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選舉:掙扎參選的獨立競選人

11月15日,中國北京的一個投票站,被稱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選舉正在進行。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11月15日,中國北京的一個投票站,被稱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選舉正在進行。

中國憲法允許獨立候選人參加地方選舉。但對於嘗試讓自己名字出現在選票上的獨立人士來說,這是一種無用的嘗試。

在北京城中心的小巷裏,一座投票站顯得非常繁忙。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騎著三輪車載著太太來到這裏。三名護士拿著自己的選民註冊證步行前來。選舉官員和警察監督著整個選舉過程。

表面的場景和全世界民主國家選民看到的沒什麼兩樣。但這裏是中國,事實極為不同。

我們乘車到北京郊區採訪劉慧珍,這位45歲的女士想要獲得參選的權力。

「我不做傀儡」

Image caption 劉慧珍說,自己有權參加民主選舉。

劉慧珍已經成功獲得中國法律規定的10位選民的提名票,這意味著根據法律她已有權成為一名獨立候選人。但事實上她並沒能出去組織競選活動。

她正處於嚴密監視之下——走近她家的大門時,我們很快被一群不明身份的男子包圍,他們一句不說,擋住了我們。

我艱難地繞過他們敲了門,劉慧珍出現在門口。但是,當她正開口告訴我想要實踐自己的民主權力時,大門被強行關上,一群暴徒擠滿了門口。

視頻:BBC採訪「獨立參選人」受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她嘗試打開一扇窗戶和我們交談,但窗戶也被強行關上——劉慧珍再次被阻止和我們交談。

中國把這次五年一度的全國選舉稱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選舉」。

北京這周開始選舉。根據中國國有媒體的報道,到明年年初,中國將有9億選民投票。

他們將選出250萬名人大代表,進入數千個地方基層「人民代表大會」。

這些代表隨後將依次選出更高級的市級和省級人大代表,以及最高級的全國人大代表。

因此,基層選舉是大多數普通中國人行使投票權和被選舉權的唯一機會。但這一選舉過程中充斥著非正式的警告,中國共產黨要決定誰能獲得選票。

對於自稱的獨立候選人來說,取得法律規定的10張提名票非常不容易,這導致他們的競選行為往往還沒開始就已經中止。

我們還嘗試在北京的公寓裏採訪另一名希望參選的59歲女性野靖春。

居委會已經開會宣佈了獲准通過的候選人名單,野靖春不在其中。我們希望能在結果宣佈後採訪她。

這次在公寓門口等候我們的是警察。

我們沒能進入野靖春的住所。但在幾小時後,我們找到了她。

Image caption 記者試圖採訪另一位獨立候選人野靖春,但也遭到警方阻攔。

「他們態度很禮貌,」野靖春站在一家購物中心外的人行道上告訴我,「但我不能離開房間。他們有好幾十人。」

野靖春參選的目的很簡單。

「我曾經想聯繫選區的人大代表,但沒有找到。我甚至不知道這位代表是誰,」她說,「因此我告訴自己,如果我當選人大代表,我會為底層人民服務,為那些真正需要人大代表幫助的人服務。我不是一個傀儡。」

比美國人更幸福?

這是一個崇高的訴求——人大代表(西方國家稱議員)希望投票給自己的選民能夠認識自己。

但在這裏這是一種奢望。

「我們首先必須拿到提名表格,」野靖春告訴我,「這非常困難。事實上,社區官員警告居民不要提名我。」

中國國有媒體對此次地方選舉的報道除了枯燥單調的數據和結果之外沒有太多其它內容。

但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器上並不缺乏對中國千里之外另外一場選舉的報道。

中國記者可以毫無約束地、完完全全地接觸美國開放的民主體系。他們報道了美國大選,但主題大多是西方民主的過失——對精英的不滿、撕裂的競選、媒體的偏見以及公司的影響。

在共產黨主導的報道中,中國讀者被反覆提醒,他們應該感到幸運。

美國的選舉被描述為馬戲表演、混亂的政治鬧劇以及失事火車殘骸似的慘狀。

當然,一些西方記者的報道也展現了這些情緒。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中國媒體以負面角度看待美國總統選戰。

但這並不是關鍵。

即使民主制度最堅定的支持者也承認,民主存在缺陷,會受到操縱。但這並不意味著民主制度是一個糟糕的選擇。

公眾不滿、社會不和以及對統治階層的怨恨不止發生在英國和美國。

我們遭遇的暴徒行為以及對基層選舉的全力控制,只能說明在一黨制的中國,假想的政治團結背後隱藏著深層次的不安和焦慮。

認為一個獨立候選人就會危及中國現有制度運轉的根基,就是上述判斷的證據。

與此同時,中國更沒有相應地邀請外國媒體對基層選舉進行開放的報道和評論。

就在劉慧珍的家門口,二、三十個壯漢拽著我們的衣領把我們拖到停車的路上,對我們充滿厭惡。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網友留言

中共體制下的「人大代表」實際意義上只是黨國利益的代表,基本職務就是配合宣傳部完成粉飾太平的工作,偶爾也會編纂幾個起到「小罵大幫忙」作用的雙簧小品,用於模糊社會矛盾的聚焦點。「人大代表」與民主體制裏的議員是不同的兩個概念,議員有自己的選民,人大代表有自己的主人。

佚名

大陸想要自由選舉會被列入黑名單,而中共會利用各種手段和辦法左右你的選舉權,其中不乏各種威逼恐嚇手段,強制選舉中共想要的人選,總之選舉就是個擺設

江西吉安遂川縣禾源鎮

這就是它永遠沒有改變的,萬惡種的一種方式,根源還是共產黨的制度,造就的給飯就幹活,無信仰可言,愚昧至極,被洗腦嚴重。相反這裏一旦緊急時刻為什麼沒有給美國(民主國家)幹活的,因為美國確實感覺到溫柔了,沒有安全感,強悍並非不好,只要在合適的民主國家,比如美國,就會得到很好的促進文明的進步。經常提的軟實力不是現在,是這個千禧年未來變革後的,正常秩序裏的一種競爭方式,獨裁滅絕後為了體現政黨或者組織的服務,競爭的一種方式,或者已經不需要了,有了其他的更好的方法,那或許就是天國的到來。(雖然本人相信科技和未來的技術,但是也直覺到天國是一種更高標凖的追求)

佚名

作為一個有選民資格的社會人,每次都是單位指定幾個你毫不認識的人逼著畫圈,棄權都不行。外面的大標語寫著:珍稀選民權利和民主權。 還有比這更諷刺的嘛

中國大陸

瞎扯,我在中國我還不知道,有你們寫的這麼嚴重嗎!中國人也不傻啊!像你們寫的這樣,我都不明白你們要表達什麼嗎!

尉洪生, 中國雲南

雖然bbc的消息既遲緩有死板,但是就算這樣的信息中國也不願意讓滿洲人民接觸。 而就算這樣格式化新聞也足以震耳發潰,讓滿洲的人民發現中國的假民主和施加的不是恩惠而是枷鎖。

滿洲奉天省奉天市

為什麼我們的國家會這樣,你的文章寫得好為什麼只能在bbc上發表,我們自己人聽不到自己人的聲音,外國人不停你的聲音,這文章寫得有什麼意義?

pine, 中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