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再推「轉型正義」 還有哪些國家試過

模擬蔣家一家人的合照
Image caption 台灣中正紀念堂舉辦"後解嚴藝術展",圖為模擬蔣家一家人的合照,背後則被膠布捆綁,隱喻蔣家晚年國際失勢的風雨飄搖

台灣的民進黨,近來以國會過半優勢,三讀通過「轉型正義條例」,未來台灣將再啟動新一波的「轉型正義」工作,過往國民黨執政威權時期(1945-1987)的「不當黨產」與「人權迫害」等,未來將逐一平反。

在野的國民黨對此批評,這是專門替該黨設置的「清算法」,並認為如果要轉型正義,那就要追溯到日本統治台灣時期(1895-1945)。

而就在台灣解嚴30年過去後,近日台北市內紀念蔣介石的中正紀念堂,也舉辦了後解嚴紀念展,展出不少藝術家心目中的紀念堂改造想像圖,與台灣當年戒嚴時期的文宣,也搜羅各國在近代民主化的案例展示。

Image caption 台灣的中正紀念堂,至今依舊是統獨兩派的政治角力戰場

但迄今在台灣,中正紀念堂依舊帶有政治敏感,獨派人士對其反感,而統派人士將其視為精神堡壘。只不過在後解嚴紀念展旁,「偉大領袖蔣公」的常設展覽,仍與其比鄰而居,竟也形成一種意外的和諧。

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向BBC中文網表示:「台灣解嚴30年以來,已經陸續有不少當年真相被挖掘出來,民進黨現在要做好統整工作,未來要有份切實詳盡的轉型正義統整報告公諸世人,並要警惕國人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他也強調:「轉型正義除了追求真相,還有對加害者的咎責、受害者名譽回復、創傷療癒,與撕裂社會的重新對話,最後是教育等等,有很多種面相進行。整個社會的分裂跟對立都要加以修複。」

圖片版權 Yih-Fen Hua
Image caption 德國柏林街頭,展出1970年西德總理勃蘭特向猶太受難者下跪道歉照片

德國式的轉型藝術

台灣當局將威權時期建築,改變為藝術空間的想法,也是從全世界得到靈感。以德國來說,就有慕尼黑的前納粹藝術館「藝術之家」、與東德時期柏林的國安部「史塔西博物館」等多數地點,跳脫過往威權形像,變成展示歷史與民主化進程的公共空間。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花亦芬,長期研究德國轉型正義,她對BBC中文網表示:「德國曆經二戰後去納粹化、與東西德合併後去共產化兩次轉型,境內的轉型正義歷史機構相當多,甚至是一個轉角、一個鄉鎮、一個市景,都會有他們紀念過去威權時代的紀念物。」

這些過去的權力核心地,紛紛在戰後從德國自己的國家記憶中慢慢解放出來,現在也成許多國外學生參訪的地點。很多空間的設計,都可以讓人「身歷其境」,去想像當時的痛楚。

花亦芬說:"德國的方式是讓轉型正義,在政治處理外,也重視感性層面,透過不同的藝術形式來回顧當時的歷史面向,期許不再犯,台灣在法律面制定上不少借鏡德國,未來藝術與轉型正義上,德國也可提供不少啟發。"

Image caption 中研院學者吳叡人表示,南非透過讓白人加害者坦白來獲得赦免的方式,讓真相更容易厘清

南非鼓勵族群和解

而當年黑白種族分離的南非,則是在前總統曼德拉上任後,先於1994年廢止種族隔離政策,鼓勵當年迫害黑人的白人加害者出來「坦白」再給予特赦,與迫害者家屬和解。

其中也包括,將過去流放黑人政治犯的羅本島改建為國家人權博物館。近來,南非也掀起一連串「打倒羅德斯」,希望將過去的白人殖民者羅德斯(Cecil Rhodes)銅像給拉倒的事件。

吳叡人則說明:「南非當年是標凖的「協商式轉型」,黑人民意強大,但是無法推翻白人政權,畢竟少數白人掌握珍貴企業、礦產與軍隊,後來黑人領袖曼德拉帶領民主派跟執政的南非國民黨協商,同意豁免白人高階領袖,擔保不將白人經濟資產國有化,才換取白人政權下台退讓。」

然而,台灣前外交部國傳司司長彭滂沱也曾批評,南非再換成黑人執政後,出現不少用人唯親、送紅包走後門、甚至桃色交易等求公職的黑暗面。白人也成為黑人尋仇洩憤對象,過去殺害白人無辜婦孺的黑人也被「神格化」反立銅像。

加上南非30多年來,失業率大幅上升、犯罪率也飆高、經濟在現任總統祖瑪的帶領下依舊停滯不前,嘴巴喊反貪腐,卻仍將手伸進國庫,被批評為「南非最斂財總統」,至今南非的債信評等已經被降為最低等級,並非成功的轉型正義案例。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日本沖繩在二戰的抗美玉碎運動,造成至少20萬人死亡。圖為沖繩戰爭中死亡軍民的紀念園

日韓台的轉型經驗

而在東北亞的日本沖繩縣(琉球群島),也是在2000年建立「平和祈願紀念館」,展示當年日本皇民化時期,要求沖繩人「玉碎」來獻身報國與美國戰鬥的不堪過去,1945年3月美軍登陸沖繩,最後造成美日兩國共20萬士兵喪生,沖繩人口銳減25%。

位於韓國首爾的現代美術館,曾是日本殖民時期的軍醫院、也在韓國獨立後一度成為軍政府的專屬醫院,濃厚的軍事氣氛也變成公共空間。而昔日鎮壓民主化運動的光州,也建立紀念中心,來緬懷過去民主人士的犧牲。

台灣的轉型正義,最早可以從李登輝執政時期的1996年「二二八事件真相公開與道歉」算起,當年是在野的民進黨與李登輝協商後,官方慢慢作出讓步,進行協商式轉型。但當年李登輝一方面要面對國民黨保守派壓力,另一方面也不樂見突然全面清算,造成國內混亂。

之後執政的陳水扁,也曾在2007年把中正紀念堂改為「民主紀念館」,並舉辦藝文展覽,但在2008年5月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又改名回中正紀念堂。

吳叡人則回憶:「陳水扁當時政權聲望不高,轉型正義通常要伴隨著高民意,或是民主化初期執行才會有效果。一但日子久了就會比較難推動,當時陳水扁做法也粗糙了點,效果確實不好。」

而國民黨籍的馬英九,則是在執政後,持續地每年與二二八受難者遺族道歉,也獲得不少家屬諒解,不論統獨派,都有自己詮釋轉型正義的方式。

圖片版權 TAIWAN PRESIDENT OFFICE
Image caption 台灣總統蔡英文,於10日出席世界人權日紀念,頒發名譽回復證書

需要打開潘朵拉盒

對於國民黨認為轉型正義是在借機清算,花亦芬則說,轉型正義絶不是清算,而是公開過去傷痛,才能摸索自己,她認為希望過去政治檔案能慢慢開放,大家「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花亦芬也認為,公開真相、坦然面對,那猜忌跟仇恨才會消失,她列舉波蘭當年的工人領袖華勒沙,雖然被視為民族英雄,也拿諾貝爾獎,但在國家記憶局公開共產黨以前檔案時,才發現華勒沙以前也曾是密告者,縱使是過往的英雄,也不一定就是完美的。

她總結:「各國歷史有其複雜性,但要知道真相後,方能了解威權如何形成、國家暴力如何被濫用,整個國家才會有更向前一步的可能。

吳叡人則認為,各國的轉型正義中,或多或少在價值選擇與事實公開間還是必須有所平衡:「通常每個國家為了和諧,都不會起訴所有的加害者,只給予適當地報復性正義,也不會讓報復無限循環。多少仍做出一些政治妥協。」

他也提到:「台灣的轉型正義還是沒做到對當年加害者的追溯,縱使很多加害者已作古,但要詳盡調查,厘清真相、追回『歷史正義』,才有寬恕與原諒,這是國家的傷口清創跟癒合的過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