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飛近南中國海上的「中國新島礁」

2014年9月,BBC記者傅東飛(Rupert Wingfield-Hayes)坐木質漁船來到南中國海, 成為第一個近距離觀察中國在南海諸島作業的記者。幾天前,傅東飛坐民用飛機重返該區域,遭到了中國海軍的驅逐和威脅警告。

移動滑桿,查看渚碧礁的變化:

09/2015

07/2012

CSIS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 DigitalGlobe

南沙群島其實非常難抵達。一些島嶼被越南和菲律賓控制,台灣控制一個島嶼。當然,還有一些由中國控制。

想也別想從中國政府拿到一封邀請信。相信我,我試過。只有菲律賓才會讓你探訪只有400米大的中業島(菲律賓稱帕加薩島Pagasa Island)。那裏只能停下一架小型飛機。

經過數月的計劃和協商後,我終於坐在馬尼拉的一家酒店裏整裝待發,結果電話響起來。電話那頭是我的同事中山千佳。

她說:「他們撤回了我們降落帕加薩島的許可。」

我心一沉。心想發生了什麼事呢?難道菲律賓政府被威脅了嗎?彼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要訪問菲律賓。難道菲律賓政府不想惹麻煩?

原來比這還糟糕——中國政府不知用何方式知道了我們的計劃。

接著我遠在倫敦的編輯打來了電話。

他告訴我中國大使館打過電話警告BBC可能引發的後果,因為中方稱我們要去的島嶼是被菲律賓「非法佔有」的。

我非常地自責。他們是怎麼發現的?我應該更小心的。

所以之後的一周,我被迫呆在酒店房間裏,看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了菲律賓訪問又離了去。接著,又是一番瘋狂的協商。最後菲律賓政府的態度變得溫和:同意讓我們去了。

清晨5點30分,我們一行五人在菲律賓巴拉望島(Palawan)公主港機場的跑道上集合。五人的隊伍中,有兩名飛行員。一位工程師,還有我和攝像師秋葉次郎。而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架賽斯納206單發飛機。

坐定後,秋葉次郎和我對視著。「謝天謝地啊。」我心想:「我們真要在大海上飛三小時,然後降落在那個小島上嗎?」

飛行員看起來非常緊張。因為在我們之前,沒有人試過幹這回事。

裝好攝像機設備和補給油料後,飛機起飛了。幾分鐘後就能在高空清晰看到巴拉望島。而在我們眼前的正是浩瀚的南海。

如果進展順利的話,我們的計劃很簡單。我們從巴拉望島直飛中業島,降落後加油。然後往西南飛,繞現在被中國控制的永暑礁(Fiery Cross)飛。中國似乎正在這個島礁上建造一個空軍和海軍基地。接著,我們再返回中業島加油。最後途經美濟礁(Mischief Reef)飛回巴拉望島。而美濟礁又是一個被中國控制的島礁,但離菲律賓很近。今年伊始,中菲兩國關於美濟礁的主權歸屬問題起了很大爭議。

此行有兩個目的。第一,近距離拍攝中國在其控制的島礁上的基建畫面。第二則想看看中方會如何反應。

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之一。公約規定像礁石一類的海底結構不算作主權海岸線。以及在此基礎上建立的人工建築不屬於主權國家的領土範圍。

一國如果對一個自然島嶼擁有主權,則同時擁有該島周邊12海里的領海和領空權。但人工的建築則不享有該權利。換句話說,我們的民行機飛越中國的「新島」並不違反國際法,中國也不該干涉我們的航行。

飛離中業島時,我的心怦怦直跳。又激動,又緊張。

南飛半小時後,我在窗外看到了一小塊黃色的土地。上面有個白色碉堡。

我一眼就能把它跟衛星照片對上號。

「那是南薰礁!(Gaven Reef)」透過喧鬧的飛機引擎,我朝秋葉次郎大喊:「還記得我們去年來過這兒嗎?他們(中國)開建了!」

我的話音未落,機上就傳來刺耳又不友好的聲音:「南薰礁西面方向的外國軍機,這是中國海軍,你已對中屬島礁造成安全威脅。為避免誤判,立即遠離!」

飛行員隨機向西飛,但警告並未停止。還一遍一遍地越發大聲和激動地用中英文重覆著。

我們接著朝西南方向的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飛去。再過一小時我們會在遠處看得到它在大洋表面的擴張。

移動滑桿,查看永暑礁的變化:

03/2015

01/2006

CSIS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 DigitalGlobe

當飛機飛臨永暑礁20海里時,廣播裏的聲音又來了。

「永暑礁西北方向的外國軍機,這是中國海軍,你已對中屬島礁造成安全威脅。」

這次我們的飛行員非常迅速給出了回應,立即北飛,遠離了永暑礁。

「我們得靠近點啊!」我向機長祈求說:「我們得回去!隔這麼遠,我們拍不到任何東西。」

但我的哀求沒用。

機長回復我說:「對不起,我們也有自己的規定。」

中國海軍第一次的警告對他們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我的心一緊,心想:「這回拍不到東西了。」

飛機回到中業島加油時,我試著跟飛行員講道理。

我說:「我們並不違法,中國海軍不會把我們打下來。要沉住氣,你們得回應並且告訴他們我們是在國際領空飛行的民用飛機!」

飛行員們回應我說:「你必須理解我們是民航飛行員不是軍方飛行員。我們不清楚他們會對我們做什麼。我們得把安全放在首位。」

經過數個小時的協商後,飛行員們還是同意再試一次。

於是我們第三次起飛,往菲律賓方向返航。但我胃裏翻江倒海,還在不斷掙扎。他們能沉住氣嗎?

很快,一輪巨大的「新月」展現在我們下方。我確信,這是美濟礁的形狀。飛行員們低飛至5千英尺的高度,快到達12海里界限時,警告隨之而來。

視頻:BBC採訪隊從飛機俯瞰美濟礁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美濟礁西北方向的外國軍機,這是中國海軍。你已對我屬島礁造成安全威脅。」

我們的飛行員這回非常鎮定,他們回應道:「中國海軍,我們是菲律賓民行飛機,去往巴拉望島,機上載的是普通乘客。我們不是軍用飛機,只是一架民用飛機。」

但未起任何作用。

音頻:中國海軍警告BBC採訪隊飛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美濟礁北面的外國軍機,這是中國海軍!」中國海軍用中英雙語一遍又一遍地警告我們離開。

但這回我們的機師非常鎮定。到12海里時,我們從北繞過了這個新大島。

俯視時,我們看到了這個環礁湖裏充斥著大大小小的船隻。在新造的大陸上,還看到了建築物的地基。

穿過一朵雲,我們第一次清晰地看到中國正在建造的跑道。而這裏,離菲律賓的海岸線只有140海里。我很快做了個計算。一架中國戰機從美濟礁起飛,只需8或者9分鐘就可以到達菲律賓的海岸線。

移動滑桿,查看美濟礁的變化:

09/2015

01/2012

CSIS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 DigitalGlobe

在返航的路上,我們都興高采烈!我們拍到了!我跟機長開玩笑說我們應該掉頭回去,然後低飛。

接著廣播裏傳來另一個不同口音的聲音。

它說:「中國海軍,中國海軍。我們是澳大利亞飛機,正在國際領空踐行國際自由航行條例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相關規定。結束。」

音頻:澳大利亞軍機飛行員向中國海軍喊話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美國近幾月在南海進行了幾次頗高調的「自由巡航」任務。包括11月美國兩架B-52轟炸機飛近南海。但澳大利亞方面並未公開宣佈會照美國行事。此時的喊話,更像是個小花絮。

我們聽到澳方的信息在廣播裏重覆了幾次,但未收到任何中方的回應。

像澳大利亞方面的飛行是為了提醒中國,澳大利亞和美國並不承認中國新建的人工島。

但中國的人工島確實已經存在,而且中方正嘗試或者已經在其周邊12海里範圍內行使權利。而距永暑礁還有20海里時,中方的警告就拉開了序幕。

中國早已將南海建築視為理所應當的既成事實。他們在這裏建造著新跑道、高性能的雷達站和深水港口設施。

美國總統奧巴馬上月在馬尼拉提醒中國「停止所有待建工程」和「不要軍事化」那些新建的前哨站。

但所見所聞告訴我,奧巴馬的話似乎為時已晚。

中國外交部回應

圖片版權 AP

在本報道的 英語原文 電視報道發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12月15日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作出了回應。以下是來自中國外交部網站的發佈會筆錄內容:

問: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一架澳大利亞軍機可能在11月底或12月初參與了維護南海航行自由的飛行活動,中方是否知情?如何看待此事?

答:中方已多次就此表明嚴正立場。我要重申,南海航行飛越自由沒有問題。我們希望其他國家,特別是一些域外國家謹言慎行,不要橫生枝節,給南海平添複雜因素。

問:英國廣播公司記者11月底跟隨民用飛機飛經中國在建的南海四個島礁附近,飛行範圍都在有關島礁12海里以外,但每次都被中國海軍警告離開。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人造島礁沒有海洋領土權益,如何證明中方的島礁建設活動沒有影響南海航行自由?

答:中國對南沙群島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有關國家在南海依據國際法行使航行與飛越自由時應切實尊重中國主權和安全。

(編譯:覓雲/葉靖斯 責編:葉靖斯)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