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改蘭案件:從官員處理到盛世螻蟻現象

圖片版權 wangluo
Image caption 年僅28歲的楊改蘭殺死孩子後自殺(網絡圖片)

8月26日甘肅「楊改蘭特大故意殺人案」在中國引起巨大震動。由此也引發了「盛世的螻蟻」之說。

中國媒體周五(16日)報道,包括甘肅康樂縣副縣長馬永忠等六名鎮、村官員由於工作失職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行政處分。

甘肅農村婦女楊改蘭8月底用斧子將自己的4個年幼子女砍死後,服毒自殺。事發後8天後,楊改蘭在外打工的丈夫李某英也在本村樹林服毒身亡。

這起特大故意殺人案引起社會的震驚,媒體和社交網絡上充斥著各種議論和感慨,其中「盛世螻蟻」之說廣泛流行也最引人關注。

誰之過?

有人說,中國今天的社會所造成的兩極分化,一邊是酒池肉林,一邊是飢寒交迫。

許多人把矛頭指向中國的扶貧和低保制度。但也有人說,其實楊改蘭悲劇並不完全是扶貧問題,其實也有著家庭的不和,婦女自殺以及缺少社區關愛及幫助等。

首先從經濟層面看,據報,楊改蘭一家六口依靠丈夫外出務工的三、四千元收入生存。而當地官員根據硬性規定於三年前取消了他們的低保資格,因為低保資格標凖是年收入兩千三百元。

中國經過多年的超速經濟增長,造就了許多億萬富翁和富裕家庭,但處於天平另一端的貧困人口也在激增。

根據聯合國的數字,中國仍有約5億人口處於貧困狀況。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尤其是農村貧困人口的狀況更令人擔憂。

在這種背景下,楊改蘭案件再次凸顯了中國低保制度以及扶貧計劃的缺欠與薄弱。

有專家指出,扶貧只是一個救急機制,不能解決根本性問題。真正的扶貧就應該是讓老百姓有經濟上的自主權、自由權等。

個體悲劇?

Image caption 父母除外打工,剩下留守兒童與祖父母一起生活

中國官媒試圖淡化楊改蘭事件,稱它為極端特例。

而從家庭層面來看,農村婦女所面臨的生活壓力以及心理健康問題導致女性服毒自殺現象非常嚴重。

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稱,中國女子自殺率高於男子,尤其是農村婦女的自殺率偏高。

隨著中國城市化的進程,大批農村青壯年都外出城裏去打工,留下婦女、老人和兒童留守家中。

農村女性不但要照顧家人,還要肩負農活等生活重擔,她們的心理健康問題往往受到忽視。

另外,網上也流傳說,楊改蘭的丈夫李某英是楊家的上門女婿,由於他家境貧窮受到楊家的歧視,家庭不和。

中國媒體中新網報道說,在楊改蘭殺死4個孩子自殺後,李某英在村人的幫助下「妥善安葬了死者」,但沒想到8天後,李某英在村裏的樹林中自殺。

「教訓深刻」

康樂縣政府新聞辦公室在發表處理6名官員的通稿中稱,這一事件暴露出我們工作中存在著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教訓是深刻的。

該聲明中還說,矛盾糾紛排查調處不主動不及時;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協調溝通不夠,調處化解矛盾不主動不及時。

其中還提到對扶貧政策的落實不完全到位。沒有綜合考慮楊家的實際情況,方法簡單粗糙,缺少對楊家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等。

同時,也提到對死者家屬相關安撫工作做得不夠等。

無疑,當地官員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是有責任的,但關鍵是,處理幾個官員是否就能解決中國低保和扶貧工作存在的廣泛制度問題,以及對農村女性的心理關懷等?

楊改蘭事件是否還會在其它地區重覆上演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有點不言而喻。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