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過不了60大壽的香港亞洲電視

亞視香港大埔總部門前的一輛穿梭巴士(BBC中文網圖片14/2/2016)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廣播執照接近失效的最後時光中,在亞視台址進出的人越來越少。

2016年4月1日午夜,香港亞洲電視(ATV)廣播執照屆滿。這家飽受財務問題困擾的免費電視廣播機構從此熄燈,過不了2017年的「60大壽」。雖然中國大陸投資者王征,以及多名被拖欠工資員工對亞視的清盤訴訟仍未有最終判決,但香港媒體普遍認定,亞視將從此走進歷史。BBC中文網在此回顧這家老牌電視台的往昔。

英國人帶來的「華人第一」

1949年3月,英國電纜轉播商麗的呼聲(Reddifusion)在香港創辦有線廣播電台。五個月後,新加坡與馬來亞聯合邦的麗的呼聲有線電台同時開業。當時英國本土仍只有BBC的電台與電視廣播,尚未獨立的各殖民地更沒有一家電視台。

到1954年,英國立法成立民營獨立電視台(ITV)網絡,聯合麗的呼聲(Associated-Reddifusion)取得倫敦地區周一至周五時段執照,於1955年9月成為整個ITV網絡裏面首家開播的電視台。兩年後,麗的呼聲取得香港政府的電視廣播執照,於1957年5月29日開播有線電視頻道,取名「麗的映聲」,同時以英語和粵語播放每天傍晚四個小時的節目。

當時香港報章報道主要強調麗的映聲是英國所有海外殖民地中的首家電視台,如今普遍用以形容亞視的「全球華人地區首家電視台」之說並未多見。在麗的映聲開播後,中國原北京電視台(今中央電視台)於1958年開播;台灣電視公司(台視)於1962年開播;新加坡電視第五波道(今新傳媒五頻道)於1963年開播。

麗的映聲的電視服務只此一家,但短短10年後,無線電視的出現,讓整個局面扭轉。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亞視官方刊物所載之舊台標。其中開播初期的麗的呼聲台標(左一)與當時英國以及世界各地分支一致。

全稱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的無線電視(TVB)於1967年11月開播,顧名思義,採用無線電廣播,任何家庭、商戶只要有能力購買一台電視機就能免費收看。對於麗的映聲的有線廣播、收費服務構成了明顯的挑戰——亞視在其46週年特刊中記載,麗的映聲開播時月費70港元——25元收看月費和45元租用電視機月費——而當時一般工薪族月薪只有約100元。

麗的呼聲1968年遷入九龍廣播道台址,1973年,麗的呼聲終於走向無線廣播。在取得無線廣播執照後,麗的映聲於10月31日結束黑白電視廣播,開始改造廣播網絡,12月1日作為彩色無線電視台重開,更名麗的電視。

此後十多年的時間裏,麗的、無線與曾經曇花一現的佳藝電視在電視劇、綜藝節目這兩大領域展開了激烈競爭,甚至發生過亞視連續劇《大地恩情》迫使TVB腰斬收視欠佳劇集事件,但普遍分析認為無線的「慣性收視」優勢已經形成。

1981年,麗的電視被澳大利亞財團收購;1982年,邱德根的遠東集團再從澳大利亞財團手中購入股份,並於9月24日易名為亞洲電視。至此,亞視從英資企業徹底變成港資企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麗的映聲在有線廣播年代的月費並非工薪階層能輕鬆負擔。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無線電視(TVB)的成立為麗的映聲帶來嚴峻挑戰。

八九六四與「六君子事件」

亞視在邱德根年代經歷了香港前途談判讓與1987年廣播道台址大火,1988年股權再次易手,由知名製衣企業家林百欣聯同地產巨頭鄭裕彤家族為首的財團入主,被稱為「風車」的新台標啟用,新管理層於1989年5月正式上任。

此時,北京學潮形勢日趨嚴峻,香港民眾聲援學運的情緒也開始高漲。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六四」事件對亞視新聞部影響深遠。

亞視與一眾香港媒體紛紛派出採訪團到北京,在「六四」鎮壓發生後,一直被認為是最後一家撤出天安門廣場的香港新聞機構,為亞視新聞部贏得好評。不過,當時被傳為最後一名撤出廣場的記者謝志峰在其2011年出版的半自傳《曾是香港蠱惑男》中作出澄清,說他大概只因是在廣場上唯一一人有手提電話在身可做連線報道,而被誤會是最後撤出的記者。

如今是知名廣播人的謝志峰後來成為了首批因編輯方針理由而離開亞視新聞部的記者。他在半自傳中說,1990年從亞視辭職的導火索,是因為當時他們收到一盤學運領袖柴玲的錄音帶,但是電視台管理層與新聞部在應否只節選部分內容播出一事上意見不合。

而在此之前,亞視在「六四事件」發生後不久的6月底也曾因為應否播出吾爾開希逃離中國後的錄音講話而爆發過類似爭論。香港記者協會當年出版的專集《人民不會忘記》就記錄了這次爭議。

但更大的爭議出現在1994年。當時新聞部購入一套西班牙拍攝的「六四」紀錄片,管理層試圖阻止新聞部播出紀錄片,結果觸發潘褔炎、呂雲生、盧永雄、劉國華、徐佩瑩和李玉蓮六名資深新聞部人員辭職。香港新聞界將此稱為「亞視六君子」事件。

亞視管理層當時曾出面否認有意作出新聞審查,而事發時擔任新聞部署理總監的潘褔炎2014年在香港樹仁大學新聞系學生報主辦的一場座談會上說,當時亞視一名高管向他提出:「(『六四』事件)都過去五年了,別提了。」

「六君子」事件對亞視新聞部的公信力造成折損,但在邱德根、林百欣治下的亞視向來被認為是個輝煌時期, 林百欣更獲得了「永遠榮譽主席」頭銜

中資入主

1997年7月香港政權移交,次年6月,亞視出現了首批有「紅色資本」背景的大股東——出身自廣東越秀集團的中國大陸商人封小平和鳳凰衛視董事長劉長樂取代林百欣成為最大股東。

至2002年,中國全國政協港區委員兼常委陳永棋增持亞視股份,同時封小平轉讓其股權於劉長樂。 陳永棋變成最大股東,劉長樂持股量第二大。

這段時期內,亞視與無線爆發過幾次收視戰,1999年購自台灣的瓊瑤小說改編連續劇《還珠格格》的收視高峰被形容為讓無線「陣腳大亂」之舉;2001年從英國ITV購入《百萬富翁》(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re?)問答遊戲的製作權也迫使無線向BBC購入《智者生存》(The Weakest Link;無線定名《一筆OUT消》)來應對。

圖片版權 Publicity image
Image caption 引入《百萬富翁》為亞視帶來空前成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轉播賽馬曾是亞視少數長年壟斷的節目。

但新聞部則先後作出了多項具爭議的決定。

其中,1999年,在曾創辦《獨家報道》周刊的台灣媒體人,亞視總顧問沈野主導下,藝人何守信與朱慧珊獲任命播報亞視傍晚新聞,在新聞部以至於香港社會上引起爭論,帶領亞視度過「六四」時期的新聞部負責人包雲龍因此辭職。

2000年,曾任《信報財經新聞》記者的商人張立出任亞視顧問,《亞視評論》欄目創辦,一些媒體與政治學者指出其言論立場明顯傾向特區政府,並不時獲得北京控制的《文匯報》轉載。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傳播學案例庫」網站上一篇署名顧楠的文章則說《亞視評論》「立論公允、切中時弊、深受讚賞」。

欄目的「台評」其後匯編成書。張立在序言中寫道:「非議者曰:『從來只有報紙有社評,那有電視台出評論?』確實沒有這樣的先例,但反問『為什麼電視台不可以有自己的言論』時,異議者無從回答。」

2004年,亞視承辦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經營的now寬頻電視新聞台,與觀眾的接觸面有所擴大。但now電視於2007年決定自辦新聞台,停止讓亞視承包;亞視自行在數碼免費電視平台開播新聞財經頻道,至2009年結束。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亞視評論》的立場被認為明顯傾向於政府。

蔡王之爭與誤報江澤民死訊

2006年,亞視股權再度易手,已故「愛國商人」查濟民之子查懋聲牽頭的財團 聯同中國「央企」中信集團的附屬企業成為新的最大股東。亞視翌年年完成從廣播道搬遷到新界大埔,並啟用由英國紅蜂媒體(Red Bee Media)承辦設計的新台標——這是一家剛從BBC附屬商業機構改組而成的民營企業。

同年年底,香港數碼電視廣播服務啟動。亞視除了播出自家頻道外,還轉播中國央視一套和深圳衛視。

亞視從查懋聲入主開始走向渾沌。2008年12月,亞視宣佈委任資深電訊業高管張永霖為執行主席,有「電訊魔王」之稱的王維基為行政總裁。 但在短短12天後,上任時揚言要改變新聞部親北京立場的王維基在一片混亂中辭職

王維基其後創辦香港電視網絡(HKTV),與特區政府、亞視和無線在申領免費電視廣播執照問題上展開另一輪交鋒。

到2009年, 持有旺旺中時集團的台灣富商蔡衍明入股,其後中國大陸商人王征向查懋聲等人洽購股份,操作過程引起蔡衍明不滿,結果演變成持續至今的股權爭議。

2010年,王征向在香港的「遠房親戚」黃炳均出售其亞視股份,形成了黃炳均持股超過50%,蔡衍明、查懋聲家族所組公司持有剩餘股份的局面。

就在這王征已經不再持有亞視股份,但仍是「主要投資者」之際,2011年7月6日,亞視《六點鐘新聞》獨家報道了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逝世的消息。

中國官方新華社隔天 發稿闢謠,北京政府駐港最高機關中聯辦嚴詞批評亞視嚴重違反新聞職業操守。在香港媒體間盛傳是江澤民堂姨甥的王征則稱,他也是看到亞視的報道才得知「死訊」。

主管亞視新聞部的高級副總裁 梁家榮與副總裁譚衛兒其後分別辭職,港府廣播事務管理局同年12月發表調查報告,認定亞視高級副總裁鄺凱迎向新聞部施壓播出死訊,執行董事盛品儒拍板將台標從彩色換成灰色,以示哀悼。廣管局判罰亞視30萬港元(3.9萬美元;25萬元人民幣)。

廣管局在改組成通訊事務管理局後,於2013年8月 再發表第二份調查報告,認定王征「廣泛參與」2010年1月4日至2011年9月5日期間舉行的亞視每周行政例會,並在會上作出指示,違反亞視廣播執照條款,再罰款100萬港元——香港法律明令禁止沒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人擔任廣播機構決策者。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誤報江澤民死訊對亞視造成沉重打擊。

衰敗凋零

誤報江澤民事件發生後,亞視接連湧現更多問題。誤報事件將近兩個月後,財經欄目《走進上市公司》被報章報道涉嫌有償新聞,違反廣播法律,引起新聞部員工不滿。負責該欄目的主持人殷莉獲亞視安排召開記者會否認有此嫌疑,但因誤報事件離職的譚衛兒當年12月出版散文集,強調其上司梁家榮強烈反對該欄目。

2012年,深度報道欄目《ATV焦點》轉型為評論節目,由來自《大公報》的高級副總裁雷競斌負責,至9月發表了對中學生政團學民思潮的評論,批評該組織是立法會選舉中「破壞派」的棋子。通訊局因此接到了4萬起投訴。

由於亞視在通訊局2013年的調查報告中被指令解除盛品儒職務,雷競斌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同年入主新聞部,多名新聞部高管與資深編輯先後辭職。雷競斌在2014年2月被免職,由葉家寶接任。

不久,亞視迎來了其「最終章」——欠薪與撤照。

2014年間,亞視的自製節目已萎縮到除了新聞報道外幾乎不復存在,許多節目被反覆重播。實際上,自2010年以來,香港媒體引據收視調查數據指出,亞視已多次在「零收視」邊緣徘徊, 雖然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曾發文指出「零收視」說法浮誇,但亞視頻道上幾乎再也看不到商業廣告,卻是不爭的事實。

當年4月,查氏家族指控亞視欠債到法院提訴,要求將亞視清盤,拖欠工資問題開始出現。王征、黃炳均一方數度借貸亞視應付,但後來通訊局告知不欲續發廣播執照後停止注資。港府勞工處也開始介入欠薪問題。

到12月,香港高等法院批准蔡衍明要求,委任德勤會計師事務所作為獨立監管人進入亞視董事局,並逼令黃炳均一方出售部分股份,使其失去亞視控股地位。此時,亞視員工已被拖欠11月工資,新聞部公開表態,如到12月31日仍未發薪,將構成香港勞工法律所訂之變相遣散,員工將自行離職,無法保障元旦日起的新聞播出。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臨近結束運營,亞視仍然打出招聘廣告,並誓言「重新開始」。

12月30日,亞視發放11月份的一半工資,12月工資當時未有蹤影,結果部分員工如期於31日引用法律條款離職,新聞部大幅收縮播出,粵語廣播只剩下傍晚及夜間新聞報道。

在德勤物色新買家接手王征、黃炳均一方股份之際,亞視先後出售數以千計小時的電影、電視劇庫存,欠薪和拖欠政府執照費問題暫獲緩解。在此之間傳出黃炳坤以私人名義向亞視員工貸款,引起工會人士批評為何有錢貸款,無錢發薪。

3月底,在短短數天之間,中國財新網引述王征稱亞視「氣數已盡」;亞視新聞報道苦無電視執照的王維基將購入亞視,但旋即被HKTV否認;德勤4月1日下午宣佈找到新買家,但完成交易的前提是要能重新獲發廣播執照。

4月1日當晚,港府宣佈決定不再延續亞視的廣播執照,該執照將於11月30日屆滿,但因法律規定要給予12個月通知,因此亞視將於2016年4月1日子夜被收回執照。

亞視處境至此似乎大局已定,但隨後一段時間卻是不斷傳出再次欠薪、提早停播等傳言。直到9月, 以山東商人司榮彬為首的企業中國文化傳媒宣佈購入王征、黃炳均股權,但問題並未完全解決。

涉及亞視欠薪問題的刑事訴訟陸續開審,葉家寶作為負責人被裁定犯有疏忽罪名而被罰款。最終他在12月以「我不能再『以身試法』」為由,先後辭去在亞視的所有職務。

拖欠工資問題導致更多員工引用勞工法律條文自行遣散,亞視新聞部結果在2016年2月春節期間的新聞播出全面癱瘓,只剩不斷重播的錄播節目。在這段時間採取自行遣散的還包括了部分僅餘的藝人。

春節後新聞部勉強恢復部分播報,但資金到位問題讓司榮彬一方與德勤拉鋸不下,結果 王征向香港法院提出將亞視清盤,德勤在法院委任下變成臨時清盤人, 並一度宣佈遣散員工。香港紙媒與網媒的標題從3月4日提前出現「亞視停播」演變成「亞視停播鬧劇」,也有戲稱為「亞視永恆」,諷刺亞視在這數星期之間多次盛傳停播。

如今,4月1日大限已至。據亞視公布的節目表,粵語頻道本港台最後一個節目將是重播2013年亞洲小姐競選25週年特輯。港府通訊局發表公告,確認官營香港電台電視部將於4月2日凌晨接管亞視的模擬電視頻譜,其替代廣播服務將持續至約2020年香港結束模擬電視廣播制式為止。

但司榮彬一方強調亞視並非從此走進歷史—— 廣州《新快報》3月24日刊登對司榮彬一方代表何子慧的採訪,當中強調亞視只是在4月1日失去香港地面廣播執照,聲稱仍可覆蓋珠三角,並稱將繼續製作節目、開發網絡電視等。

然而,面對已在進行的臨時清盤程序,加上德勤已向員工表明其雇佣合約至4月1日結束,這樣的計劃還能否實現,充滿疑問。

(撰稿:葉靖斯 責編:高毅)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