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強辭任香港律政司司長:盤點他任內的五件法治大事

(從左至右)鄭若驊、林鄭月娥與袁國強在香港政府總部會見記者(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5/1/2018) 圖片版權 Hong Kong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Image caption 袁國強(右)在林鄭月娥政府的任期剛過半年。

香港媒體傳聞超過半年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辭職的消息終於成為事實。

中國國務院星期五(1月5日)宣佈任命鄭若驊資深大律師為香港律政司司長,免去袁國強的司長職務,有關人事變更自公布翌日起生效。

53歲的袁國強作為一位成長於公共屋邨(廉租房)的基層人士,得以當上香港第四大官職,曾是一時佳話。他在辭職獲批准後對媒體記者說:「不繼續當律政司司長一職並非一個輕率的決定,但我相信人生在不同階段該做不同的事情。」

袁國強先後服務梁振英、林鄭月娥兩任行政長官的司長生涯以五年六個月又五天告終,其間香港發生了不少有爭議的法治事件。

1. 斯諾登事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袁國強就任律政司司長不到一年,美國國安網絡竊聽行為洩密者斯諾登(Edward Snowden)於2013年5月來到香港藏身,期間接受英國《衛報》、紀錄片導演珀特阿斯(Laura Poitras)和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棱鏡」網絡竊聽計劃內容,包括針對中國大陸與香港的黑客行為。

美國奧巴馬政府向香港提出引渡要求,特區政府大致保持沉默,香港民主派政團及其支持者上街遊行支持斯諾登。到6月23日,斯諾登離開香港前往俄羅斯莫斯科,華府指責香港特區政府故意放走斯諾登。

袁國強當時公開否認故意讓斯諾登逃跑,同時承認因事涉外交成分,曾與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溝通,但堅決否認這是違反「一國兩制」原則的行為。

袁國強同時批評美方引渡文件存有紕漏,並要求美方就斯諾登所披露,美國官方黑客涉嫌入侵香港電腦系統的指控,作出交代。

2. 政改、「佔領中環」與刑期覆核

圖片版權 AFP

2013年10月,時任特首梁振英宣佈成立專責小組,統籌2016年立法會選舉與2017年特首選舉改革的公開諮詢工作,袁國強與當時仍是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以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組成俗稱「政改三人組」。

推進政改工作期間,袁國強公開批駁部分民主派派別提出的特首選舉「公民提名」方案違反香港《基本法》。其後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頒布俗稱「8·31決定」的立法會與特首選舉辦法決定,民主派政團與學界團體批評選舉制度不再民主,最終「佔領中環」示威於2014年9月底爆發,也就是後來所稱的「雨傘運動」。

政改方案最終在2015年6月被否決。8月,律政司對「雨傘運動」系列案件中的「衝擊廣場」案提起公訴,東區裁判法院2016年8月中判處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三位學生領袖社會服務令。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上訴至高等法院上訴庭得直,三人被改判監禁。終審法院其後批准三人保釋,等候1月份終極上訴開審。

路透社引述港府消息人士稱,袁國強否決律政司檢察官勸諫,堅持對「公民廣場案」和另一起涉及示威案件提出刑期覆核。袁國強拒絶公開內部討論內容,但強調檢察官決定正確。他其後在一次會見中學生的活動中稱,北京當局「絶對沒有參與」這項決定。

3. 立法會宣誓風波與第五次「人大釋法」

圖片版權 AFP

在「雨傘運動」失敗,政改立法被否決的背景下,2016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湧現「港獨」派、「自決」派等新興政治陣營,更有多人當選。但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以及香港眾志羅冠聰等在宣誓就任議員時,先後被監誓人指控行為不當,裁定宣誓無效。

梁振英以特首名義聯同律政司提起司法覆核訴訟,率先阻止涉嫌「辱華」的梁頌恆、游蕙禎再次宣誓。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同時主動提請人大常委會解釋香港《基本法》相關條文,結果在11月通過第五次「人大釋法」,訂明被判定宣誓無效者自動喪失公職。

袁國強當時回應說,「釋法」並無改變香港現有法律內容,也沒有增強監誓人的權利,更沒有修改《基本法》。

梁頌恆、游蕙禎被法院裁定喪失議員資格,原本成為香港歷來最年輕立法會議員的羅冠聰後來也跟另外三名議員被裁定喪失議員資格。

4. 一地兩檢

圖片版權 Reuters

2010年在爭議聲中通過撥款興建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在2017年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後不久,正式進入討論清關安排階段。把中國大陸邊防口岸設施與香港特區出入境管制站設施在香港西九龍總站共構的「一地兩檢」方案正式公布。

港府在取得立法會通過表態支持「一地兩檢」的無約束力議案後,與廣東省政府簽訂合作協議,並上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核准。待香港緊接完成本地立法程序後,來自中國大陸的出入境邊防檢查機關、海關、檢驗檢疫機構和鐵路公安等機關的執法人員將在香港境內的「內地口岸區」執勤,執行大陸法律。

高鐵「一地兩檢」立法工作是在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民主派擔憂大陸國安人員等「跨境執法」的背景下開展。銅鑼灣書店事件主角之一林榮基去年10月公開撰文,警告「一地兩檢」措施「只會讓更多人失蹤」。

袁國強早於方案正式公布前已公開反駁過同類質疑,方案公布後負責向立法會議員解釋內容時拒絶開展公眾諮詢,強調「一地兩檢」的目標是要發揮高鐵效益,毫無政治原因,並堅持港府制定方案模式並無繞過《基本法》。

香港媒體曾廣泛流傳,原本不欲留任於林鄭月娥政府的袁國強是因為被要求完成落實高鐵「一地兩檢」工作才接受新政府任命。這個說法從未得到證實,但袁國強辭職一事確實是在「一地兩檢」方案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查後成真。

5. 外傭居港權

圖片版權 AFP

袁國強任內只發生了一次「人大釋法」,但他曾代表港府提出另一次「釋法」建議。

2012年12月,就任不久的袁國強代表港府宣佈,希望憑借當時正在審理的外傭居留權案上訴,要求終審法院提請全國人大「釋法」,以求一併解決「雙非」嬰兒與外傭獲取居留權的爭議。

結果,終審法院於2013年3月宣判該案,裁定外籍家傭不能取得居留權,同時拒絶港府的「釋法」要求。終院的裁決得到了法律界與民主黨派的支持。全國人大第五次「釋法」延至2016年宣誓風波才發生。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