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的半導體野心與台灣的困境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半導體技術屬於軍民兩用材料

近年來,中國政府計劃性增進本土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主要是因為該產業具有國家安全的重要性。在中國決策官員的眼中,一個強大的本土半導體產業不只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支柱,更有助於國防實力的精進。

因此近年來的相關政策,旨在提升本土民間公司的競爭力,市佔率,以及研發實力,同時提升半導體芯片的本土供給量,以降低對於進口芯片的依賴。

自2001年以降,北京了解到半導體技術屬於軍民兩用的性質,以及」民技軍用」在全球半導體產業裏已成為主流趨勢,因此推動相關政策,以促進「民技軍用」在中國的實踐。(民技軍用之所以成為主流趨勢,主要是因為民間半導體公司的技術發展實力,遠遠超過軍方。)一旦中國成功地提升了本土民間公司的半導體實力,中國軍方就能夠坐享民技軍用的果實,以利於打造一支行動敏捷,實力強大的電子化部隊,提高解放軍的精確打擊能力,及其整合作戰能力。

在上述的背景之下,中國近年在全球各地併購半導體企業,以便於取得相關知識產權,藉以提升該國的半導體實力。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及台灣在全球半導體產業裏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而中國近來的併購目標就鎖定了若干美國及台灣半導體公司。例如,中國官方色彩濃厚的清華紫光集團就意欲收購美國內存大廠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投資參股美國硬盤製造商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台灣集成電路設計龍頭聯發科,以及台灣三家半導體封裝測試廠。該三家台灣公司包括矽品,南茂科技,以及力成科技,總共擁有百分之十七的全球半導體封裝產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國數碼商務巨頭

但是去年夏天,美國政府就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擋了清華紫光向美光科技提出的二百三十億美元收購協議。今年三月,美國主管單位提出要調查清華紫光意欲投資威騰電子,成為該公司最大股東一案,清華紫光因此宣佈放棄此案。

對台灣而言,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經濟重要的支柱之一。所以當該中國公司把併購目標轉向台灣半導體公司之後,台灣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在三月底表示,一旦收到矽品,南茂科技,以及力成科技的三個投資參股申請案之後,經濟部等相關單位應予一併嚴審。對於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而言,此案預料會成為她在五月二十日上台之後,所要面臨的重大挑戰之一。

在解析蔡英文對於上述併購案的對策選項之前,我們必須先分析台灣半導體要角(包括公司以及個人)對於中國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影響。根據筆者至二零零九年為止的田野研究(其中包括一百六十個精英訪談),台灣對於中國產業的貢獻已經涵蓋設計,製造,以及封測三個產業鍵環節;尤其自二零零零年以降,台灣已經向中國大陸輸出相關技術,人力與資金。上述的台灣半導體產業遷移中國的現象,為全球半導體產業製造全球化的一環,筆者在Routledge 於二零一三年及二零一六年出版的專書〈東亞計算機芯片戰爭〉(The East Asian Computer Chip War) 裏,已經提供了詳細的解析。

二零零五年時,中國華大集成電路設計中心總裁王芹生表示,「 透過各種』國際化』的形式,台灣的人才和資金已進入中國大陸,在此地[半導體產業]扮演重要角色… [台灣總統]陳水扁無法控制此態勢。」

台積電前總經理,以及特許半導體前執行長的Klaus Wiemer坦言,「如果沒有台灣,我想中國半導體產業就不會有今天的局面。台灣基本上跨越海峽來參與中國半導體產業;他們帶來資金。他們帶來人力與管理技能。」

台灣半導體相關業界人士指出,中國的市場商機,當地的特殊資源(例如軟件工程師)以及政策誘因,促使他們決定到大陸尋找新的機會,即便此舉有時候會違反台灣的法規。

上述台灣半導體產業遷移中國的戰略意義有兩個層面。就經濟安全而言,中國大陸新興半導體公司有朝一日可能因此成為台灣公司的強勁對手。

就傳統國家安全而言,受益於台灣而茁壯的中國大陸民間半導體部門會使得中國軍方從中得利,加速民技軍用;解放軍因此能夠採用本土先進芯片做為其軍用信息系統的組件,提升作戰能力。

二零零五年時,和艦半導體總經理表示,北京明顯的軍事野心會促使中國軍方利用本土商用集成電路產業,帶動軍事現代化的進程。亦言之,北京繼續吸引外資進入中國,來發展本土產業的同時,也會投入巨額投資,利用部分本土半導體公司來為軍方設計製造芯片。

誠如一位五角大廈官員所言,美國倚賴半導體做為其武器系統組件,因此要確保本土半導體產業既可靠又生氣蓬勃。此觀察也適用於中國。亦言之,半導體產業對於各國軍方而言,是一個重要的產業;能控制此一重要產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光子集成電路批量測試

不可諱言地, 縱使中國政府傾全力打造一流的「國家隊」,其提升本土半導體實力的野心面臨種種挑戰。例如,本土公司的創新能力是否足夠,外國公司轉移核心技術到中國的顧忌,以及本土公司想要併購海外一流公司,卻遭到外國政府因為國家安全顧慮而封殺。

即便如此,台灣因素似乎繼續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提供滋養的土壤。 例如,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灣的台積電日前宣佈將在中國南京設立十二吋晶圓廠,以便提升在中國的市佔率。此外,台灣經驗老道的工程師與高階管理人才也不斷地加入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半導體掏金潮。最近的兩個例子包括和艦的前任總經理,以及南亞科技的前任總經理。

綜上所述,蔡英文的新政府是否會讓清華紫光集團如願參股投資台灣的三家封測公司,表面上看起來不很重要,因為封裝是半導體產業鏈的最下游。如果讓投資案過關,其代價就是有可能會削弱台灣在全球封測市場的市佔率。

但是如果中國的併購野心蔓延到台灣半導體製造與高階的設計公司,那麼台北將面臨一個難解的困境。亦即,如果允許這些併購案過關,進而讓中國公司取得重要的智慧財產權,那麼台灣其他相關公司的經濟競爭力是否會遭到進一步的削弱?更重要的是,讓併購案過關的決定,是否進而幫助解放軍增進作戰能力,因此危害台灣長遠的生存與安全?

(責編:歐陽成)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