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西藏「解放農奴」與階級敘事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宣傳在西藏結束了「黑暗的農奴制度」,實現了社會進步來爭取藏人和輿論

最近中央電視台播放講述「西藏百萬農奴解放歷史」的紀錄片《廢奴》,紀念西藏「和平解放」65週年以及西藏廢奴57週年。影片通過大量資料和訪談紀錄了所謂西藏農奴制的由來和殘酷,以及西藏廢奴運動對於藏人以及世界人權事業發展的重要性。

西藏的影片引起中文網絡熱議。大部分網絡評論都讚揚當局在處理西藏問題上撥亂反正,說應該大播特播《廢奴》這樣的影片。

撥亂反正?

網名「榷貨務」發表評論說,「我認識的很多藏族人,都說西藏農奴史是子虛烏有,是中共為了抬高自己、抹黑藏族傳統文化編出來的。來自「雲淡水暖被搶注了」的評論說,「85暴亂時,翻身農奴幹部對記者說:『領主貴族家的一條狗,一塊石頭都被『你們』平反了,我們反而沒人管!』,憤怒之情溢於言表。」

另外一位博客作者(大大大大的大)說,「陰法唐,西藏平叛時的師長,改開後任西藏書記,亂邦去了趟西藏,大罵陰氏把錢都扔進了雅魯藏布江,陰氏遂調回北京任二炮副政委,西藏之亂始成燎原。」

被稱為中國民族主義代表人物的評論人士王小東說,「不管中共在其他地方犯有多大錯誤,在西藏廢奴,都是功德無量,千秋萬世的偉業」。他認為「到了八十年代,一些亂邦誤國的蠢貨居然到西藏去認錯,說漢族幹部在西藏沒幹過好事。」

階級政治

早在2009年中國在西藏設立「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就開始加強了官方歷史敘事的教育和宣傳。當時著名的日本評論員加藤嘉一當時就上述消息發表評論說,「在同期的中國,沒有任何一條新聞像這條新聞一樣帶有這麼濃厚的『階級鬥爭』背景」。

他認為中國不搞鬥爭是因為階級鬥爭的「殺傷力」太大,容易破壞「和諧」與「穩定 」,但西藏問題上卻是一個例外。其中的原因,在加藤嘉一看來,是中國在西藏的軟硬兩手經過證明都沒有能夠解決那裏的民族矛盾,於是「階級鬥爭」就成了超越民族矛盾,維護中共合法性的利器。

「解放農奴」這個具有豐富價值判斷的敘事標籤,一下就把達賴喇嘛及流亡政府歸入異類或「妖魔化」。如加藤嘉一所說,「雖然達賴在印度的流亡政府也已經沒有農奴制了,但它的主要幹部仍然是農奴主出身的」。

重提革命和階級鬥爭敘事似乎能針鋒相對地化解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對中共的批評,因為任何人權和剝削指責都成了「復辟」和「反共倒算」。

農奴制?

當然西藏流亡政府並不認為1959年前的西藏是農奴制。他們認為20世紀初西藏政府就開始了現代化努力,反而是1959年後的共產主義統治和侵犯人權才帶來了農奴制。十四世達賴喇嘛也表示過他曾經反對西藏的封建傳統,而且有意開始體制變革。在他看來,宗教的仁慈使得西藏的舊制度有別於一般意義上的農奴制。

而支持流亡西藏的西方學者專家質疑西藏農奴制的理由,一般是認為西藏農奴數量無可靠文獻記載,來自中共的材料只能反映北京的觀點。即使承認西藏50年代前是農奴制的學者也一般會說「農奴」未必等於貧窮,「農奴」也未必一定同受「酷刑」有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共處理香港問題時強調一國兩制,等於放棄了社會主義是優於資本主義的敘事

另外一些學者從動機上質疑「西藏農奴制」的官方說法,認為中共進入西藏的初衷並非要發動階級革命和改造西藏社會,而是捍衛所謂的領土主權完整,杜絕英美帝國主義的影響。他們認為消滅「封建舊制度」是1959年後才在中共的宣傳中出現。

還有人認為西藏被土地束縛的「農奴」實際上生活過得相當不錯,而那些「不依附於某塊土地」的人則更為窮困。這種看法源於一種關於農奴和佃農,封建制度和資本主義的看法。19世紀德國哲學家叔本華就說過農奴,農民和佃農在本質上並沒有區別。

叔本華認為自由農民的好處是能四處尋找機會,而被束縛在土地上的農奴的好處可能更大,因為在收成不好,生老病死的時候,他們能夠得到主人的關照,他們往往晚上能睡得更安穩,反而是他們的主人在收成不好的時候會晚上睡不著覺。

一國兩制

農奴制被說得有點像「鐵飯碗」。老一代中國人比較熟悉「鐵飯碗」是指中共建國後國家壟斷經濟活動成為最大的雇主後,為雇員提供了有終身保障的工資和福利。

和「鐵飯碗」相聯繫的是「大鍋飯」,即分配方面的平均主義,造成企業無論盈虧,雇員幹好幹壞,都工資照發。「鐵飯碗」和「大鍋飯」被看作企業和事業單位冗員和效益低下的原因,因此成了市場經濟改革的對象。

鄧小平開始的改革開放用市場經濟取代了被認為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經濟標誌的計劃經濟,改革同時也伴隨著放棄了「階級鬥爭」敘事和標籤。1989年北京發生抗議鎮壓後,當局一度重提警惕顛覆危險,加強階級專政,但隨即又堅定了經濟改革的方針。

中國市場經濟改革帶來社會意識形態變化和輿論多元化。江澤民時期中共又提出「三個代表」,允許資本家入黨。一般的看法是,中共已經摒棄了共產主義的理想和階級鬥爭敘事。

雖然香港和台灣出現的「民族」和「國家認同」等分離傾向以及抗議似乎也證明了中共軟硬兼施政策的效果不大,但中共在處理香港問題和台灣問題,強調一國兩制,等於放棄了社會主義是優於資本主義的敘事。

如果如評論所說,當局在西藏問題上看到軟硬兩手效果不大,重新啟用過去的階級鬥爭和社會進步對話語爭取藏人和國際輿論支持,這就再次說明當局不可能接受達賴喇嘛曾經提出過要依照港澳模式在西藏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要求。

網友反饋

靠一些只言片語強行給農奴制洗白,而對中共提出的論點證據直接評論一句不可信,真的不是正經評論應該幹的事。比如當年西藏掌權者說會自己奴隸制就如同現在中國還天天喊建設民主和諧的社會,這種論點沒什麼說服力。

佚名

我暈,這麼多翻牆出來的五毛。

中華民國安徽淪陷區難民,

一派胡言,用屁股思考的典範,強烈要求bbc進行農奴制改革

張北海,

蘇聯人要消滅民主國家, 手段是扣帽子"資本主義"。

蘇聯人要搶劫富人, 手段是扣帽子"地主,資本家,富農"。

蘇聯人要搶劫所有百姓的土地和財產, 手段是"公有制,國家所有"。

mingzu, china

BBC竟然引述農奴制有理的觀點!瘋了!如此邏輯,林肯因為簽署有關解放農奴的文件就成了罪魁了?這是BBC這幫中文編輯、記者逢中必反,對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持否定態度的必然結果。既然如此,英國女王去年為嘛要隆重接待到訪的中共總書記呢?為何要和中國投資合作呢?這不是英國人自己抽自己嘴巴嗎?

劉, 德國

我從年輕時就對於西藏感到興趣,在台北向一個來自康定的老師學藏語,寫藏字。對於西藏有一定的認識,更加強對西藏的好奇心。1982年,阿沛阿旺晉美的小兒子結婚。他哥哥來西安接我們去拉薩做客。阿沛其實是一個相當大的藏族的姓,阿旺晉美在入贅之前是一個農奴,入贅後才以阿沛為姓。並且成為藏人軍隊的一個軍官。解放軍入藏,他戰敗被俘。或許是出身的關係,他很快就接受中共統戰。之後,受到重用。拜訪阿沛家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們漢化已經相當深。走進客廳就聽到打麻將的聲音,從屏風探頭一看,整整有十桌之多,都是漢式的麻將牌。這應該是藏族上層家庭的生活方式吧!很想去了解普通藏族人的生活習慣,可惜沒有機會。因為聽說拉薩右一為台灣同胞。就安排去拜訪他。他是隨解放軍進藏的。後來分配現在氧氣廠工作。了一個藏族妻子。生活還算可以,就是很想離開拉薩。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四川。那個台灣同胞話不多。大部分時間都是他的配偶與我們交談。既然相親見了面,我們很像送一個什麼禮物。可是、他們很客氣。已在推辭。只希望能夠通過我們的來訪,幫他們想統戰部反映他們希望離開拉薩去四川的最大願望。後來、我們在拉薩的一個相當大的商場,意外地發現一個台灣大同公司生產的電鍋。就買下來送給他們。他們收下來,表示感謝,還是請我們幫他們離開拉薩去四川。是再推辭不了,我們就趁著與西藏領導會談時,很鄭地提出來他們的希望來。結果是非常令人失望。領導們給我們的答覆是:它是整個西藏唯一的台灣同胞,讓他去了四川,那麼、西藏就連一個台灣同胞也沒有了嗎?我們只是來做客的,不好與之爭辯。也因此無法跟我們那個親交代。只能不告而別。相信他們一定會非常失望的。幾十年過去了我還是念念不忘他們。由此可以想像,被中共解放了的農奴們可能享有的自由到底會有多少呢?

郭明男, 台灣、淡水

為農奴制洗地也是讓人匪夷所思!

佚名

西藏的社會制度是建立在所有的土地屬於西藏政府所有的基礎上,西藏農民如果接受了政府的土地,就要納稅,接受的土地越多,納的稅越多,由於稅率是百年不變地固定,而貨幣會貶值,因此,收稅的人更傾向以勞役和實物計算稅率,因此西藏的賦稅主要表現在勞役和實物稅上,而不是貨幣。中共歪曲將勞役說稱是無償的,是謊言。將實物稅說成是農奴對領主的"貢獻",是謊言。將因為接受土地而定居的人民(他們如果完成納稅也可以自由地去他們想去的任何地方,包括朝聖、出國等,而不是如現在這樣需要很多的通行證)說成是"依附在土地上",也是歪曲。實際上,接受土地的所謂"農奴"才是西藏比較富裕的階層。如果一個西藏人沒有接受政府的土地,則他只需要繳納微不足道的人頭稅,除此而外不需要繳納其他任何的稅,當然也是完全自由的。但西藏的財富來源主要是土地,因此這些"自由民"貧窮的居多。

強波, 台灣 台北

題目是」透視中國「,可看過後卻越來越糊塗,如果作者想證明舊西藏是百萬農奴的天堂,就請拿出能令人信服的證據,而不是四處引用只言片語,拼湊一篇不知所云的文字。央視的紀錄片中至少有大量的翔實資料和訪談,請問這篇文章除了試圖將大量臆斷灌輸給讀者,還有什麼?難以置信這種水平的文章竟能登上BBC的殿堂!

佚名

預設立場,有失公允,好吧,美國乾掉撒達木是正義事業,乾掉卡扎菲是正義事業,中國人解決政教合一的達賴就成了耍流氓,真是大嘴牛B,滿地廢墟的伊拉克成了豐功偉績,吃飽穿暖的西藏人水生火熱,公義就是你說了算是吧,isis就該統治地球是吧,你嘴大就代表公義了,歇了吧,靠胳膊根耍狠的還講什麼正義,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你們也沒少禍害共產黨,假定的正義有意義嗎?不是讚美中國共產黨,需要改的地方多了,但這些年還真改了不少,別搞顏色革命那套了,十三億人亂起來比世界大戰可怕,人就沒有絕對公平可言,不然就沒有什麼富翁乞丐了,這是一個有十幾億人的國家,穩定真的壓倒一切,想像一下伊拉克一樣的中國,世界將會怎樣,你還想坐在空調房裏碼這些文字,呵呵了。

佚名

建議送那些為農奴制捧場的學者們去做一段時間的農奴,體驗一下農奴的生活,再來發表意見。

一個中國人, Oxford UK

有一首歌叫做阿姊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JawtSNlDXM

大家去聽聽看,就可以知道西藏農奴過的是什麼日子

台灣人,

西藏屬於中國,和從前是不是農奴制無關,它從前就是天堂今天西藏也屬於中國!

佚名

黑中共就算了居然給農奴制洗白,那你怎麼不說原始社會還共產主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呢?

jiang,

軟硬兼施?

HK沒有好處,除非你是商人..

頭數年的公居屋比港英時多

但同時大幅收緊自由..取消了一堆好法律,多了一堆惡法..

現時的福利遠少於港英..

佚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