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點評:安邦之後 中國或將出現統制經濟

吳小暉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14日凌晨,安邦集團在官方網站發佈聲明稱,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因個人原因不能履職。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在中國,多層擁有偵查權或相當於偵查權的調查權和人身限制權的執法機構的存在,導致一樁涉及高層或者重大利害關係的案件往往歷經漫長調查,才得以正式進入起訴階段。而外界可能因此忽視了這些案件背後的政治信號。今日剛剛公布的安邦集團吳小暉案便是一例。

安邦之後,是否會波及更多寡頭經濟,繼而宣告中國新政治權力統治格局下的「新經濟」的到來?

2015年1月底,《南方周末》披露了安邦集團吳小暉的若干內幕,在中國引起很大反響。這不是中國媒體首次解密安邦及吳小暉,在此之前,多家外媒及中國的財新傳媒都有過連續的相關報道。有關安邦在海外的激進收購和她與川普家族的關聯交易,讓安邦以及安邦控制人吳小暉的角色變得撲朔迷離。

不過,在吳小暉從公眾視野消失的過去一年裏,另一家作風同樣激進、布局十分廣闊、且實際控制總資產和安邦同在3萬億元人民幣之巨以上的投資航母——海航,也遭遇了吳小暉落馬前幾乎同樣的困境。隨著「十九大」落幕後的中央一人權力鞏固,一波針對安邦、海航等資本怪獸的清理運動正在展開,下一個指向哪家公司?節後的北京飯局籠罩在新的不安氣氛下。

安邦與海航都有相似的成長背景,均是胡溫時代的產物,也就是一個「弱主共治」條件下中共政治局常委體制所代表的寡頭政治和寡頭經濟,他們分別控制或壟斷了能源、電力、交通、媒體和資本領域。

只是,與傳統官僚通過對國企的控制而壟斷產業不同,在資本市場和新興市場,新的寡頭往往利用權力和資本的關係獲得金融槓桿,或者利用市場管制的權力,實施大規模併購而迅速成長。

一些管制官僚往往充當幕後大佬和資本控制人之間的代理人,他們通常在習的反腐運動下首先落馬,然後供出這些寡頭經濟的不堪內幕,例如保監會長項俊波,以及「互聯網沙皇」魯煒。外界注意到魯煒被調職以後,一些互聯網門戶巨頭便發出了「回到計劃經濟」、「隨時獻給黨」的聲音,背後恐懼和關係之深應該不難想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共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是中共十九大之後落馬的首位正部級官員。

其實,從安邦到海航,甚至追溯更早,譬如從中共高官周永康到令計劃的落馬,在政治鬥爭之外,都能看到一個清晰的經濟變化:寡頭經濟被逐個消滅、接管。圍繞權力的集中, 先後建立國安委、監察委和二十多個領導小組的「柔性政變」逐漸架空政治局常委集體領導、分工負責的體制,與這些常委寡頭相聯的寡頭經濟體也被一個個定點清除。

例如,對周永康和令計劃的打擊,都發生在國際石油和國內煤炭價格最低的時候, 「金山銀山不如青山」的新能源經濟政策、反霧霾治理和堅持巴黎氣候變化協議的承諾相繼推出,並有一系列舉動圍剿周、令所控制的石油、煤炭的利益綜合體和政治力量。

負責在山西善後的李小鵬,關閉了大批煤礦、清理了大批與令計劃相關的地方幹部,並且率先與比亞迪合作在山西大舉投資新能源汽車,太原市更是首先將全部出租車汰換為比亞迪電力汽車的城市。李小鵬因此升任交通部長,並得以留任十九大中委。

圖片版權 Reuters

如此一來,從安邦到海航,至少可見兩個清晰的政治信號: 那些為寡頭經濟提供庇護的「太子黨」和黨內元老們,正被要求放棄插手經濟、割斷尋租聯繫。他們在海外的瘋狂併購和關聯交易可能已經威脅到最高當局「一路一帶」相關的資金優先配置,同時給外交添亂。2018年,這些太子黨和黨內元老們被要求的,或許是無條件擁戴最高領袖,否則,以他們涉入寡頭經濟之深恐難以身免。

其次,或許也是對未來更有長期效應的,是一個「新經濟」正呼之欲出。這一新經濟政策,綜合此前的「供給側改革」、強調環保的「青山」政策和互聯網行業的大數據發展,在逐一清除寡頭經濟、破解(政治局常委)寡頭政治的基礎上,最大的可能是朝向一個面向總體的統制經濟(controlled economy)。

作為「去槓桿化」的第一波犧牲品,安邦被接管和重組後,很可能會誕生一個類似淡馬錫(新加坡財政部100%控股的投資公司,被視為新加坡最神秘的企業之一)的中國主權基金。這些新主權基金將取代國資委之類的官僚控制,在「混合經濟」政策下控制傳統國企,並且以多種資本、政治方式控制民企,以便更好地為「一帶一路」戰略服務。這也符合所謂「做大、做強、做好國企」的最高指示,以經濟統制模式適應即將到來的政治集權結構。

只是,這種統制經濟並非1930年代盛行的意大利、德國、蘇聯和美國實行各異的統制經濟的簡單翻版,這一普遍模式曾經被當時發生的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的大辯論所遮蔽,也非鄧小平時代經濟大佬陳雲所謂「鳥籠經濟」,而極可能是依賴數字列寧主義的新統制經濟。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海航的創始人億萬富翁陳峰在20多年前創立了海航集團,索羅斯是早期的投資者。

互聯網行業特別是大型電商、社交門戶網站和大數據的發展,只可能被要求為之服務,且可能創造一個新的統制經濟模式,繼續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為一個權力高度集中、高度融入全球化的政治體服務。

安邦之後,或許還會有雷聲滾滾,波及類似的寡頭經濟,無論是資本怪獸還是互聯網巨頭。那將宣告中國「新時代」的「新經濟」的到來,而吳小暉和安邦,或許只是新經濟到來的第一波犧牲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