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解析習近平紀念胡耀邦講話的含義

圖片版權 Xinhua

解讀習近平在紀念胡耀邦座談會上講話,可以看到胡耀邦在習主導的中共中央的真正身份與價值。

其一,習在紀念講話中,將胡耀邦與自由化思潮切割開,避而不談胡耀邦被迫下台的冤屈,而將其一生看成為共產主義奮鬥的一生,為人民服務的一生;

其二,在這份紀念講話中,習似乎第二次揭開中共內部超級規矩:中共最高領導核心可以不是中共總書記,一旦成形成了中共的領導核心人物,其權威就在全黨、中央甚至在中共總書記之上,即使核心犯有罪錯,也具有絕對的豁免權。

胡耀邦被定格在執行官

習近平紀念胡耀邦講話,是一篇關於胡耀邦的宏大的政治敘事,但這篇敘事,充滿吊詭與悖論,看起來是以極高的規格紀念中共前總書記。但通篇敘事,讓我們看到的胡耀邦只是一個紅小鬼的角色,一個中共體制內執行任務得力的幹將,只有個性而沒有思想,只有聽令的使命,沒有決策的頭腦。

某種意義上,這樣的敘事,是對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矮化。

這篇講話的敘事中,出現了一次毛澤東對胡耀邦的表揚,當時胡耀邦年紀小,被人們看成紅小鬼,參加長征到達陝北後:他領導的「擴紅」、「籌款」和青年工作成果顯著,受到毛澤東同志稱讚。

緊接著,在習的紀念講話中,就是鄧小平在一直「表揚」胡耀邦:中共建政後,肅反、土改、剿匪、擔任中共川北區黨委書記、行署主任、軍區政委的胡耀邦,受到鄧小平稱讚:「有主見,不盲從」。

但習近平應該意識到,當時是毛中央,鄧小平的評價並無特別重要的價值,而其有主見,不盲從,不盲從誰呢?是不盲從當時的毛中央指令嗎?

習近平後面的講話,透露出的信息,一是將鄧小平定位在中央總書記之上,是核心,而總書記只是中共的「首席執行官」:

(胡耀邦)在1981年6月至1987年1月擔 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職務期間,他積極參與制定和貫徹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大決策和戰略部署,―――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作出了多方面重大貢獻。

胡耀邦同志堅持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組織和推動了關於真理標凖問題的討論。在鄧小平同志等老一輩革命家領導和支持下開展的這場思想解放運動,―――。

胡耀邦同志認真貫徹鄧小平同志全面改革的思想,強調要充分認識改革的艱巨性和複雜性,把改革貫穿現代化建設的整個過程,為推進改革傾注了大量心血。

(以上引自習近平紀念胡耀邦的講話)

縱觀習近平的這篇講話,有一處提及毛澤東對胡耀邦的肯定,而有五處提及胡耀邦與鄧小平的關聯。中共1949年建政後,胡耀邦就不斷得到鄧小平的表揚與肯定,甚至鄧小平在1975年短暫復出,也任用胡耀邦到中國科學院主持工作,為什麼鄧小平如此喜歡任用胡耀邦呢?

答案既在習近平對他的讚美中,也在民心中,因為胡耀邦「一身正氣、品節高尚」,是中共黨內罕見的良心代表,中共轉型或撥亂反正之時,特別需要這樣有作為的官員,去充當核心人物的馬前卒,去拼搏去戰鬥,為突破過去的禁區殺開一條血路。

但一旦居高位者的權力得到穩固,胡耀邦鋒芒畢露的個性,「有主見,不盲從」,就會被最高權力者視為眼中釘,欲拔除而後快。當胡耀邦同情自由派知識分子、對自由民主有自己獨立的看法,並希望鄧小平適時榮退之時,鄧胡聯盟就宣告結束,胡耀邦就成了鄧小平的對頭或敵人。

習講話中,除了大談胡耀邦的共產主義理想,還引用了馬克思的用人觀:馬克思說,為了實現思想,就要有使用實踐力量的人。胡耀邦同志崇尚幹實事,他希望領導幹部不要當平庸之輩,更不能當昏聵之徒,而是要做有為之人。

馬克思說思想需要實踐者,於是,胡耀邦就成為一個能幹的實踐者。中共前總書記被現任總書記定格在實踐者的層次上。文革時代,中共要實現的是毛澤東思想,改革開放之時,要實現的是鄧小平理論,現在呢,要落實的是習近平提出的夢想,無論是思想、理論還是夢想,都需要執行人,習近平無疑在說,自己的手下,需要胡耀邦這樣的執政官,需要工具人格的胡耀邦。

但胡耀邦的另一面是執義仗言,是一身正氣品節高尚,是「有主見,不盲從」,而正是這些高貴的品質,注定了他在毛時代敢與所謂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無所畏懼的鬥爭,也敢於向新的獨裁者鄧小平說出自己的觀點或想法,其悲劇性的命運,因此奠定。

習近平不提胡耀邦的良知良心,只讚美其工具化人格,這顯然是矮化了胡高貴的品格,也沒有把胡當成中共最高領導人看待,只是將其當成鄧核心的一個助手。既然是鄧核心的政治助手,鄧打壓或解聘胡耀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核心」可免追究政治罪責?

世人永遠好奇的是:中共黨內基於怎樣的秩序或規格,將鄧小平定位、定格在「核心」這樣一個置高無上的精神領袖位置上了呢?新的核心又將如何確立?

當時的胡耀邦既是中共中央主席,又是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按照中共黨章他理應是領導核心,按照中共的規矩,所有的中央委員、中共黨員都應該團結在以胡耀邦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同心同德,改革開放。

但在黨的最高領導人之上,居然出現了一個領導核心,中共中央都得按照這個核心的政治意志辦事,一旦與核心觀點有異,或者核心對其不信任,甚至被人為挑撥,都可能讓中共的最高領導人蒙冤受辱,習近平如何解釋中共體制內這一奇特現象?

如同政教合一的國家,在具體的國家領導人之上,還會有一個精神領袖,習近平無疑在坦承:鄧小平當時是中共最高精神領袖,他有絕對的領導權,並可能行使特別否決權,終止任何一個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政治生命。

胡耀邦之後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正是公開說出了中共最高決策權在其「精神領袖」鄧小平這樣一個黨國機密,所以遭到鄧小平的痛恨,並因此齣局,最後的歲月一直被囚禁。

這樣一個嚴峻的詰問,今天又一次拋向習近平:中共內部,是如何產生精神領袖或領導「核心」的?胡錦濤任中共總書記期間,江澤民是不是也因是領導核心,所以可以掌控胡中央?現在是習中央,如果按中共規矩,習會不會在有生之年,像鄧小平一樣,即便退休二線,不擔任中共總書記,但仍然可以是中共的精神領袖,可以主宰以後中共總書記的命運?

我們還看到這樣一個既成事實,只要存在一個領導核心,那麼,中共的總書記就只有責任,沒有權威,而核心(「精神領袖」)本人,只有權威,沒有責任。毛澤東發動文革還有反右等一系列重大罪錯,都因為毛澤東是第一代中共領導核心,所以他沒有任何責任,他仍然被視為中共偉人,享有中共無上的尊崇(鄧小平對其三七開,就完成了對毛澤東的反思與審判)。

再看鄧小平作為第二代領導核心,不僅他對八九六四的屠城沒有被追究,即便在黨內他犯的錯誤,譬如他對華國鋒的廢黜、對胡耀邦的加害、對趙紫陽的非法罷免,都被視為正常。而八九民運期間他洩露了鄧小平的核心政治地位,使鄧大為惱怒,而這也直接成為鄧以核心之地位廢黜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導火索。

把胡耀邦剝離歷史事件

習近平的紀念講話,將胡耀邦與重大歷史事件剝離開來,甚至將胡耀邦與之搭擔的趙紫陽完全隔離,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當年人民日報對胡耀邦出任總書記時的報道,居然將趙紫陽的照片刪除,乾坤大挪移、歷史虛無手法,可謂登峰造極,令世人驚嘆。它體現了一個中共宣傳精神:歷史要服務於宣傳,宣傳服務於政治,政治要聽令於中共最高權威或核心。

胡耀邦是中共體制內一個悲劇角色,但紀念活動,卻致力於把他打造而黨內英雄,網民們看到的,卻是中共的喜感或製造喜感的能量。習近平要通過紀念胡耀邦,完成習家對胡家的私誼回報,因為胡耀邦在習仲勛平反過程中,起著決定性的影響,但習近平又不願意或不能夠追究加害胡耀邦的保守派們的責任,所以,習要做的,就是極盡縫合之能事,絕口不提鄧、胡之間最後的衝突,長篇大談鄧對胡的認同與讚揚,並將胡的行為抬升到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高度,以完成紀念講話充滿正能量的宏大敘事。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說,其父的遺願,是希望中央對他有一個結論,現在,習中央給了胡耀邦一個結論,習中央給了胡耀邦一個「全面的」評價,但這是胡耀邦需要的結論麼?胡耀邦被結論,是當時的核心鄧小平決定的,鄧核心讓胡耀邦下台,終止其政治生命,現在的習中央,能讓胡耀邦的政治生命復活麼?

真正的胡耀邦只能通過民心民意復活,不可能通過中共中央復活。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