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莫斯科—喀山」高鐵:經濟與政治意義

俄羅斯鐵路公司副總裁米沙林(攝影:子川)
Image caption 俄羅斯鐵路公司副總裁米沙林:中國的高鐵是盈利的。(攝影:子川)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周一(12月14日)開始訪華行程,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政府首腦會議、中俄政府首腦第20次會議、世界互聯網大會等活動,中俄聯合投資有望成為重點討論的課題之一。

在近年來中俄聯合投資項目中,「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引發諸多關注。BBC中文網記者子川日前到俄羅斯實地採訪,了解俄國官方、專家、民眾等各界人士對這一項目的看法。

「莫斯科—喀山」高鐵將由中俄共同投資建設,由中國中鐵二院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中標,與俄羅斯鐵路公司的子公司俄羅斯高速幹線公司、莫斯科交通設計院、下諾夫哥羅德地鐵設計院組成聯合體,合作承擔高鐵的勘探設計工作。

高鐵車輛裝備則由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長春軌道客車股份有限公司負責,通過組建合資企業的方式開展車輛技術裝備供應的本地化生產,即在俄羅斯生產高鐵上運行的動車組。

記者實地探訪了「莫斯科—喀山」高鐵沿線爭議村莊、喀山市內的新老火車站,還在俄羅斯鐵路公司的莫斯科總部專訪其第一副總裁亞歷山大·米沙林(Alexander Misharin)。

米沙林表示,中國擁有全世界50%的高鐵,且建設速度驚人。「我們與中國鐵路方面有長期合作,認為他們是良好的伙伴;俄國交通部,俄羅斯鐵路公司與中國國家發改委以及中鐵公司簽署的備忘錄提到用國家開發銀行和「絲綢之路」投資基金融資,這對項目的實施至關重要。」

儘管中國近年來高鐵建設速度很快,但也遭到一些質疑,尤其在如何盈利、是否盈利、盈利多少等問題上存在一定爭議。

就此,米沙林的看法是:「我認為如果高鐵項目在中國無法盈利,那麼沒有人會願意用這麼快的速度修建高鐵—中國每年建成3-5千公里高鐵線;和所有項目一樣,第一次可能不盈利,但是目前中國的高鐵是盈利的;我們已經了解高鐵在俄國應該如何盈利」。

他透露,計劃在2020年建成「莫斯科—喀山」高鐵。「高鐵項目對中俄發展伙伴關係和經貿往來非常重要,合作備忘錄在兩國元首見證之下籤署,普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每次會晤都會談到高鐵,就此的討論也在政府和議會之間展開」,他強調。

Image caption 交通專家布林金認為高鐵投資者需要承擔風險(攝影:子川)

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High School of Economics 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終身教授、交通專家米哈伊爾·布林金(Mikhail Blinkin)對BBC中文網表示,中國高鐵技術和修建速度都是在全球領先,而俄羅斯沒有高鐵系統,只在幾條中等速度的鐵路線,經驗非常少。

布林金說,儘管政府已經就「莫斯科—喀山」高鐵展開多年討論、這一項目非常重要,但其投資回報並不明確。他分析,高鐵需要每年運送1500萬人次旅客才會收回成本,所以對投資者來說風險很高。

「如果車票價格與莫斯科至聖彼得堡動車價格在同等水平才可以盈利,但預期客流並不會達到這個水平—人們可能不會願意買這樣高價的車票。」

儘管如此,布林金仍認為該項目仍然非常重要,因為「它會幫助區域發展和高新技術的發展」,但同時警告「複雜的高鐵項目雖然對整個俄國經濟有好處,但是投資者需要承擔風險」。

俄羅斯鐵路公司第一副總裁米沙林在談到這一點時說:「高鐵給沿線區域帶來發展的同時,我們在運營商和基礎建設所有者之間正確合理地分散風險,通過這些集聚效應政府會有更多盈利;我們預期高鐵項目將使運營商在15-20年內盈利,而政府則會更快盈利」。

Image caption 韃靼斯坦共和國交通與道路部長萊薩芬(左)接受子川專訪

儘管中俄關係似乎在拉近,但兩國經貿關係始終沒有達到官方預期水平,無法與政治關係呈同等「熱度」。有分析人士認為,「莫斯科—喀山」高鐵的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

就此,米沙林的回應是:「高鐵首先是一個經濟項目,整合技術、資源,是一個合作建設、創建合資企業的項目,技術交流將鼓勵俄方和中方伙伴之間的協作;人類與速度的鬥爭將是永恆的,人人都可以乘坐的高速大眾交通對經濟發展來說非常重要」。

俄羅斯鐵路公司認為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整合項目,這也是為什麼中俄簽署合作推行「一帶一路」—歐亞之路的新絲綢之路協議。

「我們認為新絲綢之路對發展和加強中俄經濟、社會,文化合作非常重要;這一合作就莫斯科-北京交通走廊展開討論是非常好的事情」,米沙林說。

儘管如此,米沙林強調,與中國在這一高鐵項目上的合作不等於俄國將來不會與其它國家合作,俄方也希望中國在與其合作的同時也在其它國家有項目。

這段高鐵終點站喀山的鐵路主管部門,即韃靼斯坦共和國交通與道路部長萊納爾·薩芬(Lenar Safin)在接受BBC中文網專訪時說,高鐵的經濟意義對韃靼斯坦來說更重要。

「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國家,高鐵是經濟發展的一部分,俄國人確實需要高鐵,因為旅行時間縮短了;當高鐵建成後,我們能夠看到它對經濟的影響」,他說。

Image caption 喀山聯邦大學帕納修克教授:不能將高鐵的政治與經濟意義分開來看(攝影:子川)

國際評級機構標凖普爾(Standard & Poor』s)基礎建設財務評級部門副主任謝爾蓋·戈林(Sergei Gorin)對記者分析,高鐵項目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但其經濟意義還有以下幾點:

「首先,我們需要這樣的技術,這將是俄國第一條時速最高逼近400公里的高鐵,這是非常驚人的;其次,這個項目試水幾種重要融資方式,比如我們同中方合作,可以同中國的銀行建立一些良好關係;因為歷史上俄羅斯曾與歐洲國家有很多資金往來,現在我們願與中國銀行和公司建立這種關係,我認為這非常好;第三,這使得我們可以獲得新技術,也為中國企業開拓俄羅斯這個新市場創造條件,我認為這對雙方都有利。」

喀山聯邦大學地理與製圖系系主任米哈伊爾·帕納修克(Mikhail Panasyuk)教授表示,「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有經濟意義也有政治意義,不能將二者分開。

「高鐵有政治意義,因為這將拉近中國與歐洲,使其與歐洲國家建立更緊密的聯繫;高鐵的經濟意義在與,這將提供流動性、地區之間更好的交通聯繫、新就業機會等等。」

「當然,實現這個項目會有問題,我們不知高鐵主要是以貨運為主還是客運為主,載客量有多少、貨運量有多少;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大風險,因為不知道10、20年後的經濟狀況究竟如何。」

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教授布林金則認為,高鐵的政治意義確實大於經濟意義,但它真正的經濟意義只有在後期階段,即高鐵延伸至中國的時候才會顯現。

他覺得最重要的問題是,高鐵從哪兒得到資金,在何種條件下得到資金。「需要討論的主要是風險的分擔,即客流風險、需求風險等等,而這些是技術問題,不是政治方面的問題。」

Image caption 「莫斯科—喀山」高鐵有可能經過「喀山2」火車站(攝影:子川)

在俄羅斯就「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對話俄方官員、專家以及普通人的同時,BBC中文網試著聯繫中方參與者中鐵二院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希望從另一個角度了解該項目的進展狀況。然而,採訪請求沒有被接受。記者查詢該公司的官方網站,無法找到媒體公關相關的聯繫郵箱。

(責編:李文)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