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講古:從老屋尋找日本過去留下的痕跡

Image caption 日本的住宅以木頭為主要建築材料,而閩南則是以泥石為主,許多日式老屋經不住歲月的摧殘,但是現在台灣掀起了修復古屋的風潮。

日本從1895年到1945年統治台灣五十年,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留下了許多的痕跡,成為台灣在文化和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其實日本在統治台灣的初期,大部分的時間是忙於平定台灣人民的反日情緒,要到大正年間,日本才開始大規模和有計劃地建設台灣。

大型土木

日本當局要建設就需要從本土引進技術,也就是說需要從日本找來許多官員、工程師、醫生、教師等等人才,安頓這些人才,就需要興建符合這些人才居住習慣和需求的住宅。

Image caption 在日本統治台灣時期,也開設了日文稱作料亭的高級餐廳,供在台灣的日本人宴客作樂。

另一方面,也要興建象徵日本統治權力的公共設施,例如總督府、總督官邸等等機關,在台灣還能夠見到這些建築。

當時的總督府就是現在的總統府,而總督官邸就是現在的台北賓館,加上近年來台灣民間和政府開始注重保留老宅,這使得許多原先埋沒在水泥叢林或者面臨拆除命運的日式老屋重現人們眼前。

Image caption 台灣的土地銀行台南分行外牆上有日本福神面相裝飾,旁邊則是可以清楚看到象徵日本的菊花徽飾

以台南的土地銀行為例,其前身是日本勸業銀行台南支行,雖然是棟西方式的建築,但是外牆的裝飾卻與西方常見的獅子之類裝飾不同,而是日本人眼中和華人眼中財神差不多的大福。

日本當局也引進了城市規劃的概念,所以出現了許多兩旁是日本式住宅的街道巷弄,乍看之下,會令人意識之間忘了自己是身在台灣,不是日本的東京或者京都。

名人落腳

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後,首要任務就是安頓一起到台灣避禍的軍人、文人、政府官員,例如知名的文人林語堂、梁實秋、白色恐怖中受到迫害的異見人士雷震等人的住宅都是接收來的日式住宅。

日本統治時期在台灣成立了不少的公營企業,國民政府接收之後將之改為國營企業,這些企業有許多招待所、宿舍等等設施,後來也被用來安頓這些企業的員工,台灣前行政院院長孫運璇的官邸就是其中之一。

Image caption 許多隨著國民政府到台灣的知名文人,被當局安頓在接收來的日本官舍,圖為梁實秋的故居。

有些文史工作者指責國民政府到台灣之後實施所謂的去日本化,消除日本時期留下的痕跡,但是這種說法也被認為有失公允。

日本時代留下的這些房屋,不論是機關大樓還是住宅,隨著時間的過去,可能已經無法應付現代化的使用或者居住要求。

例如日式老屋,房間之間是用日本式的薄拉門分隔、飯廳是以席地而坐為原始設計等等,所以大多的住戶會逐步的改建,以便符合自己的居住需要,但是這也令老屋失去了原先的風貌。

拖鞋的妥協

從老照片來看,在國民政府剛到台灣的時候,時常出現身著上海旗袍的女士在日式老屋內的畫面,日式老屋在當年也讓隨著國民政府到台灣的所謂外省人演變出適應日本式老屋的生活習慣。

Image caption 日本式老屋的內貌,入門有玄關供人換鞋之用,圖為孫立人將軍紀念館

例如日本人原本沒有穿拖鞋的習慣,而許多外省人則是沒有不穿鞋走在地板上的習慣,逐漸地兩者融合,繡花拖鞋踩在日式老屋嘰嘎作響的地板,成了習慣。

後來鋼筋水泥建造的公寓成為主流,但是在台灣當時公寓室內的規劃,必須要有日本所謂玄關的設計,擺放鞋櫃、以便換穿拖鞋。

日本式房屋在颱風多、地震多的台灣,從現代的眼光來看,並不是適合,而且台灣氣候潮濕,以木頭為主要材料的日式房屋,除非用檜木之類的高級木料,因此能夠留到現在的日式老屋,為數並不多。

日本式老屋搭配著種植著芒果樹的庭園,這種看似不搭調的情景,卻也是當年離鄉背井的台灣日本移民當年赴任時的環境,而這也在不經意之中,為台灣的歷史注入了東洋元素。

(責編:歐陽成)

請用下列表格發表您的意見和看法: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