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印尼女看護影片網上曝光:台灣雇主落網

涉嫌性侵女看護的謝姓雇主(圖中白髮者)在影片曝光後被逮捕。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涉嫌性侵女看護的謝姓雇主(圖中白髮者)在影片曝光後被逮捕。

台灣警方周日(9月11日)凌晨逮捕涉嫌性侵害印尼女看護的台灣雇主。性侵事件是女看護用手機拍攝遭雇主性侵過程,上傳至網路被印尼媒體報道後才引起注意。

以印尼外籍勞工為主要受眾的網絡媒體Suara BMI上周五(9月9日)報道台灣雇主性侵害印尼女看護事件,由看護自拍的影片在Youtube上有超過4萬人觀看,上百則留言中大部分為印尼語。

在五分多鐘影片中,58歲的謝姓男子光著上身強行撫摸看護,她不停以國語大喊「我不要」、「老闆不要」、「我說放手」,但謝姓男子仍未停手。這並不是看護第一次遭雇主性騷擾,她向仲介反應,在沒有獲得幫助的情況下才轉而將影片外流尋求幫助。

台灣台中市警方上周五晚間接獲報案,開始追緝因消息曝光而離家藏匿的謝姓男子,周日凌晨將他逮捕。警方表示,謝男承認性侵害看護,稍後又說自己「喝醉酒記不清楚」,家人則表示不知情。

根據台灣《蘋果日報》報道,檢察官訊問近三小時後,將謝男以涉嫌犯下《刑法》221條第一項強制性交罪、第224條強制猥褻罪,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裁定羈押。

這名31歲印尼女看護去年12月底來台灣,由謝姓男子經合法程序聘雇,照顧他90多歲行動不便的父親。

根據《聯合報》報道,仲介公司8月初接到看護傳來的影片,曾詢問看護是否協助報警,但因為看護猶豫而未報警,9月初又傳來第二段影片,仲介再次關心,但看護還是不要報警。直到影片被印尼媒體報道,事件在媒體上爆發,仲介協助看護處理轉換雇主程序,翌日看護說出遭到性侵後,仲介通報勞工局報警。

台中市勞工局表示,女看護到案後情緒不穩定,曾企圖自殘。目前被安置在台中的外勞安置中心。

Suara BMI網站上,這則台灣雇主性侵事件是最多人閱讀的新聞。該篇報道指出,看護向仲介求助,仲介回應,如果喜歡和老闆做這件事沒關係,但不要懷孕。台灣仲介公司表示這是不實報道。

勞工人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每到周日,放假的家庭幫佣會在香港街頭或公園聚會,但在法規未落實的台灣,許多家庭幫佣不被允許休假。

桃園縣群眾服務協會移工服務暨庇護中心印尼部副主任鄭珍真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表示,外籍勞工人權在台灣「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鄭珍真表示,協會在Facebook上有設立一個以在台工作的印尼勞工為組成的群組,群組裏有2萬多人。許多對雇主不當行為的投訴來自於此。鄭珍真說,協會大概平均兩個月會接到一次遭雇主性騷擾的投訴,嚴重程度不一,有些是雇主偷摸看護,但如果確定是性侵害,會協助報案、把人帶出。

根據台灣《蘋果日報》,衛生福利部統計,去年共有122名外籍勞工通報遭到性侵害,其中家庭看護工有90人通報遭性侵。

鄭珍真認為,台灣的仲介存在的很大問題是發生糾紛時,仲介通常是比較傾向雇主一方,因為擔心自己公司的外勞配額會減少。

她以這次台中謝姓雇主性侵害案為例,她認為仲介很早就知情,「但沒有站在外勞面前保護她,沒有立刻採取行動。」外籍勞工在台灣因為語言文化不同,本來就屬於弱勢,在不知道報警會得到什麼樣的對待之下,可能會不敢報案。

這次案件會被印尼媒體發現,是因為看護錄下影像上傳。但更多的情況是看護的手機被雇主沒收,護照、拘留證也被雇主扣留,被限制外出甚至不能休假。鄭珍真表示這個現象「非常普遍」,協會每個月都會接到相關投訴。

「外勞權益還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雇主和仲介常常只把外籍勞工當做勞力提供者,沒有尊重外勞的人權。」 鄭珍真說。在台灣的外勞,特別是看護工,並不受台灣《勞動基凖法》保障,因此當外勞權益受侵害時,協會人員只能與勞工局「爭論」。

而且在培訓成為看護的數個月課程中,並沒有教導看護如何保護自己,很多在台灣的外勞不知道自己應有的權益,鄭珍真表示這是協會日後推動的幫助項目之一。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