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凝聚共識與沒有墓碑的大草原

Image caption 楊海英在日本出版了《沒有墓碑的大草原》一書,講述了內蒙古「文化大革命期間」的清洗和迫害

習近平擔任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以來對中共執政和國家建設提出了一系列口號和理念,似乎努力加強國家制度權威。但官方關於國家理念的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一直受來自政治外圍的質疑和挑戰,如自由主義和普世價值訴求、香港和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區問題。

10月15日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強調文藝工作對於民族復興和實現中國夢的重要性。習近平上位伊始就提出「中國夢」的政治口號,以建立關於國家理念的共識,這次又強調了文藝在凝聚共識中的重要性。

雖然有人將習近平在北京召開的文藝工作座談會的講話同毛澤東戰爭時期在延安(1942年)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相提並論,但習近平上位以來一直強調的理念更側重於凝聚新的國家和民族意識,而非馬列意識形態和階級鬥爭概念。儘管如此,習近平提出的國家理念仍然引起諸多爭議。

凝聚共識及爭議

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接見了兩位反對親西方自由派的網絡寫手,掀起了輿論波瀾。《環球時報》評論說,這次會見使兩位「自幹五」草根寫手受到自由派輿論的譏諷和攻擊。

海外自由派評論員將被習近平接見的年輕網絡寫手周小平稱作「具有戈培爾潛質的好苗子」,並指其為當局樹立的「五毛」榜樣,用來「教化群氓」。

從官方角度看,「凝聚共識」是加強國家權威和制度的一部分。中共十八大報告強調建立共識,提出要「解放思想,凝聚力量」。隨後中共又發通知強調要重視意識形態領域的工作,要求官員要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和憂患意識」(《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

此次十八屆四中全會將依法治國列為大會主題。有評論說,習近平在大力整肅腐敗官員和潛在的政治挑戰者表明他已經大權在握,現在正努力加強國家制度的權威性,為中共長久執政鞏固基礎。

政治「邊緣地區」

Image caption 《沒有墓碑的大草原》:「做一個殺戮時代的傾聽者和記錄者」

最近香港發生要求擴大普選的「佔中」抗議也表達了一種不同於北京官方的敘事和理念,即追求某種不認同大陸民族主義的價值觀的民主模式。

除香港外,中國的邊疆諸如新疆和西藏的民族主義和自治運動也表現出不同意官方的國家理念的敘事。海外西藏流亡運動在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引導下一直尋求在中國境內的真正自治,而新疆的民族主義組織更以自治和獨立為奮鬥目標。

相比西藏和新疆更少受到外界輿論關注的內蒙古,對中國邊疆問題有專門研究的作家王立雄說,「漢人普遍認識到中國存在西藏問題、新疆問題,但是一般不認為存在內蒙古問題」。即使如此,由於內蒙古的民族異見人士和海外蒙古族學者的堅持和努力,不同於官方的歷史敘事也得以延續。

無墓碑的草原

出身內蒙古的蒙古族學者楊海英在日本出版了《沒有墓碑的大草原》一書,講述了內蒙古「文化大革命期間」蒙古人口受迫害和屠殺的歷史,為此他在2011年獲得了「司馬遼太郎獎」。

旅居瑞典的作者茉莉評論說,從《沒有墓碑的大草原》書中看到了一個「走出蒙古包的小男孩對得起他所遭受的苦難,長大後,他成功地扮演了命運交給他的角色——做一個殺戮時代的傾聽者和記錄者。」

作家王力雄說《沒有墓碑的大草原》是「所有漢人都該讀的書」。他認為書中揭示了中國的少數民族不僅受害於專制政權,也受害於大民族主義的歧視和壓迫。

最近楊海英的書由劉英伯先生和劉燕子女士翻譯成漢語在台灣出版。茉莉說,譯者父女倆懷著「我們對不起蒙古人」的負疚心情,將《沒有墓碑的大草原》忠實地翻譯成中文。

凝聚社會共識和加強國家理念需要重新對歷史進行梳理和新的歷史敘事,反過來有別於官方版本的歷史敘事也不斷對國家理念提出質疑和挑戰。

(責編:路西)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內人黨事件之後漢蒙和諧的一塌糊塗,再也沒有什麼糾紛,日子過得好好的。

至少我在那窩了4年是沒啥矛盾,矛盾也就是在有證據的前提下抓捕了一個外國間諜卻無法量刑只能遣返,以及藏維群毆。

時間上和文革運動確實重合,於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發明歷史也是絞盡了腦汁哈。

Atonwind, Harrison NJ, U.S.

楊海英個人的經歷和感覺是他個人的事,我們不可置評。也不說楊海英書中內容的真偽以及渲染的程度。單就此事而言,真的對我們蒙古族是一件好事麼?蒙古族在中國會因此生活的更簡單,方便,快樂,安全和自由麼?

PUMPKIN, QINGDAO

呵呵,沒事兒就給中國找點兒分裂的原因,撕裂的「理由」,連翻譯文章都能「代表漢族人的愧疚」,這美國民主基金和BBC還真是對搞亂中國無所不用其極,滿拼的

z aus,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