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網紅經濟」:「網紅」如何賺取豐厚收入?

「網紅」玲玲
Image caption 玲玲精心經營自己的社交媒體,在微博上累積逾33萬粉絲

玲玲今年29歲,住在上海。社交媒體上,玲玲的生活完美得令人艷羨。她總是穿著時尚、妝容精緻;一時在咖啡店或高級餐廳大快朵頤;一時與閨蜜參加派對或活動;她還時常到處旅遊,踏遍菲律賓長灘島、日本東京及阿聯酋迪拜等地。

玲玲精心經營自己的社交媒體,並不只是令自己感覺良好或令朋友羨慕。她這樣做是為了職業需要──她是一名網絡紅人,簡稱「網紅」。

「網紅經濟」在中國大陸正急速發展。張大奕是其中最有名的「網紅」之一,據報她去年收入高達三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比中國一線女明星范冰冰還要高。根據福布斯2015年發表的數據,范冰冰年收入約1.4億元人民幣(2100萬美元)。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淘女郎」

中國「網紅」大致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是以創造原創內容的「網紅」,代表人物就是Papi醬。她的視頻幽默,受廣大網友喜愛,但也曾因為視頻中使用不少粗言穢語而被廣電總局整頓。

玲玲跟張大奕就屬於第二類。這類「網紅」打扮時尚,在淘寶上售賣衣服、配飾、美容品等等。她們擔任自己店鋪的模特兒,成為網店的活招牌。她們的大量粉絲則成為忠實顧客,其中不少都定期光顧這些「淘女郎」的網店。

圖片版權 TAOBAO
Image caption 「網紅」打扮時尚,在淘寶上售賣衣服、配飾、美容品等等

玲玲在網絡上活躍已達十年之久,在微博上累積了逾33萬粉絲,但她一開始從沒想過當「網紅」。「那個時候只有論壇。當時在論壇裏面我每天都發照片呀、甚麼的,然後寫文章,就很多人關注,就這樣火起來了。」

玲玲18歲的時候,在上海開了一間售賣衣服的實體店。她很快就意識到,網絡上的名氣能為她帶來更多生意。「網路上的話面對全國……我在廣州、北京顧客也挺多的。」

玲玲的淘寶店每個月的收入在30萬人民幣左右,而在特別的銷售活動中,營業額可以翻倍。

雖然網店銷售還算不錯,但玲玲對成績還是不滿足。她與「網紅孵化器」Tophot簽約,希望能躋身一線「網紅」之列。

超過一線明星

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CBNData)5月發表的報告指,電商紅人產業在2016年估值達580億人民幣,比起中國去年440億的總票房還要高。

「網紅經濟」潛力龐大,令「網紅孵化器」應運而生。這些新興企業的目的,就是要發掘下一個張大奕。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張大奕是其中最有名的「網紅」之一

「網紅孵化器」為具潛力的網紅提供攝影、化妝及表演等方面的訓練,並協助他們洽談工作,譬如是網絡代言等。另一方面,「網紅孵化器」從他們的收入中提成。

Tophot創始人陳譽瑾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說,「網紅」已經「完勝一線明星」,並認為「網紅」親民,是比明星優勝的主要原因。

陳譽瑾說:「張大奕不算特別、特別好看,但是她長得很親民,就是讓人覺得,我化化妝,我也可以嘛。」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陳譽瑾說,「網紅」已經「完勝一線明星」,例子包括范冰冰

陳譽瑾透露,Tophot與三萬具潛力成為「網紅」的人簽了合作合同。

隨著「網紅」崛起,「網紅孵化器」也令不少投資者趨之若鶩。艾媒諮詢的首席執行官張毅對BBC中文網說,估計中國現有50間「網紅孵化器」,而「網紅孵化器」是高風險、高回報的投資。

張毅說:「網紅很多東西是不可複製的……(投資孵化器的)失敗概率大概在95%以上。」

「網紅」影響力廣泛,亦有人擔心「網紅」會令中國女性審美觀單一、僵化。「顏值」對「網紅」來說不可或缺,而「網紅臉」──包括大眼睛、錐子臉、高鼻樑及雪白肌膚──更成為中國流行詞之一。

根據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的報告,網紅店鋪消費者,九成都是女性。艾媒諮詢提供的資料指出,其中一成的「網紅」承認曾經接受微整形。

廣州新媒體女性網絡創辦人李思磐說:「她們會讓女生對一種標凖化、而且非常苛刻的身體跟容貌的標凖(所影響)。」

李思磐說,一些年輕女生可能會相信成為「網紅」是成功的捷徑,令她們模仿「網紅」的行為。

網紅是偶像

不過,「網紅」有大量粉絲,而她們與「網紅」互動的機會,比與傳統明星互動的機會高得多。

玲玲雇有六名助手,但她說她本人負責在社交媒體上與粉絲互動,並不假手於人。除微博跟微信外,她也不時在直播平台與粉絲溝通。

圖片版權 TOPHOT
Image caption 玲玲常與粉絲互動

她說:「粉絲是最重要的。我在這個行業已有十年的時間……我非常感謝這麼多年以來粉絲都這麼支持我。」

玲玲其中一位長期粉絲胡小飛說:「玲玲性格比較親切,會一直有機會能看得到她的。」她每一季在玲玲的網店花費約千元。

「她也算是一個偶像吧。她平時發出來的,譬如說化妝搭配的話,我都會參照一下、學習一下。」

Image caption 陳譽瑾認為,網紅發展未來一片光明

陳譬瑾認為,網紅的影響力會隨著「互聯網原住民」成長──那些九十年代或之後出生、從小使用網絡的一代──而上升。

陳譬瑾說:「隨著他們慢慢的成為社會的主流人群的時候,他們的習慣會更加主導社會的消費習慣。」

不過,玲玲也承認對未來有不安全感。

「現在平台又多,網紅也越來越多。美女也越來越多…… 就算現在比較紅的網紅,如果她不努力一點,過個幾年,可能也沒有人知道她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