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強制生育政策仍然是個問題

北京居民區當中玩耍的兩個小孩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二孩政策對於中國來說更多是出於對經濟後果的考慮

正在迴避當局追蹤的人接受媒體採訪,並不是很常見的事。

特別是在中國。

不過在打了一輪電話之後,我找到的正是這樣一個人,他緊張又焦慮,但仍然決定把他的事講出來。

他不是罪犯,不是異見人士,也不是揭穿政府秘密的告密者。

事實上,他所做的事在世界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會是值得自豪和快樂的事。

他和全家人一起躲起來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他的妻子剛剛生下了他們的第三個小孩。

「第三胎是不讓生的,」他告訴我說,「所以我們離開村裏,在別的地方租了個房子。」

「地方政府每三個月就做一次懷孕檢查。我們不躲起來,他們就會逼我們打掉。」

一年前的這個星期,中國宣佈,被廣泛看作是典型共產黨管治方式的「一孩政策」將要被廢除。

取而代之的是一項新的政策,從今年1月1日起生效的全民二胎政策。

舊的政策在1979年開始實施,當時政策制定者是為了應對他們認為迫在眉睫的人口過多問題,政府估計一胎政策有效減少了4億新生嬰兒,其中一種方式是現在被記錄在案的強制性墮胎和絕育手術。

於是也就不難理解,僅僅是對家庭的規模有所放寬,將一胎改成了二胎,對於違反新規定的人來說,恐懼並沒有減輕多少。

在政策宣佈一週年之際,我們對新政策在實際應用中的意義作了一番調查。

我們發現,實施政策的冷酷機制仍然存在,而中國政府仍然握著控制女性子宮的權力。

在華東某個不具名城市灰濛濛的街區內,我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走進一個當地人盡皆知的計生辦公機構。

這是一個冰冷、幽暗的場所,在這個遼闊的國家,東西南北方的村莊和城鎮都能看到像這樣的地方。

入口處的樓層平面圖加強了這種並不輕鬆的氛圍。

地圖顯示,這座破舊的建築樓裏有兩個超聲波房間和三個手術室。

我問其中一個負責的高級官員,那些手術室有沒有曾經用作進行強制墮胎手術,他停頓了一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現在中國允許所有父母生兩個小孩

「很少,」他終於開口說道,然後他堅持表示,「至少有十年」沒有做過了。

不管是多久以前,你還能在世界上哪個地方聽到一個政府官員承認他的同僚曾經會把女人挾走、施放藥物然後強行對她動手術?

還有哪個地方,會覺得「很少」比全然否認要稍為好一些?

這是一個寫照,表明了一孩政策是如何扭曲和模糊了道德界線,令這樣一種政府支持的暴力行為顯得不足為奇。

那名官員告訴我說,在他的管轄區內,新的二孩政策下,所有處於懷孕適齡期的婦女每年都要報到兩次,進行超聲波檢查。

他說,懷上第三個孩子的人「會得到相應的建議」。

為了進一步了解更廣泛的現實狀況,我請一個女同事打電話給任意一個計劃生育機構。

她假裝是一個懷有第三胎的母親,但是想留下孩子,她問工作人員,她有什麼選擇。

根據中國法律,對於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女士,政府唯一合法的制裁措施是巨額罰款。

而與我們通過電話的所有官員都明確表示,政策從一孩變成了二孩,但是罰款制度仍然是嚴格有效的。

這些罰款的數額相當於中等年收入的10倍,很多時候,它本身就已經有足夠強大的阻嚇作用,令人避免繼續懷孕。

然而,我們的調查顯示,有官員會更進一步,通過進行強制性的家訪,試圖「勸服」婦女進行墮胎。

其中一個人說:「如果你被舉報了,我們就會找到你,說服你不要生這個孩子。」

另一個人說:「我們肯定會找到你並且說服你打掉孩子的。」

當我們問到,這個假想中的母親除了強力的勸解之外,還會不會面對武力對待時,其中一個官員說,「原則上」還是有可能的。

面對同一個問題,另一個人則說:「這很難說。」

當被問到婦女能不能直接生下孩子然後付罰款時,另有一個官員回答說:「不,你不能這麼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很多的中國家庭現在選擇只生一個小孩

中國的一孩政策被廢除,不是因為認可了一個婦女應該有自由選擇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和制定自己的生育計劃,而是因為共產黨終於對生育率下降帶來的經濟後果有所醒覺。

諷刺的是,二孩政策有些為時已晚且作用有限,它甚至不足以令婦女選擇生第二個小孩。

小家庭已經成為了社會趨勢。

這當然就意味著想要第三個小孩的人數會更少,而一些和我們談過的官員似乎對此漠不關心,他們或許已經接受了自己在這個運算邏輯下的權力萎縮。

「如果你想生孩子,就生唄,」其中一個人說,但是他仍然強調,罰款還是必須交的。

當然,我們的調查是不盡科學的,但它提供了一個大致印象,看到一個仍然刻板和教條的體系。

我們沒有找到在二胎政策實施以來任何強制墮胎的具體證據和供述,但是很明顯,威脅仍然在。

正在躲避這種威脅的那一家人,現在將面臨第三個孩子出生後的巨額罰款。

「我們沒有錢付罰款,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個父親告訴我說。

但他後悔嗎?

「我看到我們剛生下來的小孩,就覺得很高興,」他說。

網友留言

倫敦動物學會最新發佈的生命地球指數顯示,全球數量自1970年以來已銳減58%。

報告認為,人類活動造成的棲息地缺失、野生動物交易、污染和氣候變化等都造成了野生動物數量的減少。

巴瑞特博士說,「我們知道原因在哪兒,我們也知道人類對大自然和野生動物數量的影響,這完全取決於我們要怎麼樣去應對」。

世界氣象組織(WMO)發表年度「溫室效應氣體公報」說,地球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超過了400ppm這個重要的指標,而且可能在許多代人的時間裏都不會再下降到這個數字以下。

在這種嚴峻情況下,BBC仍然無休止地逼迫中國多生人。

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2016年10月28日發自北京「中國的強制性生育政策仍然是一個問題」文章,攻擊中國政府不讓生第三胎。

BBC和沙磊要為野生動物滅絕擔負責任。

佚名

描述的情況,可能有些地方是這樣。在我們這裏,大多不願意多生,就是生第三台,政府也不會管。中國人普遍比較老實,政府讓生2個,就生2個,但實際情況是隨著文化素質的提高,人們普遍不願意多生。

佚名

中國浪費三十年才解決了人口的吃飯問題,又浪費三十年才解決了人口的生育問題。接下來又要浪費三十年才能解決家庭人口問題,但始終無法解決人民的道德教育問題,因為領導本身也有道德育問題!

名劍英雄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