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谁害怕在香港的艾未未?

艾未未肖像被投射到駐港解放軍總部的外牆和香港警察總部大樓
Image caption 艾未未肖像被投射到駐港解放軍總部的外牆和香港警察總部大樓

因為一個印上「誰在害怕艾未未?"的街頭塗鴉,香港政治、藝術和民眾之間的距離,突然親近起來。

一向少見塗鴉的香港人突然對這門街頭藝術表現得很關心,而過去被視為另類的年青街頭藝術家,也從「不願工作的年輕人"變為「有勇氣的青年藝術家",這些都是中國政府和香港警方的功勞,還有駐香港的解放軍。

大陸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到現在巳經失蹤了一個月。他的失蹤帶動了香港利用街頭藝術來表達意見的力量,這倒是有點意料之外。

香港不是塗鴉滿城的地方,除了因為負責清潔的政府部門非常有效,街頭塗鴉不為人重視,過去這麼多年,只有一個署名「九龍皇帝"的文字塗鴉在爭議聲中登上大雅之堂。

香港警察重案組立案調查

最近一些印上"誰在害怕艾未未?"的塗鴉,出現在香港一些角落,本是一個年青人不滿艾未未 「被失蹤」,希望透過街頭塗鴉去發表不滿,結果,卻因為香港警察重案組立案調查,令不少人都關注起來。

於是,各式各樣的艾未未頭像、「艾未未中國良心"、 「誰怕艾未未?釋放艾未未」的塗鴉在香港大小角落出現,據說有人是為了掩護被警方調查的塗鴉者身份,有的說要發揚 「人人都是艾未未"的精神,以看看警察是否對每個塗鴉都立案調查。

網上也出現了反對大家舉報塗鴉的群組,那塗鴉的年青人更希望將議題擴展到其它被捕的政治良心犯和整個茉莉花革命的發展。

不著跡的光影塗鴉

Image caption 香港一名25 歲年青人的光影塗鴉支持艾未未

又有人在社交網站facebook上載相片,這些照片見到艾未未肖像被投射到駐港解放軍總部的外牆和香港警察總部大樓等。

有人比喻這是漫畫蝙蝠俠的標誌投射於半空中。原來這是一名25 歲年青人的光影塗鴉,他被支持者封為視覺藝術家,網民爭相轉載這些照片,目的是抗議警方的 「調查塗鴉」的行動,有網民更建議在維多利亞港兩岸投影艾未未肖像 。

這年青人更在facebook拆解 「艾未未投影機"的秘密,只要花500元港幣,便可以不用1 秒的時間投放艾在香港任何地方。

艾未未在香港網民中開花

這些照片、塗鴉在網上和香港的大小角落有若開花,香港年青一代過去把矛頭指向香港政府,但艾未未的失蹤,卻令大家把視線放向大陸政府。

艾未未特別惹港人注意,除了是因為他的藝術形式和個人魅力,更重要是他在網絡力量上的參與,這點令香港的年青人,尤其是從事藝術行業的,更為在意。

本來是藝術,那就該以看藝術的角度,但 「被投影"的解放軍駐港部隊卻來個「很認真」,表示圍牆是軍事禁區,未經許可不得把圖像、影像噴塗或投射到外牆,這是違反香港法律,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力。但香港大學的法律學者張達明表示,翻查香港駐軍法後,沒有任何條文可用作追究。

支聯會也搞藝術

過去行動形式較沉重的支聯會,也發起 「1001張座椅支持艾未未的行動",利用寫滿 「一黨專政」的椅子,砌出一個「囚」字,象徵中國現時是世界最大的囚牢。

本來,在香港支持中國民主的聲音和形式,多是遊行示威,但現在是在香港九龍新界零零碎碎的噴油漆,或是使用沒有蹤跡的投影器,接著是網民在互聯網上廣傳照片,然後傳統的民主政黨和支持民運的團體再以相似的形式進行支持,這在香港過去都是少見的。

而且每次當傳媒看到有關的行動,都會找警方來回應,而每次的回應都會被質疑,都會被問是否涉及刑事偵查,當中形成了藝術人士和警方的對恃,結果,就是加強了對艾未未失蹤和大陸當局的不信任。

有區議員便在自己的宣傳橫額上,印上艾未未塗鴉,表示成功爭取艾未未頭像和訊息 「合法」在香港展示。有市民就去 「九龍皇帝」文字塗鴉展覽場地的公眾塗鴉區,噴上 「艾未未未回家」,讓警方無法調查。

一個艾未未塗鴉在香港打通了行為藝術通往政治之門,引來了更多人關注艾未未失蹤事件,引來了對香港警方「白色恐怖「的質疑,這點該是中國當局沒法想像吧。誰害怕「在香港的艾未未」?

本文並不代表BBC立場。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