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香港與內地政經關係怎樣走?

圖片版權 EPA

9月4日是香港立法會選舉日,屆時將從289名有效提名候選人之中選出 58個立法會議席(12個議席自動當選)。這次立法會選舉,是首次有人因政治背景審查而被取消參選權,備受爭議。此際,候選人紛紛到街頭拉票,也在媒體爭取曝光,博取市民好感。一張張新舊面孔湧現,眾說紛紜,選民如何投下神聖一票?

立法會原主席曾鈺成、新界王劉皇發、民主派劉慧卿、建制派譚耀宗及陳婉嫻等政壇老將放棄連任,為數十多張熟悉的臉孔未必於新一屆立法會亮相。經歷佔中之後,港人的怨氣爆發,這次選舉將會大換班,標誌香港政治邁向新階段。

港人每每痛斥政府施政不力,向政府問責有其意義;但與此同時,港人有否反省自己的角色:作為選民,選出了一個有效的立法會嗎?立法會是通過立法及撥款的機關,對香港前途及民生起著關鍵作用。選舉在即,選民應抱理性態度,思考香港前路,暴力上街甚至佔中均起不了作用。如今,運用投票權決定香港前途,選民責無旁貸。

前路未見、後有追兵

從經濟發展看,香港產業結構不完整,一直尋找經濟新增長點。正是前無新路,後有追兵。毗鄰香港的深圳,其經濟總量料於今年超越香港。深圳經歷十多年的發力,在港口貨櫃處理上早幾年已跑贏香港,科研產業遙遙領先。現在深圳建立「特區之特區」前海,其金融業發展也迅速,可以預見將吃走香港的一片金融蛋糕。再說,深圳發展高端製造業已見成效,香港則早已放棄工業,現在說「再工業化」只是一個起步點。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深圳經歷十多年的發力,早幾年已跑贏香港,科研產業遙遙領先

觀看眼前,香港與內地經貿愈見緊密,但內地經濟放緩,打工一族憂心飯碗不保。金融方面,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對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非常重視;此外,香港致力成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有賴內地客源。工商專業服務方面,香港為內地企業「走出去」進行收購合併,提供法律合同、財務會計、資產評估的服務。貿易物流服務方面,與中國貿易佔香港四成,可是內地進出口連月下滑。旅遊業方面,內地自由行遊客下降、零售不濟。港人慣於炒股炒樓,如今股市呆滯,樓價無力創新高。香港現時失業率為 3.4%,雖然比歐洲國家偏低,但銀行業裁員、傳媒關閉的報導時有所聞。

核心價值正在受損

從政治角度看,2014年佔中事件暴露了港人對北京政改方案的疑慮,青年抗拒內地的情緒高漲,繼而催生了多個青年政治組織,部分並鼓吹港獨,挑動了北京的神經線。今年發生多事項,令港人擔心香港核心價值遭受損害:1) 廉署一姐李寶蘭署理執行處首長,遭取消署任,有批評指與調查特首梁振英有關,令人擔心備受尊重的廉政效能受破壞。2) 內地拘留銅鑼灣書店李波等人,被指內地公安跨境來港執法,漠視「一國兩制」,也損害了香港出版及言論自由。3) 為了防範港獨份子參政,候選人被要求籤署確認信,力保擁護《基本法》。政府此舉被指為增加政治設限,有違程序公義。

以選票說明港人對北京的觀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支持民主的人士打著反對「政治篩選的橫幅」

香港政治爭議,經濟不明朗,市民生活不舒暢,工作壓力又大,談不上幸福感。既然市民總批評政府施政無方,現在是時候由選民以投票方式決定,運用自己投票權,選出合適的立法會議員監督政府,且有效立法及進行撥款,惠及民生。

香港立法會多年來政治壁壘分明,導致拉布、立法不行,撥款不成,屢見不鮮。香港機場要發展第三條跑道,環保團體認為影響生態而反對,結果機場管理局最終要構思繞過立法會財務撥款的融資方式進行。香港要成立創新科技局,由於立法會拉布,拖延了三年才成立,妨礙了科研產業的發展。

香港發展高鐵與內地經濟命脈連在一起,但在撥款及一地兩檢的事宜上爭論不休。去年就特首選舉政制方案投票時,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竟然拉隊離場,出現了「等埋發叔」的「蝦碌」(失誤的意思) 事情,荒謬至極。

選舉將至,不少提出本土優先,有候選人具港獨思維。天真的選民投票只看候選人外貎,但明智的選民,除考慮候選人背景、學歷、黨派之外,還精明的了解其政綱、能力、政績,政治立場。不少沉默的香港人感到:建制派愚昩、泛民激進,選民有何選擇?

中共實施一黨專政,與港人民主思維不符,害怕內地不正之風腐蝕香港,更擔心干預香港政務,也因雙方的互不信任,加上國際關係大氣候,才導致今日局面。

圖片版權 cns

儘管如此,選民也不得不顧現實的需要,與內地經濟共融。確實,如果一味想像香港自決偏安,那實在「離地」(脫離現實的意思),因香港經濟不能與內地絕緣。

因而,這次選舉,實質上考驗廣大選民對北京政經關係的選擇。如何選擇具政治智慧,既不分裂香港,亦不只是逢迎中共的人,也不讓香港內耗下去的立法會代言人,至為關鍵。香港三百七十多萬選民,如何為處於黯淡的香港找出一線曙光?

本文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BBC中文網立場。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網友反饋

香港前途成敗盡在中/港關係, 這是現實問題, 任何政治主張的候選人及選民都不應忽視.

中/港關係好則雙贏, 壞則兩敗俱傷, 這是必然結果. 但也不要輕視香港的重要性, 以為中國強大小小的香港可欺. 一國兩制的正負示範作用, 對台灣及國際社會顯然有效. 中國要深化改革開放, 繼續發展, 國際信用難道不重要嗎? 中英聯合聲明被廢置, 一國兩制被閹割, 香港的民主自由被窒息, 香港人激烈的掙扎反應, 是西方敵對勢力背後煽動的結果? 還是中國政府自以為強大了便可任意妄為, 無需守信?

很明顯, 香港的問題源於中國與西方主導的國際社會格格不入. 更深層次的問題則是中共對自身政權, 政治及社會制度的穩定充滿焦慮. 恐怕西方的民主制度及價值觀在香港植根, 從而影響中國大陸. 無疑, 中共若解不開這個心結, 香港的政經發展將寸步難行.

香港的經濟問題需要政府與市民齊心解決, 目前的政治環境就必須徹底改變. 一個充滿猜疑甚至挑釁性的政府, 議會及社會不可能讓香港集中精神搞好經濟.

梁振英用維穩的思維和手段來處理香港問題, 只會弄巧成拙, 助長本土甚至港獨思潮. 香港的問題在中國, 香港人能做和應做的就是守住 : 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的原則. 亦只有在這原則的基礎上, 才能與中國政府溝通和建立真誠的, 健康的, 良好及持久的關係. 選擇代議士, 就要看他/她們是否願意堅守原則, 並有溝通的能力.

香港仔, 香港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