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保法零安樂死新法上路:回顧「安樂死自己」的女獸醫

簡稚澄與愛犬蛋黃
Image caption 簡稚澄與愛犬"蛋黃"

台灣《動物保護法》"零安樂死"新法周六(2月4日)上路前夕,BBC記者蕭靄君深入報道近一年前以自殺喚起社會對流浪動物安樂死關注的女獸醫之死。

熱愛動物的獸醫簡稚澄也許是在錯誤的時間選擇了錯誤的工作。

"她常常超時工作,很少午休,並犧牲假期來讓狗兒們獲得更多關注、讓牠們的生活更好。"簡稚澄在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區的同事賴小姐回憶。

簡稚澄從台灣最頂尖的大學取得獸醫學位,並以榜首考取公務員。她原本可以選擇坐辦公室的工作,但她選擇投身能親自照顧流浪動物的職位。

在她擔任園長的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區內,大廳以她手繪的動物圖畫裝飾,希望能鼓勵更多人收養流浪動物,但仍有許多被遺棄動物最後難逃安樂死命運。

去年5月5日,簡稚澄用她結束狗兒生命的同一種藥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表示希望能讓人們了解發生在台灣流浪動物身上的事。

在自殺事件發生後的幾星期中,台灣社會充滿憤怒情緒以及檢討聲浪,大部分的焦點被放在一條年輕生命的早逝。

但人們也質疑,為何在第一線處理被遺棄的動物的工作人員要承受如此大的壓力?

簡稚澄生前接受台灣媒體中天電視台訪問時,描述了她第一次看到安樂死的情況。

"我回家哭了一整個晚上"簡稚澄說。

但在媒體上曝光讓她遭受人身攻擊。當她兩年內安樂死七百隻狗的新聞曝光後,她被貼上"美女劊子手"的標籤。

Image caption 簡稚澄致力於幫收容所的狗兒找新家。

收容所工作人員害怕撲殺狗只。但簡稚澄和其他人將安樂死視作這些被遺棄、高齡或難以被認養的動物最好的結局,勝過在過度擁擠的收容所裏忍受病痛。

"他們叫她屠夫......我們常被罵,有些人說我們會下地獄,他們說我們喜愛殺生、說我們很殘酷。"簡稚澄的其中一名同事高瑜婕說。

"但人們還是持續遺棄他們的寵物狗。你會聽到各式各樣的原因:狗太兇惡、或是太不兇惡,太常吠叫、或吠叫得不夠。"

Image caption 同事淚眼回憶簡稚澄對流浪動物做的貢獻。

高撲殺率

在動物福利議題上,台灣面臨兩個主要問題:一是被遺棄的動物數量,二是流浪動物絶育與否。

流浪動物的情況在近十年來因為公眾關注度的提高而獲得改善,收容所和活動人士積極鼓勵領養,並倡導不要拋棄動物。

但是被撲殺動物的數量仍然居高不下,而且收容所持續面臨資金、人力都不足的問題。

2015年,大約有10900隻流浪動物被撲殺。在去年,大約8600隻在收容所的動物因為諸如生病等其他原因死亡。

在中天電視台的採訪中,簡稚澄描述了撲殺動物的過程。

"我們會先讓牠散步,然後讓牠吃點心、和牠說話,然後把牠帶到'人道房'。當牠被放到桌上時,牠非常害怕,全身都在發抖,但當我們施打藥物後,過了三到五秒,牠就不再發抖了。這實在是非常令人傷心。"

收容所人員並沒有得到任何心理諮商支援。在台灣,心理支持在這個領域上可說是聞所未聞。

簡稚澄任職的桃園收容所與台灣其他收容所比起來,其實有著最低的安樂死比率和最高的領養率。

但從簡稚澄的遺書可以看到,關注動物福利使她被消磨殆盡,她的同事也證實了這一點。雖然專家提醒,自殺背後的原因可以很複雜。

"她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她很在乎動物,工作上的壓力影響了她。"她的同事賴小姐說。

在遺書中,簡稚澄寫到:"希望這件事能被世人看到,選擇用狗安樂死的方法,是要凸顯現有台灣動保結構的問題,末端的資源、人力不足,源頭管制工作無法做好,流浪狗到了最下游的收容所都是苦難。……請珍惜生命。"

她諷刺地以死喚醒珍惜生命,很快就引起社會關注。

報紙指責政府沒有提出更有效的方法來撲滅流浪動物,也未能有效阻止流浪動物繁殖,這些最終"謀殺"了簡稚澄。

其中一些批評則是朝向試圖將簡稚澄的死歸咎於她無法勝任工作壓力的"高層官僚"。

一些評論員認為,收容所員工容易成為攻擊目標,其實整個社會都要負起責任。

許多人認為問題的源頭在於流浪動物絶育手術執法不力。

農委會動物保護處主管江文全表示,要求實施絶育手術的法令直到最近才生效,也還不准執法人員立即開罰。

即使工作人員每年拜訪六萬隻寵物的飼主,呼籲他們遵守法律實行寵物絶育,但只有30%、大約170萬隻狗做了絶育手術。

"我們極度缺乏人手。全台灣只有140名動物保護員工。這是結構性的問題,終止安樂死、擴建收容所,並不會解決問題。"江文全說。

一些台灣民眾認為絶育手術會改變寵物的性格。另外一些不願意做寵物絶育手術的人則是想要寵物生下一代好送給親友或是販賣。

短期方法

簡稚澄在死前已經知道《動保法》修正新法正在審理。

自2017年2月4日起,撲殺被棄養動物成為非法行為。預算也增加了40%,將有更多稽查員,而且未來飼主想把寵物丟在收容所,必須付3800新台幣(約125美元)左右的費用。

當局表示,修法和簡稚澄的自殺沒有關係,她的死純粹是一樁悲劇。

Image caption 台灣近年來領養流浪動物的比例增加。越來越多想養寵物的人"以認養代替購買"。

政府承諾增加收容所的資金及人員,並提供心理諮商。但許多人認為這只是短期的方法。

動物保護人士希望政府關閉繁殖場,提供非政府組織進行動物絶育手術的支援,並且增加處理流浪動物的人手。

簡稚澄的死不一定是動保法修法的催化劑,但她的丈夫、她的同事、從事動物絶育工作者以及為她的死感到心痛的人們,會永遠記得她對動物的愛。

珍惜生命,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須諮商或相關協助:

台灣:生命線專線1995或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2222

中國:防自殺熱線400—161—9995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