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慰安婦:逐漸凋零而且求償道歉路迢迢

現在台灣境內願意出面的前慰安婦只剩下了3位,而且都是起碼接近九十歲的老人 圖片版權 Taipei Womens Rescue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台灣籍慰安婦要求日本道歉賠償已經至少二十年(婦援會相片)。

在國際婦女節的那一天,台灣總統馬英九為位於台北老城區迪化街的一座紀念館揭牌啟用,這就是台灣第一座以二戰慰安婦為主題的紀念館。

這座紀念館的名稱相當長,叫做阿嬤家-和平與人權紀念館,是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籌資移民監力量成立、結合慰安婦和婦女權利與保障等議題為主題的紀念館。

耄耋之齡

接受專訪時,簡稱婦援會的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康淑華對BBC中文網說,現在台灣境內願意出面的前慰安婦只剩下了3位,而且都是起碼接近九十歲的老人。

婦援會稱作阿嬤的這些老人家,從當年的幾十位一路凋零,除了健康與體力上的問題之外,雖然經過幾十年,但是老人家還是擔心社會上異樣的眼光、背負著家人的壓力,婦援會說所以老人家並不願意接受媒體的採訪。

揭牌的紀念館雖然是在因為近年推廣文創吸引年輕人進駐而逐漸恢復活化的老城區,但是交通和顯眼的程度並不理想。

康淑華解釋說,財務上的壓力使得婦援會沒有太多的選擇,不過她也解釋說,除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在老城區漫步之外,老城區所在的大稻埕也和許多他們口中的阿嬤有歷史上的連接。

凋零的阿嬤

台灣人通常用阿嬤來稱呼老太太,除了禮貌之外,也有拉近關係的意思,因為阿嬤在台語中的意思就是祖母或者外祖母。

但是台灣社會的氛圍並不見得百分之百地對這些阿嬤友善,康淑華指出,在2005年控告日本政府敗訴之後,慰安婦賠償問題似乎一度失去了動力。

但是前年發生了反課綱運動,居然有年輕人呼應日本右派的說法,稱慰安婦當年都是志願從事這個工作,使得慰安婦問題再次在社會上引起爭議。

根據康淑華的解釋,慰安婦爭取賠償和道歉所面臨的問題是協助這些弱勢老人家的都是資源有限的民間組織,甚至有些國家只有個人和學者在外國非政府組織的援助下從事這些工作。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位於台北老城區的慰安婦紀念館。
圖片版權 Taipei Womens Rescue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從一開始,台灣籍的慰安婦就承受了來自社會的異樣眼光(婦援會相片)。

另外,少部分慰安婦生還者的家屬也因為不同的原因,而不願意他們拋頭露面,有的是認為經過了二十年的努力,不願意讓老人家繼續這般辛苦賣命。

有的則是心理上承擔不了自己家人居然曾經是日軍慰安婦的事實,所以不願意支持,也就是說就算已經過了七十年,這些阿嬤還是承擔著社會上異樣甚或是歧視的眼光。

總統的態度

馬英九在揭牌儀式上再次地說,社會不應該質疑以前是慰安婦的阿嬤是否是出於自願,即將在五月二十日接掌政府的蔡英文也曾經多次對慰安婦爭取道歉賠償表示支持。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婦援會製作了《阿嬤的臉》還有紀錄片《蘆葦之歌》,希望能夠讓台灣社會了解慰安婦議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說,阿嬤們仍然背負著來自家庭和社會上的壓力。

康淑華說,但是政府也面對了外交方面的問題,政府的立場因此也相當尷尬,另外雖然馬英九允諾在籌辦中的軍事博物館設立有關慰安婦問題的專區,陳列相關的史料,但是在基本解決問題上,仍是要看日本政府的態度。

她認為,從目前來看,日本政府並不是真有誠意來解決問題,例如日韓之間前不久就慰安婦問題達成的協議,其實究其內容而言也是無法被當事人所接受的。

為了協助社會認識慰安婦問題,婦援會先後推出了《阿嬤的秘密》、《阿嬤的臉》、《蘆葦之歌》等畫冊和紀錄片。

但是對比日本本身,在四十年前就有了一部以日籍慰安婦為背景的劇情電影《望鄉》,康淑華也認為如果能有社會其他方面的參與,也許阿嬤們所走的這條路不會那麼漫長。

在婦援會看到《阿媽的臉》這本書,封面上有十多位阿嬤的相片,但是在前不久最願意站出來發聲的小桃阿嬤過世之後,現在只剩下三位,而這三位等得到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嗎?

(責編:蕭爾)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