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當同志大遊行的彩虹旗在台北飄揚

彩虹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台北的同志大遊行大約每年九、十月或者十一月舉行。

台北在周六(10月31日)舉辦號稱是亞洲規模最大的同性戀者大遊行,但是台灣同志運動所面臨的困難與障礙並沒有減少。

「同性戀」在華人社會向來是被貼了「不道德」的標籤,但是台灣的同性戀者所舉辦的台灣同志遊行(Taiwan LGBT pride)已經進入第13個年頭。

規模變大

參與的人數從當年的區區數百人,到如今主辦單位宣稱有七萬人參加的規模,難以否認台灣社會對同性戀或者簡稱同雙跨的LGBT(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跨性別)的接納程度已經有巨幅的改善。

而且每年在台北舉辦的大遊行,也擴及了南部的高雄、中部的台中等地,而台灣的同志團體今年除了舉辦遊行之外,也爭取了全球最大的同雙跨組織--國際同雙跨協會亞洲分會在台北舉行第六屆的亞洲區分會,另外還有影展。

每年跨海到台北參加同志大遊行的海外同志團體也越來越多,吸引了來自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日本、韓國甚至中國的同志參與。

從這些方面看,台灣的同志從當年白先勇筆下《孽子》中描寫的隱身在如今是二二八紀念公園的台北新公園,逐步地已經不再避諱「同性戀」。

開放還是接納?

台灣的電視節目可以有同志、甚至同志的父母出現,討論同志問題,被中國禁止公開上演的《藍宇》在台灣不但沒有被刪減,主演該片的劉燁還因為這部電影拿下台灣的金馬獎。

但是在和同志權利相關的立法以及社會所謂隱性歧視方面,台灣同志自己也不否認需要更加努力。

常年在立法院推動同性婚姻相關法案的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尤美女曾經說,在台灣民間,反對同性婚姻的勢力其實非常龐大,所以相關法案屢屢碰壁。

曾經和一位台灣的地方高級官員談及台灣其實可以爭取主辦世界同志運動大會的問題,這位官員的第一反應是「主辦同志運動會的這些城市,艾滋病(愛滋病)的比例是不是很高?」。

家人與配偶

同雙跨社群本身對同性婚姻的立法,也是有非常不同的意見,例如有的同雙跨人士認為推動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也可以成為家人的「多元成家」,比用《民法》所列婚姻條件建立的配偶關係要「有用」。

而同雙跨社群每年提出的口號也是非常具有爭議性,例如今年是「年齡不設限」。

雖然用意是希望社會討論「面對法律與規範對不同年齡與不同性別設下的重重界限,要如何陪伴、培力與突破,才能釋放出性多樣社群自在生活的空間」。

但是已經被某些人士解讀或描繪成「鼓勵未成年兒童同性戀」,一些自稱以「保護家庭傳統價值」的團體和宗教組織更是大加撻伐。

外來的援手

不過今年台灣的同志運動增加了一個盟友,那就是歐盟駐台灣經貿辦事處,該處贊助台灣的同志諮詢熱線協會4萬歐元作為舉辦前述國際同雙跨協會亞洲分會的會議經費。

歐盟辦事處的新聞稿指出,歐盟的立場是不論性傾向或者性認同,都應該享有《世界人權宣言》中所列的基本人權。

新聞稿還指出雖然台灣和歐盟一樣尚有待努力的地方還很多,但是歐盟「希望台灣能夠繼續在這方面作為模範,並且可以在推廣和加強保障同雙跨權利方面明顯領先」。

歐盟辦事處的這個聲明幾乎就反映了台灣同志運動的現狀,不過從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同志或者同志運動支持者投入明年的選舉看來,難說台灣可能遲早就會出現第一位公開承認同志身份的政治人物。

(責編:威克)

請用下列表格發表您的意見和看法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