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批梁振英文章引發香港親北京報章「掐架」

《成報》9月1日頭版聲明(前)與8月30日頭版評論文章(後)(BBC中文網圖片1/9/2016)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成報》最新聲稱其批評梁振英與中聯辦的文章刊登後報社遭到騷擾。

香港《成報》刊文批評行政長官梁振英「助長『港獨』」與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坐大謀權」一事演變成香港親北京媒體「掐架」。

《成報》的這篇評論文章星期二(8月30日)見報後,《文匯報》在其網站刊文批評《成報》「不顧傳媒操守」,香港中通社與《大公報》則稱廣東深圳警方正通緝《成報》主席谷卓恆。

《成報》星期四(9月1日)刊登全版廣告聲明,聲稱「梁振英、中聯辦利益團伙曝光」,要求停止打壓言論自由;谷卓恆署名聲明稱其一直遭到政治打擊報復。

深圳市公安局、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與香港中聯辦暫未對任何一方表態作出回應。

《成報》創辦於1939年,1960年代前為香港最暢銷報紙。2000年後股權在數位親北京背景商人之間易手,2012年更宣告成立「成報釣魚島辦事處」,「宣示中國主權」。

去年7月中旬, 母公司遭法庭下令清盤的《成報》一度停刊,20天後複刊,據稱來自中國大陸的商人谷卓恆從英國足球俱樂部伯明翰原班主楊家誠手上購入《成報》股份,成為董事局主席。

香港《大公報》與香港《文匯報》均為直屬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報刊, 今年年初合併成「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親民主派的《蘋果日報》指出,新報業集團直接向中聯辦負責。

全名香港中國通訊社的中通社與官方中國新聞社(中新社)同屬中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系統,兩社發稿系統等均見合併運作。

分析——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

圖片版權 AFP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BBC中文網電話採訪時說:

我感到意外的地方是,《文匯報》、《大公報》代表的是中聯辦,它們的反擊力度很大,但它們並沒有回應《成報》的指控,而是挖《成報》的疤。那是不正常的。大家並不是在討論問題,而是在「斗背景」。

《文》、《大》的反擊有多少根據我不清楚,但肯定的是,要是《成報》沒有更高層的認可,我相信他們不夠膽「炮轟」中聯辦。因此也改變不了「中央有許多人不滿中聯辦」的這個判斷。

如此浮出水面的鬥爭是前所未有的,但是事件發展本身的邏輯是清晰的。

在我看來,習近平上台四年以來,港澳政策最大的敗筆就是出現了「港獨」思潮,那總得有人背黑鍋,而又總不可能讓頭頭來背,因此就先由多維來發炮。那是多維獲得相當高層(官員)的首肯才能這樣做。這是中國的政治常識。

《成報》也一樣得獲得高層授權。但是中聯辦大概覺得,《成報》有問題在身還都還攻擊中聯辦,中聯辦就給惹怒了,也就把《成報》的「臭史」都翻出來。

中聯辦為何那麼恨《成報》?大陸投資者要來香港收購媒體,沒有中聯辦首肯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中聯辦當初讓姓谷的買《成報》,現在《成報》竟然「背叛恩人」,打擊力度就特別大了。

美貸網事件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成報》谷卓恆(前)與《文匯報》互相指責對方抹黑。

《成報》的評論文章刊登後,《文匯報》先在星期三(8月31日)於其網站刊發短評,批評《成報》「不顧傳媒操守」,「惡毒攻擊」港府與中聯辦,並質問這是否「因老闆被通緝」,批評這是「在關鍵時候公器私用的醜陋做法」。

文匯網評論下方全文轉發廣州《南方都市報》去年4月底的一篇報道,明確指控谷卓恆涉嫌透過深圳美貸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追逃。

香港中通社緊接髮稿稱:「深圳市公安局31日向本社證實,《成報》董事局主席谷卓恆(男,1972年5月5日生),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涉及金額1.3億元人民幣)潛逃國外,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

《成報》星期四作出反擊,其中報社在頭版刊登的聲明中批評《文匯報》「盲目向編採部門作出辱罵言論」,反批《文匯報》才是「不顧傳媒操守」,「為了個別利益集團,甘願淪為打手」,是「公器私用的醜陋做法」。

旁邊的谷卓恆聲明則先批評《南方都市報》的原報道是「在記者沒有求證下不斷作出揣測報道」,並稱其一直在中國大陸和香港「完全自由出入境」。

「由於本人不願屈服在某些勢力下,從去年至今一直遭到政治打擊報復,對於深圳美貸網一事,本人不是法人,又非股東,也沒有使用其資金。」

自《南方都市報》報道谷卓恆的違法嫌疑後,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去年5月份也跟進報道此事。

報道說,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於2014年9月4日傳喚谷卓恆調查,兩天後市局「以不至於發生社會危險性為由,在谷卓恆交了2萬元保證金後將其取保候審」。

谷卓恆的聲明並未談及《經濟參考報》的報道。

「戰線擴大」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文匯報》與《大公報》據稱均由香港中聯辦領導。

在此時刻,《大公報》加入戰團,星期四發表全版「調查報道」,稱谷卓恆「身份複雜」,並引述《成報》前社長梁立人稱,星期二的文章「內容荒唐」,批評報社「飲鴆止渴」。

《大公報》文章說:「梁立人又指,《成報》用頭版發表評論文章,做法極不尋常,完全是『不按章法』。他又指,文章帶來非常惡劣的影響,對建制派是一大打擊,『自己人講,傷害更大』,而且反對派知道《成報》別有所圖,所以亦不會同情《成報》。」

實際上,比《成報》更早刊文批評中聯辦的政論網站多維新聞也加入了質疑《成報》的行列,於星期二評論說,該報從支持梁振英的「挺梁」立場變成「倒梁」是「並非無跡可尋」。

多維新聞星期二的文章說:「就在《成報》破格在頭版刊登整版的批梁文章之際,成報報刊有限公司獲選舉事務處批准,在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在指定投票站進行票站調查。這也是香港回歸以來,首次有傳媒機構獲准進行票站調查。」

香港《明報》專欄作家應正亮星期四的文章評論說,一些人讀畢《成報》文章後暗地叫好,以為真的出現撤換梁振英、整治中聯辦的曙光。

「但其實只要將文章放進『管治權之爭』的論述框架中,文中對梁特與西環(中聯辦所在)的各種批評,隨即又會被梁特集團扭曲為反對勢力宣戰,只是另一次跟中央爭奪管治權的倒梁行動。」

「加上文章將中央駐港機構也同時拉落水,無疑令『惡意真的治港核心』的說法變得更加可信。」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