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誰該為女學生徐玉玉的死負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國媒體《新京報》揭露的171和170號段的號碼無需身份證登記就可以在北京街頭買到。

據中國媒體報道,即將踏入大學校園的徐玉玉死於心臟驟停。此前她將學費9900元人民幣按要求轉入了騙子賬戶。騙子用171開頭的號碼打給她說,有一筆2600元的助學金要發給她。而巧合的是,死者徐玉玉也真接到過教育部門發放助學金的通知。

發現上當後,徐玉玉讓父親陪她去報案。在返家途中,徐玉玉昏迷不醒。

徐玉玉的父親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說,當時如果讓女兒哭一晚,也許就不會有事。

他在自責。

最新消息說,兩名作案嫌疑人已經被警方逮捕。

騙走徐玉玉學費的騙子負有直接責任。而中國的相關機構也在展開調查。

那間接責任呢?

「黑卡」流行

首先,正如中國媒體《新京報》揭露的171和170號段的號碼無需身份證登記就可以在北京街頭買到。這為騙子提供了天然的庇護。

涉事徐玉玉案件的運營商遠特通信稱,涉事號碼有完整的實名登記信息,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進行數據的核實和信息調取。

而中國公安部也發佈提示消息稱,該號段為虛擬運營商的專門號段,但因為監管缺位,無需實名登記即可買卡,已成為詐騙重災區。在中國購買電話卡,早已要求實名制登記。

而在中國電商平台淘寶上,該號段的「黑卡」月銷量達到1000多張。

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工信部也曾在2015年9月約談了中國7家虛擬運營商的負責人,主要針對170號段的垃圾信息治理問題。但成效甚微。

今年4月,中國工信部曾要求虛擬運營商在一個月內對前期沒有進行實名登記或者虛假登記的號碼完成用戶的身份信息補錄工作。據《新京報》報道,但在7月對26家虛擬運營商的100多家網點的暗訪中,發現未實名登記的違規網點比達33.9%。

「教育機構信息安全投入不足」

在這起詐騙案裏,徐玉玉的個人信息又是怎樣洩漏給騙子的暫時還等待官方調查結果。但在中國個人隱私信息的洩漏情況也非常常見。

據《澎湃新聞》報道,教育機構信息安全投入的不足也給黑客提供了可乘之機。《澎湃新聞》援引中國網絡安全專家李鐵軍的話稱,中國一些教育機構和醫療機構雖然掌握了大量的個人信息,但數據很容易被盜取。

因為相關的投入和維護需要大量資金, 但相關部門資金不足。

防盜靠自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一位地方警官向《澎湃新聞》透露,個人信息洩漏引發的案件調查複雜,涉及金額不大,但調查範圍廣,而且案件零碎導致警力不足。

據光明網報道,在中國,從事網絡詐騙產業的人數至少有160萬人,「年產值」超過1100億元。

如此大的利益鏈真是防不勝防。

而正如一位地方警官向《澎湃新聞》透露,個人信息洩漏引發的案件調查複雜,涉及金額不大,但調查範圍廣,而且案件零碎導致警力不足。

徐玉玉過世不久,另一名大學生宋振寧也因為電信詐騙後,心臟驟停過世。

似乎,信息防盜得靠自己。這在邏輯上講不通。相當於大街不安全,要求女性不要衣著暴露以免勾起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慾望。

但在網絡信息安全監管方面,中國的法制和法規又相對落後。事實上,已經有兩名花樣少年為中國的信息安全監管缺位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中國政府也從今年4月開始了打擊整治網絡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專項行動。中國媒體上個月報道,全國公安機關已累計查破刑事案件750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900餘名。

但悲劇仍在發生。打擊的力度是否足夠?刑罰是否過輕不足以懲戒犯罪嫌疑人,這些都需要打個問號。

畢竟信息保護不能光靠自己。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