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香港旺角衝突為何因小販糾紛而起?

香港街頭小販由來以久,而街頭小食如咖喱魚蛋(魚丸)、雞蛋仔等亦都成為香港本土文化的一部分。但自1970年代開始,政府不再發放街頭熟食小販牌照,小販文化也隨之日漸式微。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街頭小販由來以久,而街頭小食如咖喱魚蛋(魚丸)、雞蛋仔等亦都成為香港本土文化的一部分。但自1970年代開始,政府不再發放街頭熟食小販牌照,小販文化也隨之日漸式微。

香港年初二凌晨爆發嚴重衝突,警方向示威者噴射胡椒噴霧、向天開槍示警,示威者則以磚頭回擊,在街道燃燒雜物,情勢一發不可收拾。這場旺角騷動,可能成為香港政治的一個分水嶺。

事件導火線源於政府人員——包括食環署職員及警方——於新春期間向售賣熟食的無牌小販執法,驅趕他們。一些市民及「本土派(鼓吹香港本土意識)」組織成員到場聲稱保衛小販,與警方爆發衝突,情景非常混亂。

小販與「本土派」

香港街頭小販由來以久,而街頭小食如咖喱魚蛋(魚丸)、雞蛋仔等亦都成為香港本土文化的一部分。但自1970年代開始,政府不再發放街頭熟食小販牌照,小販文化也隨之日漸式微。

不過,長期研究香港小販政策的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梁志遠對BBC中文網說,以往新春期間,一直都有「潛規則」,政府人員在處理街頭小販上會比平時稍為寬鬆。

梁志遠說:「這是一個約定俗成(的做法)。年初一至三,大家都休假,中國人免傷和氣...... 過年有一個機會,大家享受民間小食的特色。」

圖片版權 Facebook
Image caption 本周,本土民主前線」等本土派組織號召抗議者到場聲援小販並與警員發生對峙。

但這種執法人員寬鬆處理的做法自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結束後發生了改變。梁志遠說:「去年(農曆年)打壓桂林夜市(九龍深水埗區桂林街夜市),當然他們(官員)的講法是收到投訴,加強執法後,衝突亦變頻繁。」

今年,早於農曆大年廿九,政府執法人員就開始在絕大部分地區驅趕街頭小販。梁志遠形容,這是全面取締執法,中間沒有緩衝空間。

梁志遠形容小販議題已成為「火藥庫」。他補充說,「政府低估了現在香港的社會政治氣氛,(小販)已變成本土議題……強壓的話,後果將不能估計。」

至於香港「本土派」組織關注小販問題早已有跡可尋,其中「本土民主前線」在去年農曆年也曾參與支持小販的運動。

據媒體報道,當時「本土派」成員與政府執法人員曾起口角,亦有辱罵他們,造成衝突。不過,「本土派」成員後來也參與收拾垃圾,清理街道。

「本土派」成員認為,香港的本土文化正日益受到侵蝕及打壓,而街頭小販正是其中之一的象徵。

小販與貧富懸殊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旺角騷亂現場一片狼藉。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分析說,在發生旺角衝突當晚,有不少人是響應一些團體的網上號召,到旺角示威。

他說,「起碼有部份成員非常不滿政府所謂貧富懸殊、甚至他們認為官商勾結的政策,包括對小販的政策。」

以往,香港有為數不少的小販在街頭擺賣,是社會流動的其中一個階梯,亦是社會最低層的一個謀生方法。政府一直指小販賣賣的食物不潔,或者阻塞交通。但也有人認為政府打壓小販,是為了保障地產商、業主的利益。

根據統計,在香港約720萬人口中,其中大約96萬人為貧窮人口,而香港堅尼係數(反映貧富差距的指數)也一直居高不下。根據2011年數字,香港堅尼係數達0.537,遠高於0.4的警戒線。而美國中情局出版的<世界概況>(The World Factbook)也顯示,香港的貧富懸殊的嚴重程度位居全球排行第12位,而前11名主要是非洲國家。

社會深層次矛盾

雖然旺角衝突的直接導火線是小販糾紛,但造成衝突的原因遠不止於此。事實上,自2014年爭取香港更大民主的「佔領中環」運動以失敗告終後,香港社會表面上看似重歸平靜,但許多內在矛盾一直沒有真正得到處理。

「佔中」運動後,北京與特區政府都未有向示威者作出任何讓步,不少人認為他們必須改變抗爭策略。香港科技大學的成名說:「年輕人越來越相信,非暴力抗爭無效時,遇到他們覺得離譜、不合理的情況,他們容易被強調直接行動的本土組織所呼召出來,有可能使用武力。」

另外,成名還認為,「佔中」運動結束後的一年多,衝擊香港人核心價值的事件不斷發生。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是其中一例,而特區政府強推預算超支的高鐵工程等亦是一例。

會發生更多暴力事件?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王永平指,從香港政府角度來看,執法是無可厚非,但政府管治需要在權威及民意之間取得平衡,不能只以硬碰硬。

前香港政府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曾在2014年11月預言說,未來兩年香港有機會出現暴動,現在看來,這一預言幾乎成真。不過,王永平指出,初二凌晨發生在旺角的衝突,還屬於地區性,尚未到暴動的層次。

王永平說:「用磚頭去擲,當然暴力,放火當然也是。但他們未有衝擊商店,我覺得"騷亂"比較合適。」

王永平指,從香港政府角度來看,執法是無可厚非,但政府管治需要在權威及民意之間取得平衡,不能只以硬碰硬。執法人員在新春期間向小販執法,與民情違背,就是一個例子。

不過,除了小販以外,王永平指出,更深的問題是政府對反對聲音視若無睹。王永平說,香港特區政府現時不理會反對聲音,並假設「沉默的大多數」是支持政府,這是危險做法。王永平說:「假如他們強烈支持政府的話,他們會表態。」

他以特首梁振英委任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一事作例子,多達九成七港大舊生投票反對李國章出任主席,但梁振英最終仍然堅持已見。

香港大學或中文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香港特首梁振英自2012年上台後,民望一直徘徊低處,長期處於不合格水平。

歷史例子:1967年暴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1967年暴動是香港開埠以來的最嚴重的暴動之一,不少人亦將旺角衝突與1967暴動相比,其中經驗或可供參考。

1967年暴動是香港開埠以來的最嚴重的暴動之一,不少人亦將旺角衝突與1967暴動相比,其中經驗或可供參考。

王永平說:「從表面去看, 很簡單,文化大革命來到香港,不受控制,衝擊殖民地,依法執法把暴徒全都逮捕,問題就解決了。」

港英政府當時也有追緝1967暴動的參與者,但後來亦作出反省,推出一系列改革爭取民心。

根據香港史學者高馬可(John Mark Caroll)著作《香港簡史》(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1967是香港管治「重要的轉折點」,當時港英政府更加關注市民大眾。

麥理浩於1970年代初成為港督,當時推行免費教育政策、成立民政處,以了解民情、及推行更多社會及勞工法例。

特區政府立場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特首梁振英已經界定為旺角衝動為「暴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作出類似言論。

香港特首梁振英已經界定為旺角衝動為「暴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作出類似言論。她說:「因為這個不是一個普通的示威行動,這個是一個暴亂的事件,我們看到似乎是有組織地,亦不斷去衝擊在前線執法的警務人員。」

她還說,「這一件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暴亂事件,不要再找任何的借口為他們去掩飾,包括說是一件小販管理事件,或者是一個政府管治的問題,甚至說是過去政改期間非暴力的『佔中』得不到結果,現在便無可避免出現這些暴力的行為,我覺得這些全部都是一些借口來的,亦不要再為一些很小撮的年青人去採取這些暴力的行動作掩飾,社會是要知道事實的真相,今次的事實真相是一件應該我們整個社會共同譴責的暴亂事件。」

經過一晚的衝突,香港特區政府會否檢討成因及如何處理後遺症,尚待觀察。

1967年暴動造成50多人死亡、800多人受傷,土製菠蘿(炸彈)遍地。如斯暴力場面會否重現香江?

如果香港特區政府不小心處理旺角衝突,正如王永平所言:「可能這只是個開始。」

(責編:歐陽成)

網友反饋

香港政府一切都大陸化,想把一切不同政見的市民趕淨殺絕

張民康, 香港

香港人如果總是抱著這樣異想天開的思維去考慮問題,那永遠也解決不了問題,對手不同,策略也要不同,香港人以為大陸人都是孬種嗎,各種抗爭,甚至自焚都沒用,何況這種街頭打砸的小兒科,論組織,鬥爭的決心,血性,香港人選比不了有信仰的維族藏族,如此這般,還在幻想,可以肯定的是說分水嶺也不為過,但從佔中之後等於撕破臉皮,一國兩制基本結束,這就等同於大陸的六四,沒見好就收,反而讓民主進程大幅退步,在抗爭前要先研究對手,否則只能讓事情變得更糟

caca

一樣的,大陸一線城市青年失業的,買不起房的,討不起老婆的,還有生存壓力物價社會退休保障等民生現實問題,大陸的窮青年也和香港的騷亂群體一樣的心態,渴望武力暴動來實現新的階級鬥爭和文化大革命運動。

社會青年生存壓力大,和貧富差距,光棍性飢荒等因素,必然就出現革命火種,這就是革命暴動的規律,歷史循環,為民生問題而暴動的是歷朝歷代最頻繁的,上海,北京,大城市窮漢子,性飢荒階級,都處於水深火熱,渴望戰爭和暴動出現!

一樣的道理和想法!亂一亂也是釋放心中不滿和壓抑,文化大革命就是窮人階級最徹底的民主釋放運動。這是六四民主沒有爭取的階級群體!

China上海

不管理由和背景如何,暴力總不是解決問題和實現民主的手段。可能一次兩次的和平示威不能達到實現民主的夙願,但是如果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站出來以和平手段不斷努力,相信總有一天會實現他們的願望。暴力行為不但得不到大多數港人的支持,反而會給中共帶來直接介入香港事務的借口。如大面積暴亂在港發生,更有可能中共以維護香港社會治安和保護港人財產生命為由派遣維安部隊和武警進駐香港執法。到時候一國兩制就會被人大廢止,香港就真的要「回到祖國的懷抱」,有中央直接管理了。

trustbond, Florida, USA

同—個地區同一些人;民主與非民主難免有不同結果!

名劍英雄

對民意不做任何理會,逼迫民眾走上暴力道路,然後駐港部隊即可依基本法出街。「甚至說是過去政改期間非暴力的『佔中』得不到結果,現在便無可避免出現這些暴力的行為,我覺得這些全部都是一些借口來的,」這不是借口,事實就是這樣。

佚名

BBC的評價確實比較客觀。。。不像我國媒體。。封鎖消息,我周圍人大多都不知道香港的事,如果需要幫助,我會全力提供

周賀璇, 中國山西太原

現香港政府的主要首腦已經不再服務於香港人民了,而是服務於「偉大的」,「唯一的」中國共產黨。用官方的力量強行把旺角事件定義為暴動,既可以「合法的」鎮壓,又能掩飾自己的暴力,無理執政。

大陸政府一直致力於把香港「大陸化」,徹底融為大陸的一部分。其實這本是理所當然的事,西德東德,不是融合的很好嗎?但是!這是在和平,民主的前提下!從野蠻到民主,只要時間,和教化,就可以完成。但這一過程是不可逆的,民主的意識一旦形成。不自由,毋寧死。香港不可能從自由,再倒退到獨裁,野蠻黑暗的社會形式。

大陸政府很遵循循次漸進,想從街頭小販開始,一點點把香港的棱角磨掉。警察部門的驅趕行為,同大陸城管如出一轍。但是,香港人民不是被共產黨洗腦過的愚民。大陸政府仍是報著愚民可欺的想法,在香港,絕對行不通。

ivan, 意大利

十分認同王永平先生的看法, 如香港特區府不小心處理旺角衝突, 可能這只是個開始.

若特區政府只顧嚴懲滋事份子, 卻不深刻反思為何社會上的怨氣及戾氣不斷升溫, 那麼更大的打壓, 必然招致更強烈的反彈. 近年, 手執公權力的中央及特區政府, 肆無忌憚地破壞一國兩制, 以行政暴力不斷打壓香港人, 已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事實. "中英聯合聲明" 已形同廢紙, 香港人深感被出賣之餘還可以靠誰保護自己?

"兩傘運動" 證明了和平理性的抗爭模式完全失效; 溫和中間的政治路線也無生存發展的空間. 中共極權式的管治, 以行政主導之名已正式登陸香港. 在如此惡劣的政治和社會環境下,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絕非危言聳聽!

香港仔, 香港

同意暴動方,同意民主自由,如果港澳台都像中國一樣做什麼都要受到共產黨的限制那麼這會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以前的國民黨死了這麼多人那都白死了什麼也沒有包住!

佚名

本人只知道香港六七暴動是法西斯共產黨指揮的

佚名

胡亥自陶陶、豈見民號號。漢軍入咸陽、誰能救秦朝。

佚名

香港怎麼了,完全不是印象中的香港。

希望香港好起來了,像從前充滿自信繁榮。

劉小剛, 中國江西

其實唔可以完全去講港警食環針對小販或打壓小販,所謂嘅本土派根本都無諗過佢地做嘅事究竟係幫緊香港抑或係害緊香港,如果真系想幫香港底層人士點解要去攻擊同係香港人嘅港警呢?開槍示警嘅警員只係想保護倒地同袍嘅安全,點解又被社交網絡嘅輿讑攻擊到身無完膚呢?以初二凌晨嘅事件規模,若果喺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掟磚者一早就俾警察以襲警罪開槍制服並拘留絕對唔止係鳴槍示警咁簡單咧,所以本土派係幫香港定係搗亂,大家其實明眼人一睇就知咧!

王威廉, Canton China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