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過年去哪兒?家族之間的矛盾與妥協

過年示意圖

春節是華人最重要的節日,代表一家團圓、和樂融融。不過一對男女結婚後,不再只是兩個人,也成就了兩個家族的結合。要去男家還是女家吃年夜飯?大年初一在哪邊過?要如何慶祝農曆新年?甚麼時候妻子才能回去娘家?春節雖然是喜慶的日子,但背後也隱藏著不少引信,一不小心可能會引爆家族矛盾。

新婚表哥想要跟老婆回家過年,結果被揍了一頓

結了婚後,過年回男方家還是女方家?這個問題在現代人看來可能不算什麼,尤其是住在城裏的年輕人,但在農村情形就大不一樣了。

我母親的祖籍在中原地區的農村。很多以前的觀念和習俗都保留著,它們不見得對,但深刻地影響著村裏人的生活。幾年前,過年回男方家還是女方家的問題,在我們的大家庭裏引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波。

那年春節前,我的表哥剛剛結婚。表嫂來自幾十公里外的縣城。對於農村出身的表哥而言,算是「高攀」。或許是向新媳婦的爸媽示好,或許是結婚時因一些瑣事與自己父母產生嫌隙,總之,表哥決定過年不回家了,而是在縣城的岳父岳母家過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農村,過春節是頭等大事(示意圖,非當事人)

當我二舅(表哥的二叔)和我爸(表哥的姑父)回家後看到這一狀況,勃然大怒。在老家的觀念中,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要在男方家過,大年初二則回女方家。如果兒子過年不回家,等於向外界宣稱自己「入贅」到岳父岳母家了。對於男方家而言,這是「奇恥大辱」。但是大舅(表哥的爸爸)親自出面把人拉回來太沒面子。於是,我爸和二舅出面處理。

二舅和我爸開著車到縣城,坐下與表哥岳父寒暄後,說了一句,「過年回不回家,你要想好了。」然後扭頭就走。車開回大舅家,不到一頓飯的功夫,表哥就搭車趕了回來。一進院子,二舅爆喝一聲,「跪下! 」表哥膝蓋一軟,跪在院中央。隨後,我爸和二舅上去就拳打腳踢,頓時塵土飛揚。表哥比我爸和二舅都要壯實得多,但別說還手,連被揍倒了也不敢躺在地上,而是趕緊爬起來跪好,樣子很狼狽。全家親戚都在場,但沒人敢勸,因為知道表哥觸犯了傳統道德觀念中極嚴重的部分——「不孝」。

表哥挨了打,低頭向長輩們認錯。晚上沒有讓他在家裏住,而是讓他「愛去哪兒去哪兒」。第二天是大年三十,表哥帶著表嫂回了家,勤勤懇懇幫著家裏人張羅過年的東西。

此後很多年,家裏的長輩逢年過節都會提起這件事,用於教導我們這些晚輩,要「引以為戒」。──陳岩

婆婆千方百計阻止我春節回娘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台灣,媳婦常是過年期間負責採買和家務的人,家中的男性則可以純粹享受與親朋相聚的時光(示意圖,非當事人)

淑惠(化名) 50多歲 來自台灣

我在25歲時結婚,從此變成「夫家的人」,我和陸續嫁進來的兩個嫂嫂共三個媳婦,從來沒有人在除夕和初一回過娘家。

婆婆要求我在除夕前三天回到夫家幫忙,使喚去做各式各樣的事──買菜、打掃、早上九點做午餐、下午三點煮晚餐──而且婆婆希望能讓來訪的客人都看到她有媳婦、有孫兒孫女,所以連大年初二都不太願意讓我回娘家。

嫁進夫家的頭幾年,婆婆要求初二娘家要有兄弟來接,我才能回去,婆婆說這是習俗,而且女兒在初一回娘家是大忌──會讓娘家變窮。因此年初二時,弟弟會帶禮盒來婆婆家,和親家母寒暄,「客氣地」說:「我來接姐姐回娘家。」婆婆才會放行。

到嫂嫂們陸續嫁進來後並且「不遵守規定」後,我才提出抗議,婆婆也才放棄這樣的規定。婆婆至今仍會找很多理由千方百計阻止我回娘家,常常都拖到初二傍晚才能啟程。

有一年,我用自己的錢訂了一桌團年菜給一家十幾口人享用,但婆婆認為外訂年菜是我不想做飯,因此拒絶上餐桌吃飯,後來終於開吃之後臉色也一直很難看。到了初二近傍晚,婆婆站在我的車子後面拖住行李箱,質問我:「你真的有需要回娘家嗎?」我那天是哭著回去的,婆婆太過分、太自私了!

儘管年年都不愉快,我仍堅持初二回娘家。我是家裏唯一的女兒,弟弟們初二也會陪太太回娘家,所以我父母家等於是空城,所以我是不是應該帶著我的孩子,至少回去吃個飯問個安?新年嘛,家裏有人,熱鬧歡喜一下。我想,因為台灣是遵循傳統的父系社會,所以這可能是台灣人一直想生兒子的一個原因。

過年對我來說一直都很痛苦,但我的「小幸運」是婆婆沒有生女兒,所以不需要初二還留在夫家「伺候」回娘家的小姑,因為不少同齡朋友有這樣的經驗,而且還不少。

我老公受到母親的影響,也是傳統的人,他認為過年一定要在家過,出國旅遊?各回各家?這是不可能發生在我家的,連提都不用提,一定沒用。我自己有一個兒子,但他成家後,以後小夫妻商量好要在如何過年,任何形式我都可以接受。

我們領證了,各自回家過年也沒甚麼 

圖片版權 Ms Shu

舒小姐 26歲 來自西安

我們今年剛登記,還沒有辦婚禮,加上兩家離得很近,所以各回各家過年。除夕就在自己家過,然後初一早上我去他家幫忙做做飯吃吃飯,然後初一下午他來我家吃飯,以後也打算就這麼過了。

一般人都想回自己家過年吧。因為平時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多,所以過年的時候更想陪平時見不到的家人。可能對我們來說,家庭的含義比起我們的小家庭還是各自的大家庭更有存在感吧。其實我爸媽倒是無所謂總是見,但是我姥姥姥爺一年就盼我過年回去了。感覺很多年輕開放的家庭都不是很在意去誰家過年這個問題了,當然只是一部分。

不過我也有同事,為了過年可以既去男方家又回自己家,專門找了跟自己家離得很近的老公,我先生的室友為了過年可以一起回家,找女朋友的時候希望找老家一樣並且在同一個城市工作的女生。我還有同事,每年都兩家都回,反正坐飛機也就一兩個小時,每家待三天。我周圍同事很多新婚的,但都沒有因為這個在發愁的人。──王凡

新年風塵僕僕,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圖片版權 Johnny Choi

蔡國淦、趙穎怡夫婦 30多歲 來自香港 

我們結婚多年,農曆新年有既定的時間表:大年初一上午會先到我祖母家拜年,下午就會到我媽媽家,留下跟他們一起吃晚飯;初二會到太太祖母家;初三會先到岳父岳母家,再一起出發參加太太外婆的團拜聚餐。

香港地方小而集中,有它的好處。就算一天要趕去幾個地點,駕車也是半小時以內的事情。

年夜飯會複雜一點。香港人工作忙碌,要大家齊齊整整吃年夜飯,只能挑周末。但周末也只有這麼幾天,所以我們採取「先到先得」的模式──那家先定好日子,我們就先答應那天出席年夜飯。我們今年二月初已經吃了第一頓年夜飯,也是沒辦法的事。

幸運的是,我們這個行程表運行得挺順利,也不想作出甚麼改變。我們身邊也有朋友覺得在香港過新年很麻煩,會選擇去旅行避年,但是我們家從來沒有在春節期間離港。家中老人年紀大了,不跟他們度歲的話,他們心中可能會胡思亂想。畢竟親人相聚時間一年也只有這幾天,我們覺得很值得。 ──蔡曉穎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