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媒體如何在非洲報道?

Image caption 北京政府明確地希望能夠在非洲大陸描繪出一個更積極的中國,所以有些人擔心,中國媒體只會炮製出大量對中國和非洲不作任何批評的新聞;更有人擔憂,中國的記者會被禁止報道有爭議的事件。

從大型的基礎設施建設工程到玲琅滿目的廉價商品,今天的中國在整個非洲存在的跡象遍地可循。然而在過去的幾年間,有一個領域伴隨著中國在非洲逐漸加深的腳印尤為凸顯出來——當你打開收音機、電視機,或者來到報攤前,你就會發現,中國媒體在非洲的擴張已非常明顯。

很長時期以來,非洲大陸上一直有中國記者的身影出現。然而隨著中非關係逐漸走向繁榮,北京政府為了能夠可以和諸如BBC 、CNN和半島電視台這樣的媒體抗衡,一直在不遺餘力地發展建設其在非洲大陸,甚至整個世界的媒體。在一些西方媒體不得不裁減其海外報道經費的同時,中國政府卻在2009年撥款70億美元給其國有媒體,以幫助其國有媒體在全世界進行擴張。中國政府進行媒體擴張的成果是顯著的,特別是在非洲。

在電視領域,中國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提供了涉及多個領域的實時新聞更新;在紙媒領域,來自新華社的新聞特寫頻繁地出現在非洲國家報紙的版面中,《中國日報》非洲版每周出版更新一次;在廣播領域,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也在非洲電台中佔到了一席之地。

在這些媒體擴張的苗頭剛剛開始展現時,許多居住在非洲大陸及以外的人們擔心,中國正在開始對非洲進行政治宣傳。北京政府明確地希望能夠在非洲大陸描繪出一個更積極的中國,所以有些人擔心,中國媒體只會炮製出大量對中國和非洲不作任何批評的新聞;更有人擔憂,中國的記者會被禁止報道有爭議的事件。

現在,這些來自中國的媒體已經在非洲大陸上站穩了腳跟。然而,大多數在過去幾年間為這些中國媒體工作的非洲記者們,否定了非洲人最開始的擔心。

禁止報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有100%的新聞自主權,」《談話非洲》的主持人貝特麗斯·馬紹爾說,「有什麼被禁止報道的?到目前為止,完全沒有。」《談話非洲》是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的一檔旗艦時事分析類節目。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有100%的新聞自主權,」《談話非洲》的主持人貝特麗斯·馬紹爾說,「有什麼被禁止報道的?到目前為止,完全沒有。」《談話非洲》是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的一檔旗艦時事分析類節目。

同樣地,一些專門研究中國媒體新聞內容的專家也注意到,中國媒體已經報道了多次發生在非洲大陸上的爭議敏感事件,並且在一定程度上給出了一些批判的觀點。

「如果你追溯到90年代早期,中國媒體是不允許對某些非洲領導人作出任何批評的,」專門從事中國媒體研究的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研究學者鮑勃·維科薩說,「然而今天,雖然不會進行徹底地剖析,但中國媒體已經不再去躲避這些敏感話題了。但與此同時,作為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批評的聲音在中國還是不被歡迎的,這裏也還是有一些媒體不能觸碰的地帶。」

例如,維科薩的研究發現,《談話非洲》節目報道了諸如發生在南非的礦工罷工事件,埃及的政治動亂以及南蘇丹的衝突等爭議敏感事件。但是他的研究也指出,中國媒體幾乎總是在刻畫中非領導人在處理有關問題時積極的一面。

「有建設性意義的新聞」

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由於中國媒體的既定目標,即提升中國與非洲大陸間的相互認識。而這個目標或許是由那些即使不直接受北京政府審查,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進行自我審查的非洲記者來促進達成的。然而一些理論學者也指出,這個解讀未免將問題過於簡單化了,並且,以往對於中國媒體進行政治宣傳的批評或許忽略了重要的一點:中國媒體也許從起始階段就有著和西方媒體不同的哲學體系,而不是只是簡單地被限制而已。

「西方對於中國媒體的許多認知都只停留在表面,同理,中國對於西方媒體的評價也較為膚淺。真實的情況其實要複雜得多,」中國傳媒大學非洲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張艷秋說道。根據她的理論,西方媒體普遍扮演了一種「監察者」的身份,而中國媒體則在做著「有建設性意義的新聞」。

Image caption 中國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非洲版網站。

張艷秋解釋說:「『有建設性意義的新聞』既可以是積極的,也可以是消極的,但它的目的是為了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這個政策是以為非洲大陸帶來一種新的平衡和希望為主旨。與其僅僅報道現場的真實狀況,在這個主旨引導下的中國媒體還向讀者拋出了一個問題:『我們該如何去幫助他們?』不可否認的是,西方媒體在報道事實,但如果僅僅對事實進行報道卻眼看著它越來越惡化,人們不敢再去非洲旅遊,這樣又對誰有好處呢?」

因此,有建設性意義的新聞是以產生解決方案為標凖和基礎的。這也是《談話非洲》節目主持人貝特麗絲·馬紹爾認為的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的核心價值觀。

「在大多數時間裏,西方媒體的策略就是想方設法地引起人們對於某一事件的爭端,」馬紹爾說,「然而我們在做的事情卻是告訴觀眾,事實和挑戰就擺在那裏,而這是我們提出的解決方案。」

馬紹爾說,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關注了廣泛的有關非洲發展的事件。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中央電視台非洲分台在進行2015年尼日利亞大選的前期報道時,選擇了尼日利亞政府為幫助選民投票而採取的安全措施這一角度進行報道,而沒有選擇可能阻止選民進行投票的安全威脅這一角度。她說:「這可能是同一則故事,但由於報道角度的不同,它所具備的意義也會不同。」

中西媒體相互影響

中國媒體的這種擴張策略在獲取關注的程度上因不同的非洲國家而有所不同。然而研究人員不出所料地發現,大多數非洲觀眾對於中國國有媒體還是保持著懷疑的態度。此外,在對中國媒體的擴張策略表達同情的同時,維科薩也表示說:「那些對中國媒體的積極策略和提供『建設性意義』的主旨表達讚許和感激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那些與中國在商業上有著緊密合作的公司上層和精英人才。

然而,雖然中國媒體還在為提高自身的可信度而努力掙扎,但它或許已經間接地幫助非洲媒體朝著更好的方向去發展了。「西方和中國媒體由於不同的原因而面臨著困難,但是他們可以從對方身上借鑒到很多有價值的東西,他們也正在這樣去做,」維科薩說,「對於我個人而言,最理想的狀態莫過於對抗性更強的西方媒體,和建設性更強的中國媒體同時存在於非洲大陸。我認為,這裏已經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西方和中國媒體正在相互產生影響。最終,這將只會對非洲及非洲媒體產生好的效應。

作者簡介

James Wan,自由職業記者,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中非報道項目」(China-Africa Reporting Project)研究員,思考非洲通訊社(Think Africa Press)前任高級編輯。 推特關注:@jamesjwan

(翻譯:朱季惟/責編:歐陽成)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