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直播:監控視頻大家看 「被直播」憑什麼

水滴直播截圖 圖片版權 360
Image caption 用戶可通過彈幕實時點評直播畫面

無論是女生在健身房練習瑜伽、男女在餐廳用餐、白領族在辦公室工作,通過360旗下的「水滴直播」APP或者網站,都能一窺究竟各種人生百態──一名九零後女生在社交媒體上發表文章作出強烈的指控,「水滴直播」是否侵犯隱私,迅即成為熱門話題。

九零後女生陳菲菲周二(12月13日)通過微信公眾號「菲言菲語」發表一篇題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禕:別再盯著我們看了》的文章,現時閲讀量已達十萬以上。

作者稱,曾訪問多個店家,包括素食店、餐廳、小吃店、網吧等等。這些店家都安裝了360鏡頭,而且能在「水滴直播」軟件觀看直播,其他用戶則在軟件上透過「彈幕」評頭品足。最重要的是,不少職員和客人對直播不知情。而且,到訪過的商家「極少」張貼直播告示。

不少網民對「水滴直播"感到憤慨。在微信上,一名叫「陸燕雯」的用戶指360做法是「偷換概念」,並說:「這不叫直播,直播是在自主環境中的自願行為。這是偷拍好嗎!?」另一名網民說:「隱私就這麼不值錢麼?」

「水滴直播」到底是什麼?

圖片版權 360
Image caption 水滴直播界面

「水滴直播」不是一個獨立的平台,只有購買一款名為小水滴的360智能攝像頭的人才可以做直播,但所有人都可以通過水滴直播官網或者360攝像機APP觀看。

目前,水滴直播已經開通了點讚、關注、分享及直播群聊的功能。

BBC中文記者登入360攝像機APP後選擇了觀看直播,發現有商家、生態農業、主播等頻道,可以觀看學校課堂、餐廳大廳及後廚等的實時監控畫面,並且可以彈幕評論。在彈幕中,經常有對鏡頭中的人物的長相進行評論,也有人質疑畫面中的人物是否知道自己在被直播。

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後,360曾發表公告稱,360公司面向全國有資質的幼兒園提供免費不限總量幼兒園攝像機。而陳菲菲此前的文章還稱,「紅黃藍事件後,我在360水滴直播看到了一個6歲女孩兒的裸露上身」。

「水滴直播」處理個人隱私的手法,已非首次遭外界質疑。

《南方都市報》今年四月已刊登報道,可以在「水滴直播」看到教室、游泳池、盲人按摩館、酒店大堂等場所的直播。

360曾引起不少爭議,外界有人形容品牌營商手法「流氓」──包括防毒軟件佔有用戶電腦中央處理器容量極高、強行卸載競爭對手開發的軟件等等。

周鴻禕稱有「黑公關」作祟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周鴻禕在2015年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12月13日,奇虎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禕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回應稱:陳菲菲的文章系誤導讀者,混淆視聽,有「黑公關」之嫌。他還稱,「這回被黑,肯定是又斷了別人的財路了」。

360公司也發聲名稱:「水滴直播是360智能攝像機的重要功能之一,是默認關閉的。是否開啟直播功能,完全取決於購買的商家自主決定。」

「購買360智能攝像機的商家如果要開啟使用水滴直播模式,必須要進行實名註冊,所拍攝的內容必須無任何其本人或他人的個人隱私,並確保拍攝內容健康,不觸犯法律。」

根據聲明,「水滴直播」有100名審核員,對直播內容進行把關,並會刪除違反法規、侵犯隱私等內容。除了提供幼兒園及餐廳廚房的鏡頭外,並沒有贈送免費的攝像機予其他商家。

公司又指,攝像機直播是「降低了小微企業推廣成本」。

不過,不少網民對360的聲明不賣賬。微博用戶「切兩片吃吃」說:「商家並不具備直播平台的運營資格。商家有沒有做到貼告示告知顧客,你司沒有盡到監管的責任。另外我覺得商家要是明確告知顧客店內有攝像頭並會放在網絡平台直播,生意不會好了,你覺得呢?最後,你這聲明真是教科書般得陰陽怪氣。」

另一名微博用戶說:「公共場所的拍攝進行網絡直播,就不可能不侵犯隱私權,所以你們為什麼要提供直播功能?而且你們除了嘴上說說還採取了什麼措施保障商家履行告知義務?這麼負責任的審核機制一共刪除了多少視頻,切斷了多少商家的直播信號?」

律師認為商家侵犯隱私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晨笛告訴BBC中文,商家在顧客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播顧客畫面,肯定涉及侵權。「商家上傳直播首先要徵得顧客同意,要貼出明示顧客所有的活動都在被直播,顧客答應就沒問題。如果顧客不知情,那商家肯定涉及侵犯隱私。」

至於360是否涉嫌侵犯隱私,徐晨笛稱,具體要看360跟商家的協議內容。「據我所知,360是用利益綁架了商家,商家通過直播可實現品牌推廣的目的。按照周鴻禕一貫的形式方式,360很有可能在協議中就把自身免責了,但定論還得看具體協議。」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