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華人詐騙集團觸手伸向發展中國家

圖片版權 CCTV Web
Image caption 中國中央電視台發佈新聞片段,讓肯亞台灣犯罪嫌疑人,在未審先判的情況下出來認罪

肯尼亞(也稱:肯亞)詐騙案不只挑起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敏感神經,許多觀察人士對詐騙「境外移轉」到發展中國家感到訝異。

肯尼亞案之所以受到矚目,除了因為這是中國首次跨境在第三國強行逮捕台灣人外,也是華人詐騙集團在非洲被破獲的最大案例。

這些電信詐騙集團首先這些國家,部分原因是這些國家國內的政局和民生常穩定,對於犯罪等無法有效遏止。 其次是這些國家的司法體系多半不成熟,時常因為搜證與偵辦上沒有成熟的能力,讓很多案件無法進展。

另外,這些國家太偏遠且信息能力弱。由於是用國際電話的科技犯罪,讓這些發展中國家的信息能力常常無法有效鎖定犯罪集團,大大加深了辦案難度。

「已成熟的模式」

過去詐騙在台灣,曾經是這個島嶼在經濟起飛時常常看見的手段。 早期有所謂的「金光黨」,將偽造的金塊隨意放置路上,利用不知情的人民撿到後想據為己有的心理,然後詐騙份子佯裝路人跳出來想「五五分帳」。

趁著被害人還搞不清楚狀況時,詐騙份子提出建議要被害人給他等同黃金價值一半的現金,要被害人自己去銀樓典當黃金。 等到被害人拿著原先的偽黃金去典當時,才被老闆告知「是假的」。

隨著時代演進,陸陸續續出現其他種方式的詐騙,而在 2000 年後,手機開始成為台灣人的必備用具,電信詐騙也隨之興起。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此次肯尼亞(也稱:肯亞)事件在台灣引發巨大爭議和反思。

台灣最常見的電信詐騙,以詐騙份子「假綁票」、「假受傷」、「假退稅」、「假中獎」或是「假援交」等居多。 根據台灣警政署數據,台灣詐騙的高峰是在2006年,總額高達台幣186億(約合5.8億美金)。

當時許多的電話機房都設在中國,不只大多數台灣人被騙,也讓台灣的詐騙手法開始「外銷」到中國大陸,但也因此開啟了兩岸警方合作打擊詐騙的模式。 隨著兩岸合作頻繁,中國沿岸大量的機房被取締,台灣的詐騙案開始減少,台灣政府也大力宣傳,民眾對於詐騙手法警覺性大增。

當台灣人已經不太容易受騙,中國大陸的機房又被嚴格取締下,大部分的詐騙份子就將陣營轉移到這兩國以外,開始在泰國、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等地,最後又開始朝非洲國家下手,設置機房跟集團。

兩岸打擊犯罪界線

雖然犯罪集團挑中這些發展中國家,但這回的肯尼亞案,最受爭議的也是在中國當局「跨境逮人」的行為,而中國當局也在稍後聲稱這樣的行為「符合一中原則」,在台灣的政界引起爭議。

兩岸自從 2009 年 4 月底簽署「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後,即展開一連串的引渡以及共同打擊犯罪。。 其中在第三章「司法互助」第11條中,雙方要基於「人道、互惠」,在雙方均同意下,接返受刑事裁判確定人。

而在這次的肯亞案中,台灣嫌疑人是在雙方還沒有達成共識前,人就先一步被中國官方帶走,也讓許多台灣人相當詫異。 批評者認為,台灣許多經濟罪犯至今潛逃中國大陸,始終抓不回來,但是在肯尼亞案裏中方的態度,顯然已經不合以往兩岸的協議。

中方現在始終認為所作所為「符合一中原則」,甚至要犯人在中央電視台前「懺悔認罪」,「對不起大陸同胞」外還「願意接受一切法律制裁」。 而官方媒體《環球時報》14日也認為由中國移送「完全合情合理」,甚至該報社論也批評台灣「請給自己留點臉」。

台灣持續爭論不休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台灣法務部長羅瑩雪在肯亞案發生後,曾在 13 日發言「跟世界各國相比,台灣的刑法刑度確實比較低」。

台灣法務部長羅瑩雪在肯亞案發生後,曾在 13 日發言「跟世界各國相比,台灣的刑法刑度確實比較低」。 台灣立法委員、律師出身的顧立雄15日也引述台灣法條,電信詐欺的刑度為「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依法不能易科罰金。

而且依「一罪一罰」(騙一人、罰一次)最重可合併執行30年有期徒刑,已是台灣僅次於無期徒刑、死刑的重刑。 同時台灣刑法的「沒收」新制,亦可「將詐騙所得全部收歸國有,還能進一步向知情的第三人追索」。

顧立雄就質疑羅瑩雪不應該身為首長「輕率發言」台灣刑度不夠重或是只有「易科罰金」等,也不該在嫌疑人判定罪前就「有罪推定」該批人。

肯尼亞案發生到現在,不只面臨的是兩岸過去的司法信任危機,也再度喚起台灣人過去詐騙集團的橫行的記憶。 而不論這批人是否真的涉案,台灣人普遍對於詐騙的反感,依舊可以在輿論中看見;而中國「跨境逮人」是否合理,也將是兩岸持續協商的關鍵。

(責編:歐陽成)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