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青蛙」風靡中國 年輕人為何著迷

A frog poses with a rat 圖片版權 Hit-Point

最近,日本手遊「旅行青蛙」(旅かえる)風靡中國,已經超過兩周在中國的App Store免費遊戲排行榜穩居第一。儘管這是一款全日語的遊戲,但並不影響中國玩家「摸著石頭過河」。

遊戲的主角是一隻可愛的青蛙,而你是青蛙的主人,你可以給青蛙命名,但不能控制它的任何行動。

青蛙住在一個小屋子裏,它會在那裏吃飯,寫字,讀書,以及削木頭。畢竟還是一隻小Baby,蛙讀書的時候也會犯困,如果被你逮到,你就可以錄一段小視頻分享在社交媒體。

遊戲裏還有一個院子,玩家可以在那裏收割三葉草。三葉草是遊戲裏的主要貨幣,可以用來給蛙兒子買食物和道具。三葉草每隔三小時會長滿,也就是20顆。如果你是個急性子,覺得草長得太慢,你也可以花錢買。

圖片版權 Hit-Point
Image caption 青蛙會坐在牀上看書,它有時候也會打瞌睡

遊戲最撩人的地方就是,你根本不知道你的蛙兒子什麼時候出門,去哪裏玩。你只能乖乖等著。青蛙會周遊日本,有時幾個小時後它就回來了,有時候要四天它才會回來,你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和你的蛙互動。

作為蛙的主人,你可以做的是,給你的蛙凖備好食物、道具,以及護身符,這些物件可以三選一,也可以全選,如果你有足夠的三葉草的話。然後蛙就會帶著這些東西出門,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帶它的旅遊照片、手信、三葉菜,有的時候它會什麼都不帶就自己回來了。

27歲的小申是一名90後新媒體編輯,他告訴BBC中文:「這款遊戲玩著實在是太省心了,你甚至不用刻意去管它,蛙都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很適合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的90後們。說肉麻一點,就是這是一款能真正給人心靈慰藉的遊戲。」

圖片版權 Hit-Point
Image caption 青蛙竟然還去朋友家做客

體驗為人父母

1月20日上午,小申在刷微博時發現,自己的微博首頁幾乎一夜之間被這款遊戲佔領了。因為之前玩過Hit-Point(旅行青蛙的開發公司)的貓咪後院,他馬上下載了旅行青蛙。

剛開始玩時,小申看手機的頻率明顯增加,有事沒事都要看看自己的「蛙兒子」有沒有好好出去旅遊,有沒有寄明信片回來。「每一次打開都有一種期待的感覺,就和大家說的'養了兒子'一樣。看到蛙出去了就會想它什麼時候回來,看他在家就又想讓它趕緊出去玩——就像大學時候放寒暑假回家被爸媽嫌棄的我們。」

圖片版權 Hit-Point
Image caption 青蛙在日本境內到處旅遊,但你永遠知道,下一張它寄給你的照片是什麼

同樣是被朋友曬圖吸引的,還有今年25歲的鹹小姐,下載遊戲後,她會十幾分鐘就查看一看手機,看看蛙兒子出門沒。「我家蛙拍回來的照片基本都沒朋友,所以如果寄回來的照片是一個人或者是重覆的就感覺很絶望,今天它給我寄了一張和小老鼠的合影,我感到非常欣慰。」

「不過養蛙算是體會到了我媽的心情,蛙在家的時候盼著它出門,出了門又盼它回來,大概跟我假期在家被我媽念是一樣的。」鹹小姐說。

很多玩家都親切地青蛙為「蛙兒子」,很多90後女性會自稱「老母親」。

由於蛙兒子時常一走就是很久,為了打發蛙兒子不在的寂寞時間,小申專門建了一個微信群,並取名「90後空巢老人抱團取暖群」,他拉了同在玩這款遊戲的朋友和同事們入群,大家一起分享「育兒心得」。

「因為我用的是安卓系統,不然說不定我也會花錢給兒子買三葉草,畢竟誰都不想看著自己的蛙兒子過得比別人慘」,小申說。

圖片版權 Hit-Point
Image caption 很多時候青蛙寄回來的是獨照,但它也會交朋友,寄跟朋友的合影給你

中國玩家遠超日本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App市場數據分析公司App Annie告訴BBC中文,這款遊戲自2017年12月上線至2018年1月28日,在蘋果中國的App Store下載量已經超過了390萬,並且中國用戶在這款遊戲的總花費已經超過了200萬美元。

然而,同期的日本數據只有中國的十分之一。在日本,蘋果App Store加上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只有近40萬次,日本玩家在這款遊戲上總計才花費了10萬美元。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各類App層出不窮,在用戶粘度很高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朋友的分享很容易引發跟風。

圖片版權 Hit-Point
Image caption 青蛙孤獨的身影,有的玩家會發愁青蛙沒有朋友

2017年第三季度,微信及其國際版WeChat的合併月活躍賬戶數已經達到了9.8億。此外,微博也有近3.8億用戶。很多玩家稱,他們都是在微博或者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分享截圖,好奇為什麼這麼多人都在玩,才去下載玩的。

目前,社交平台上已經出現了很多中文的養蛙攻略,知乎上,也有很多用戶在分享玩遊戲的體驗。

膜蛤文化助力?

由於「青蛙」和「蛤」高度相似,有一些玩家甚至將養蛙遊戲跟「膜蛤文化」聯繫在了一起。「膜蛤」是網絡喜愛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現象的特定說法。「旅行青蛙」玩家中不乏「蛤粉」,他們給蛙取了各種跟江澤民相關聯的名字。

「介紹一下,我的蛙叫『長者』,交個朋友,一起談笑風生吧」,微博用戶 @林棲_Ether 說。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江澤民在兩會上打哈欠

「長者」是江澤民曾經的自稱。2000年,香港有線電視女記者張寶華在記者會上就行政長官董建華連任問題,問江澤民「中央是否欽點」了,江生氣地斥責了張寶華。指責過程中,江自稱「作為一名長者」,「有必要告訴你們一點人生的經驗」,指責香港記者畢竟「too young」,問來問去的問題都「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這段視頻受到了很多年輕人的喜歡,其中涉及的每個字眼都被年輕人在多種場合靈活應用,有的人甚至能倒背如流。儘管江澤民就職那年,很多90後還尚未出生,但因為其獨特的個性,以及喜歡秀各種才華的風格,他的語錄在年輕人中很受歡迎,社交平台上也充斥著他的表情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