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銅鑼灣書店林榮基「早已被跟蹤」

林榮基
Image caption 林榮基表示,不後悔對外披露被囚經歷

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接受BBC專訪時說,他懷疑自己早於兩、三年前已被中國大陸官方人員跟蹤,此外,他被陸方人員囚禁期間曾多次考慮自殺。

曾經與書店股東桂敏海等人一同失蹤的林榮基上周從大陸返回香港後主動召開新聞發佈會,披露他所稱陸方人員逼供的經過,再次引起各方對「禁書」事件的關注。

林榮基對BBC說,雖然肉體上沒有受虐,但精神上的折磨令他難以忍受。

在林榮基進一步透露被控制調查經過之際,香港親北京媒體星期天(6月19日)進一步刊出對其他相關人物的採訪,嚴厲駁斥林榮基的言論。觀察人士認為此類針對林榮基的訪問將「陸續有來」。

「思考自殺辦法」

林榮基在專訪中描述了在中國大陸期間是如何被當局貼身監視。

林榮基對BBC說,除了六組守衛,房間內還擺放了三個監錄鏡頭,他的一舉一動,甚至連上廁所,24小時都有人監視:「通過這三個監視器,北京也能看到。」

他說:「第一,我不可以找其他人商談。第二,他一直沒有告訴我,我犯中國法例違規經營書籍的案件將會如何判(刑)、判多久,完全不知的,即是他可以沒有任何凖則。」

「他可以判我五年、10年,我完全不知道。」

「我在想(房間)上面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掛褲子。(我)沒有皮帶,但有衣服,我可以(將衣服)扭成一條繩子,我有考慮過有沒有地方可以讓我掛(上去)。」

林榮基說,沒有地方可以讓他掛東西自縊,加上房間樓底高約20呎,就算把枱子打側站上去,也不可能成功自殺。

銅鑼灣書店五人都曾被關在浙江寧波近郊,而寧波剛好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官媒後稱桂敏海)的老家,但林榮基認為,安排只是事有湊巧。

「我後來知道他們將比較重要案件的重犯都集中在寧波,因為他們在寧波有個設施很大的建築群,三面都是小山,只有一個出口。」根據林榮基形容,囚禁重犯的建築群約有半個維多利亞公園這麼大。

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蹤經過

  • 總經理呂波(46歲)——2015年10月15日在深圳失蹤
  • 業務經理張志平(32歲)——10月15日在東莞失蹤
  • 股東桂民海(51歲)——10月17日在泰國失蹤
  • 店長林榮基(60歲)——10月23日最後一次在香港露面
  • 股東李波(65歲)——12月30日在香港失蹤

挖取作者、消息源

林榮基被囚期間,曾接受20、30次的審問,他一開始以為中方人員的目標是書店顧客,但後來才發現目標是作家以及他們的消息來源。

林榮基說:「提審一兩次後,接著提審我的重點就是那一類書的主要作者的背景如何……他問有一些重要的所謂作家、(他們)出了多少本書、他們寫書動機如何。當然書的內容,有些如果我知道的話,他們要我講清楚。」

「那個時候我才開始明白,他們查的主要目的是查撰稿人的數據,可能是想通過這方面去得到撰稿人的消息來源。」

林榮基回憶當時被審問期間,中方人員曾提供一張名單,要求他說明是否認識或接觸名單上面的人物,其中包括一些作者。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林榮基指,有人願意出來抗爭,是會有效果

「其中有一個名字叫林保華……由於林保華當時好幾年沒有出過書,我只是賣書的,而且只跟他吃過一次飯,我很訝異為何有林保華的名字在上面。」

根據華人民主書院介紹,林保華是政經評論家,曾於香港居住,現已入籍台灣。

林榮基說,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跟林保華僅有的一次飯局何時發生。「這個情況說明了,我大概兩、三年前跟林保華吃飯的時候,已經有人跟蹤我們,因為他當時能夠提出我在12點多跟他吃飯,吃了一個小時的飯。」

至於中國當局為何對「禁書」作者這麼有興趣,林榮基認為,有些書十分暢銷,引起當局注意。「當銷量達到一個量的時候,它就開始比較覺得有危險性,因為會影響中國大陸,所以它動手通過這個方法禁止香港出這一類書,現在已看到有一個寒蟬效應。」

桂民海有指他背景複雜,傳言說他有份參與中共派系鬥爭,甚至是一個間諜。林榮基回應說:「我看來(桂民海)背景很單純,他只是看市場。」

同事、女友「無法講真話」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何俊仁(右二)上周陪同林榮基(右一)在香港會見中外記者。

在林榮基接受BBC專訪之際,曾多次獨家披露股東李波行蹤的香港《星島日報》星期天接連刊出對林榮基37歲胡姓女友、店員呂波及張志平的專訪,以及李波被記者集體追訪時所發表的言論。

其中,《星島日報》稱胡女士批評「有人存心利用她協助在內地寄書籍」,指責林榮基「不是男人」,「只為自己爬得更高,不考慮別人死活」。

《星島日報》稱,呂波與張志平均在星期六(18日)接受了該報「獨家專訪」,但沒有說明地點。

報道稱呂波「質疑有人幕後策劃林榮基的記者會」,又說「不能用個人的過錯蠱惑人心和攻擊一國兩制」;張志平指責林榮基「說謊」,並說執法人員非但沒有虐待林榮基,還「表現出關心,讓他和當時正懷孕的妻子通過視頻聊天,以解相思之苦」。

與此同時,香港媒體報道,一些團體星期天到立法會示威,批評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當天陪同林榮基會見記者是「破壞『一國兩制』」。

林榮基認為,胡女士等人在大陸有親屬,所以才會說出違心之言。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書店五人失蹤以來《星島日報》多次獨家報道李波等人行蹤。

林榮基說:「她(女友)這樣說才是正常……我舉個例子,如果他們(官員)放她的爸爸、媽媽、兒子和她來香港,再公開這件事,她的講法會跟她先前所講的很不一樣,即是說她現在被要挾。」

「李波有親戚還在內地,呂波太太在東北,張志平太太在東莞。其實中國政府放我們出來,後面亦有(他們的)親戚在大陸不肯放人。在我看來,這作為一種威脅。我是沒有其他親人在中國大陸,我只有一個女朋友。」

「五個人當中,我的負擔是最小的。如果我都不可以出來說清楚這個事情,這件事就沒人知道。」

林榮基說沒有後悔公開被囚經歷。「這件事起碼對香港可能會有一定的影響,特別是面對強權的時候可以站出來,起碼我可以作為一個示範。當我們願意抗爭的時候,是會有效果。」

曾在香港親北京《文匯報》長期任職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香港電台採訪時分析說,由於林榮基的言論洩露了「事件本質」,輿論和實質效果都對中國官方不利,大陸當局慣常對此等局面發動宣傳戰和輿論審判,對當事人進行「人格謀殺」,為事態「消毒」。

劉銳紹指出,他的前同事——新加坡《海峽時報》退休特派員程翔——2005年被起訴間諜罪一案就曾出現所謂的「內地女友」說法。

程翔星期天也對網絡媒體香港01說,中共抹黑行動首先從經濟入手,要是當事人沒有財政困難,就會著手調查其「生活作風」,再沒有頭緒的話就會從過去的政治參與紀錄作調查。

報道引述程翔說,共產黨想要推毀一個人,被摧毀的目標「基本上無計可施」。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