顯然是吸取了2008年奧運火炬事件的教訓。當時倫敦火炬傳遞受到藏獨分子衝擊時,中方人員法律意識不強,加上發生衝突後英國媒體選擇性的報道,把在場的留學生氣哭了不少。這次的反覆叮嚀和律師隨團便是針對類似狀況的重演。

即便如此,同車的女孩仍是惴惴不安,事先完全沒有應對敵對勢力的心理凖備。我倒是對學生歡迎團本身的存在更感興趣。領導人出訪組織華人華僑和留學生迎送歷史悠久,可2010年胡錦濤訪美時就至少取消了部分的迎送安排,力求簡化禮賓形式。這次中英十年一遇的高層訪問,「國家歡迎隊」又捲土重來,在規模上也配合著訪問的級別。

紅色的倫敦

不過當真正到了白金漢宮門前的綠蔭大道,你才能真切地感到這規模的力度。除去被媒體搶去的地界,沿著大道都飄舞著五星紅旗,歡迎標語和大大小小商會鄉會的旗幟。放眼望去,一片紅海,鑼鼓震天,竟讓人有在長安街上的錯覺。

圖片版權 Getty

當然,這其中也有沒做什麼特殊凖備,攜家帶口來圍觀的倫敦華人華僑。老楊就是其中之一。他抱著混血的外孫,想著也讓這位尚沒有學會中文的未來一代目睹一下國家領導人的風采。

「來了三個多月了,上次是半年。也是沒辦法。」

老楊談到自己出國帶外孫的經歷,並不覺得這裏的生活比在大連老家舒服。

「沒什麼好。終究不是自己的地方。和你們不同了,你們還可以走走,並且趕上了國家最好的年代。」

我們談到了中國的代際變化,老楊說,像今天這樣的場合,至少三十年前是不敢想的,你們的父輩也應該一樣,多少能體會幾十年間的變化。等你們再過個三十年,你們也會明白好壞年代的差異。我問他怎麼看當今習近平班子的領導。

「確實是個有魄力的人吶。」

話音剛落,女王迎接習近平的馬車正好駛出白金漢宮,引來一陣歡呼。女王並沒有人群那麼興奮,面無表情地望著窗外。

「老人家看到家門口成了紅色的海洋,不高興了。」身邊的人不免打趣說。

本土的異議

在飄揚的國旗下,你能發現不少外國人的身影。其中有奔著白金漢宮來的遊客,完全沒料到當下的國事活動,索性駐足觀看。見到女王之後,大部分人的白金漢宮之旅也算是圓滿落幕。

Image caption 主要抗議本國政府的Martin說,不要讓我的名字上中國政府黑名單了,我還想去中國看看

攝影師Jason拍過女王馬車之後,靠著欄桿歇息起來。作為倫敦當地報紙的雇員,他一早就到這裏守候。他坦言,如果不是雇主的要求,他甚至不知道今天還有國事活動。對於中國,他並沒有特別的興趣。低頭看過幾次表後,他問我:「你知不知道習近平到底什麼時候到?」

相比之下,扛著標語牌抗議的Martin目的明顯。他那中英雙語的抗議牌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和打量。上面寫著:「大甩賣,歡迎(來到)英國!老牌衰落的帝國尋求新的國家介入。」學過日語的他拼湊地寫出了中文的標語,以來抗議他對本國政府向中國大規模出售產業的不滿。

「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國有化,把工作留給本國人?」

Martin 的觀點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城市工薪階級對保守黨執政不滿。私有化和財政緊縮的浪潮下,生活受到最大影響的就是本土的工薪階層,非但就業上沒了保障,未來的福利前景也黯淡。工黨中著名的左派科爾賓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高票當選黨魁,之後蜂湧加入工黨的人數竟達15000人,工黨一躍成為國內人數上最多的黨派。這其中不少就是欣賞科爾賓國有化政策的工薪階層。

「科爾賓是個好人。他應該加入綠黨。」Martin的這一點評說明他的政治立場上甚至更要偏左一些。「當然,我的抗議不是針對中國,更多的在於本國政府。」看到圍觀的人多起來,Martin覺得有必要緩和一下抗議的氣氛。

當習近平的馬車駛過,大家全部轉過身去翹首仰望,Martin也放下了抗議牌,高高地舉起手機拍照。

「敵對勢力」

在現場待了這麼久,卻沒有如期碰到什麼「敵對組織」。據說,英國的警察這次「友善」地把抗議團體都請到了特定的區域,和華人華僑分開,以免發生衝突。等到大家逐漸從白金漢宮撤出前往下一個訪問點守候時,我才看到第一個扛著雪山獅子旗的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抗議人士與親中人士幾乎是併肩舉行抗議和歡迎標語

Peter正在尋找自己的組織。據他介紹,他父親是愛爾蘭人,母親是緬甸人。在倫敦和藏族團體走得比較近,這次聞訊過來參加流亡藏人的抗議活動。可找了半天,也沒發現自己的組織在哪。可惜,他既沒去過西藏也對中國當代發展沒什麼算得上深入的了解。這次應朋友之邀,更多是社交上的禮貌。在和我匆匆聊過幾句後,他接了電話,繼續在人群中尋求組織去了。

午後大部分「敵對抗議」勢力都轉移到了議院門口,看到自己勢單力薄,不自覺地聚在了一起。在不大的一片地界上,有藏獨、東突、法輪功、六四等多個並不協調的主題旗幟和標語,算是一道風景線。身邊的朋友不禁評價說,真是「萬國牌」。一位穿著黃色上衣的大媽走過來,遞上宣傳資料,開始游說,但台詞和幾年前聽到的卻發生了變化。不再那麼執意於「中國奔潰論」了,在肯定中國經濟發展的同時,轉而說精神文明建設還需跟上,立馬拿出反腐的新聞來支持道德敗壞的論斷,也算是「與時俱進」。

不一會,下議院演講結束的習近平一行人走出門,抗議群體的噓聲剛起,就被兩面巨大的五星紅旗和一陣敲鑼打鼓蓋去了聲勢。他們無奈的望了望彼此,開始討論晚上聚餐的事宜。

一日的活動就此結束。形形色色的迎送群體們陸陸續續的撤出,他們扛著旗子,在落日的餘暉中,穿過倫敦市中心的St James公園。那些剛剛的興奮、憤怒和抗爭此時都沒了蹤影,無論是支持的、反對的還是圍觀的,大家都交雜地走在寧靜的黃昏中,像是完成了一日的任務,融入到倫敦下班的人潮中。城市繼續著往日的節奏,只有大巴的司機還在神采奕奕地談論著今日的事件:

「我們剛在電台聽到有抗議者們。你們是抗議的還是支持的?」一位司機問說。臉上還畫著國旗的同學立馬送上了一份寫有「我愛中國」的體恤。經過了一整日的活動,大家都一臉疲怠,毫無解釋或閒聊的心情。

「中國到底是強大了。」

等坐上車,之前那位惴惴不安的女生嘀咕說。她側過身去,凖備在回去的路上補補覺。背包上的國旗透過車窗,和倫敦繽紛的夜景混做一團。

*(文中採訪者均為化名)

(責編:董樂)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