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人物: 「勞改基金會」創立人吳弘達

圖片版權 Getty

吳弘達1937年在上海出生。他在自己的回憶錄裏說,父親在銀行做事,母親出身「殷實地主家庭」。

2012年吳弘達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小的時候日子是平靜快樂的。1949年發生了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革命。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在我十幾歲時,我父親失去了所有財產。我們沒錢了。政府把這個國家的所有財產都拿走了。」

1955年,吳弘達18歲時考入北京地質大學。1956年,中共推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運動,鼓勵知識分子講出對共產黨和社會的真實看法。

運動最初階段,吳弘達比較謹慎,但是後來他發表了一些言論,表示不同意蘇聯對匈牙利的鎮壓以及把人按政治成分來劃分。

被劃成「右派」

1956年秋,毛澤東突然改變政策,宣佈黨的真正敵人已經被揭露。當時只有19歲的吳弘達在地質大學被劃為「右派」。

吳弘達在回憶錄中寫道這段經歷時說:「這是我第一次成為了一個政治搗亂分子被揪出來。我的同學大部分都比我現實,他們只是重覆共產黨想聽的話。」

後來幾年,吳弘達一直在受到批判並被監督。1960年,他正式被劃為「右派」,送去勞改。

在接下來的19年中,吳弘達先後在12個勞改營包括農場、礦坑和建築工地接受改造。

據他回憶,他要幹嚴苛的體力活,還常被毆打、折磨甚至忍受飢餓。他還目睹到其他勞改犯的遭遇和自殺。

1979年,吳弘達被釋放,當時他已經42歲,青春的年華都是在勞改中度過的。出來後,他回到中國地質大學任教,但是「右派」的影子似乎繼續影響著他。

1985年,吳弘達受加州大學邀請以訪問學者身份來到美國。他在自傳中說,剛到美國時身上只有40美元,幾件衣服和父親傳給他的一枚虎印。

他回憶說,最初的日子異常艱辛,他曾在公園裏過夜,下雨時躲到車站裏避雨。幾個月後他在一家點心店找到一份夜班的工作,後來不斷地找其他工作。1988年,他在一家電子芯片公司擔任助理經理,有了一些錢後就買了一輛舊車。

揭露勞改制度

吳弘達在美國的最初幾年並沒有想過要介入政治,但是後來事情的發展又把他帶回到勞改這個話題。

1986年,吳弘達受邀在加州大學講述自己在中國被勞改的經歷。吳弘達一邊講一邊哭泣起來。他回憶說他覺得自己是在替許多默默死去的勞改犯說話。

1988年,吳弘達與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東亞研究所主任見面,表示他有興趣研究中國勞改制度。吳弘達沒有研究社會學的經歷,但是他個人的經歷讓研究所主任感興趣,並鼓勵他通過做訪問學者來研究這個問題。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吳弘達數次前往中國收集勞改證據。

1990年,美國兩名參議員邀請吳弘達在參議員就中國的勞改制度作證。

1991年,吳弘達為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時事節目《六十分鐘》裝扮成商人在中國秘密拍攝了囚犯製作的商品。

1992年,吳弘達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 -- 勞改基金會,在中國勞改制度問題上提供許多被認為有價值的信息。該組織還被認為對揭露中國移植死囚犯器官做出重大貢獻。

被捕

吳弘達還曾多次陪西方記者進入中國收集勞改和死刑犯器官移植的資料。1995年6月19日,已經入籍美國的吳弘達在試圖從哈薩克進入中國時被捕。

他此前隨英國廣播公司BBC資深記者蘇·羅伊德·羅伯茲(Sue Lloyd-Roberts)到中國。已故的羅伯茲後來在英國《衛報》上撰文。

她寫道:「吳弘達越過邊界進入中國時總是很緊張。去年我們一起從哈薩克進入中國時,他要我遠遠地站在他後面,一旦他被捕,我可以當證人,及時通知其他人。他完全清楚,他可能是中國最受通緝的人,入境要靠邊防檢查的鬆懈。他一旦進入中國,就完全放鬆了。他認為中國是大海,裏面魚多的是。他曾說,一旦我進去了,他們絕對找不到我。」

吳弘達在入境被捕後,被中國當局扣押了66天,以「竊取國際機密」被定罪。吳弘達被判刑15年,但是馬上被驅逐。他後來認為他獲釋是因為國際社會的壓力。

2002年,吳弘達與一名新西蘭記者抵達香港,凖備出席香港外國記者協會有關中國人權的會議,但是在機場被截住,後來被送上飛往東京的飛機。

2008年11月,吳弘達在華盛頓開設了勞改博物館,稱這是美國第一家專門針對中國人權的博物館。

勞改基金會在其網站上表示,吳弘達生前最大願望是是「把勞改紀念館搬回中國大陸」。

(撰稿:董樂/責編:歐陽成)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