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從學生運動看中國民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被視為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大專學生罷課已展開

這兩天香港和內地所發生的事情,將近代中國突出的兩個問題再次推出台面。

一邊是以香港學生罷課為代表的學生運動,另一邊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講的中國式民主,人們突然意識到:1919年的五四運動以來,學生運動和國家民主的探索一直未曾停過。

當年,青年學生和中國知識界提出追隨民主與科學,95年後的今天,似乎科學不用再提,滲透生活和民心,唯有民主不僅各地參差不齊、而且各有詮釋、莫衷一是。

學生運動

被視為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大專學生罷課已展開,莘莘學子身穿白衣、離開課堂,投入社會,高呼「抗命,拒絕認命」、「拒絕政治冷感」,誓言拉倒不符合民主公義的選舉方案,力爭「真普選」。

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將約見職工盟和教協,討論罷工、罷市的可能。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則稱,罷課集會證明大學生覺醒,相信「這些人將是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重要力量」。

政治熱忱、集會抗議、互相串聯、學生領袖、發動社會、對話官員,這些也都是25年前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學生運動所具備的元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香港學生罷課,要求真普選,並要求與特首對話。

95年前抑或25年前所發生的,將學生這個群體推上風口浪尖。這有必然,血氣方剛的青年學生或許更純粹,羈絆更少。著名華裔歷史學家余英時說,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的主力大多是學生,而年紀大一點的人,反而會因為利益問題縮手縮腳。

學生運動在不同國家的發展進程中都起過先鋒隊的作用,並非「中國特色」,但運動的結果則大相徑庭。

今年三至四月間,在兩岸三地的另一場學生運動中,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反對《兩岸服貿協議》、反對國民黨立委推動審議的方式和程序,迫使台灣總統馬英九讓步,同意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立法、《服貿協議》可在立法院逐條審議、逐條表決。

正如香港方面在「太陽花」學運期間給台灣予以回應一樣,台灣也有學生表示聲援香港罷課爭普選的運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學生領袖林飛帆(左)、陳為廷參與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

台灣清大學生會會長徐光成表示,已串聯中央、中正、中山及台大等校,聲援香港罷課行動,未來也會透過網絡聯署及開辦街頭民主講堂,讓台灣大學生了解香港學運的精神和目的,用行動支持香港學運,捍衛民主自由。

但香港畢竟不同於台灣,北京政府表示「一國兩制」以一國為前提,「兩制」以「愛國愛港」為基礎。分析人士認為,在普選問題上,中國全國人大已在八月底給出答案,讓步可能性不大,無論學生罷課,還是此後的「佔中」行動都難以改變中央的底線。

誰的民主?

旅美學者寒竹此前撰文說,「所有社會群體在政治表達上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一個社會群體優於其它群體,可以凌駕於法律與民主原則之上。學生這個群體並不天然佔有政治和道德的制高點,更不天然有頒發民主勛章的權力。」

縱觀香港這次學潮,有意思的是,站在對立面的中央政府和學生都在講「民主」,中央說「一人一票」的普選方案是朝民主邁進,呼籲港人把握機會;學生則說,這不是民主,至少不是「真民主」。

也許是巧合,在學生罷課前一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政協成立65週年大會上談及民主,強調社會主義的協商民主,指出這是中國民主政制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礎、理論基礎、實踐基礎、制度基礎」。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習近平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表示對港方針政策不變。

習近平言下之意是,民主沒有定式,中國的民主具有中國的特色,需要適合中國的文化和社會。

習近平還說:「履不必同,期於適足;治不必同、期於利民」——再次提及「鞋子合腳」論。

倘若以上說法並沒有什麼新意,但習近平接著說:「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願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

「商量著辦」、「通過選舉以外的制度和方式讓人民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這似乎表明習近平要給民眾更多的民主和參與,而不是他所說的西方國家「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後就進入休眠」的民主參與。

但這只說了一半,另一半是習近平強調的「找到全社會意願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問題是,這個「最大公約數」由誰說了算? 

習近平周一會見香港工商界代表,據出席會議的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楊釗介紹說,一國兩制是「最大公約數」。果真如此,談香港的民主則在這個「公約數」下進行。

民主爭議

25年前,不僅發生了北京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也誕生了一篇論文,那就是美國作家和學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歷史的終結》(End of History),指出共產主義倒台後,自由民主將是唯一符合現代社會經濟的政府模式。

25年後的今天,福山仍然這麼認為,但並非那麼堅定。他在接受BBC電台採訪時說:「對民主最大的挑戰來自於內部,而不是外部其它的制度。在很多國家,民主並沒有帶來它理應帶來的東西。」

福山因此說,民主是個不斷完善的過程,這個過程需要去爭取和鬥爭。

很多人認為,西方民主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極端主義,但福山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們不掌握科技、難以創造文明」。福山最後說,中國的模式才是西方民主最大的挑戰。

福山說,民主的特點就是「自我修正」,但中國的體制似乎並非這樣,也因此無人能知未來的中國。

(責編:尚清)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網友反饋

民主自由,重要,人民有穩定的生活環境,改善經濟,物質條件,同樣重要,不能以民主而影響其它人的生活條件。,香港食水都不足,有什麼產業?合理的民主。很好,但不能破壞法理,經濟,從殖民地,九七,過渡至今,法律,經濟一步一步走,移民,雙重國籍任你選,但很多人是沒有得選。

東江雨月, Singapore

科學與民主的真義

文首說: "當年,青年學生和中國知識界提出追隨民主與科學,95年後的今天,似乎科學不用再提,滲透生活和民心,唯有民主不僅各地參差不齊、而且各有詮釋、莫衷一是。

為何出現以上的情況? 原因是將 "科學" 與 "科技" 混淆了; 將 "民主精神" 與 "民主制度" 混淆了.

不錯, 科技以各種產品和服務形式滲入生活, 但這不代表 "科學" 深入民心. 因為 "科學" 的真義, 是指一種有慎密邏輯性的, 對現象進行深入觀察/分析/驗證 (critical analysis) 的探究手段. 其目就是要尋找現象背後的成因, 從而找出它的可重覆性, 和可預測性.

今天國內青年人和知識分子不提 "科學", 不是因為它已經深入民心, 而是錯誤地將 "科技" 與 "科學" 混淆, 又或者是怠於對事情作 (critical analysis), 尤其是不願意對國內的政治政度對國家民族發展的利敝, 作深度的思考, 分析和表達, 這肯定是缺乏科學精神的.

香港仔, 香港

科學與民主的真義 (續)

民主的真義是奠基於人權的基本價值: 人生而自由, 平等. 換言之, 這權利與生俱來, 不是由別人賜予.

民主政制的設計, 其宗旨就是要體現人權的基本價值, 即使不同國家的民主政制設計, 必須因地制宜, 也不能改變宗旨, 否則就是假民主, 或是徒具形式的民主.

自由與選擇是一體的兩面 (沒有選擇, 何來自由?) 而選擇必須體現人民的自由和真實的意願. 否則也是假民主. 在國際人權公約中有關民主選舉的原則 "沒有不合理的限制" 就是要保證, 無論選舉規則如何改變, 但萬變不離其宗 - 就是要體現人民的真正選擇, 唯有如此, 才有真正的自由, 真正的民主.

香港仔, 香港

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吧!這是學生的自由。不過,絕不會有任何作用的。中國怎麼可能聽從香港一個不佔多數的群體的要挾?即使民主國家,也講究少數服從多數。香港到底廣大民眾的要求是什麼,大家都明白。只是奇葩的事情,反而是力主民主的佔中派,不願遵守民主的原則,願意自虐,說要違法,說要多數讓步與少數。鬧事遊行抗議。最後搞得灰頭土臉,沒什麼人理他們。還用違法的方式,鼓動未成年人罷課。也只能找到寥寥數百人。真慘那!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