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港學運領袖周永康擬與英政界交流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周永康負笈英國波折重重,先是簽證遲遲未獲批,繼而因為律政司覆核判刑,改機票,日前終於順利抵達倫敦。

周永康接受BBC中文網專訪時表示自己鬆了一口氣,「經過這麼多事情,終於都來到了。 」

他透露對簽證最初未獲批准感到憂慮,考慮到去年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申請英國簽證一度被拒,再獲批的案例,增加了不穩定因素。

周永康早前被香港法院裁定非法集會罪成,被判監三周,緩刑一年,律政司覆核刑期敗訴,未決定會否進一步上訴,如果上訴則要等待法庭決定是否允許周永康缺席聆訊。

周永康並不擔心自己有案底會影響海外升學,認為案件牽涉公民抗爭、社會運動,性質有別於一般案件。法官判詞亦肯定了他與另外兩名被告黃之鋒、羅冠聰發起行動,是為公義,而不是為私利。

但他憂慮案件會影響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因為他們要多加考慮自身是否被檢控,亦可能受到父母等長輩加以施壓,不可以毫無顧慮地參與抗爭。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周永康因兩年前衝入公民廣場被裁定非法集會罪成,被判監三周,緩刑一年。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周永康將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碩士,他稱是由家人給予學費。

欲接觸英國政界

周永康將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一年制的城市設計與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他透露有意在畢業後到美國修讀博士學位。

雖然他暫別香港,但並不代表會放棄社運,他會把握機會在英國廣結人脈,積極與英國的政黨、政團聯繫,交流社運心得,並向他們講解香港民主運動的情況。

「英國亦曾經是管治香港的政府,有份創立中英聯合聲明,英國有責任繼續監督、促使中英聯合聲明,真的在香港實踐。 」

他不怕因而會被指控「勾結外國勢力」,認為這是北京營造恐懼的圈套。

「在香港來說,已有這種氛圍,大家會提心吊膽,『我會否落入此指控?』,北京的這種策略有其實效存在。如果我們因為這種恐懼卻步,其實則中了北京策略上的計謀,因此我們更需要與國際社會有廣泛的連結。 」

贊成自決、容許討論獨立

蘇格蘭曾舉行公投決定是否獨立,香港是否可以參考蘇格蘭般以公投方式決定命運呢?

周永康沉思了一會兒後表示,獨立也不一定能夠完全解決香港的問題,但認為社會應該容許討論獨立的聲音。 他認為香港更迫切的問題,是社會制度傾斜北京的既得利益者或香港的財閥,貧富懸殊問題嚴重。

「我覺得獨立是在這情況下被迫出來...... 對我來說,(獨立)這是否解決問題的治根方法?我是有懷疑。 我關心的問題是,獨立後究竟這個社會會否變得更加公平、平等,其政治經濟制度是否可以維繫,令這地方的人過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他個人傾向支持「自決」,由香港人自行決定獨立或是在繼續依從一國兩制框架,但前提是要達到「民間自強」、「民間自救」。

當回顧雨傘運動兩週年時,他認為最大影響是令更多人參與政治,認為未來各泛民黨派要更團結,才有望與北京角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