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稅改革難點多 提高起徵點為無奈之舉

中國財政部長肖捷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國財政部長肖捷稱,大家都將是今年個人所得稅改革的受益者。

在本屆中國全國人大上,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

在隨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也表示個稅改革將提高起徵點。至於提高多少,史耀斌稱,會根據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費水平的變化來確定,並且提出一個提高起徵點的建議。此外還將增加專項扣除,首選重點是子女教育和大病醫療。

本屆兩會上,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建議提高個稅起徵點,從目前的3500元,提升到7000元到1萬元左右。

不少網民對此表示贊同,稱其為"善政"。專家的觀點則有分歧,提醒大眾中國個稅改革的特殊性,提高起徵點不見得是好事。

"如果起徵點提到1萬,我給每個粉絲發1萬"

兩會剛開始,個人所得稅成為會內會外關注的熱點。

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建議,將起徵點提高到1萬元。她表示:"對於普通工人家庭來講,3500元的起徵點偏低了。"

起徵點,可以被看為免稅額度。月收入沒有達到起徵點,免徵個人所得稅;達到起徵點了,按照超額累進的方式進行徵稅。

《葉檀財經》主編時晨晨向BBC中文測算了提高起徵點的好處,假如你在上海,稅前工資1萬,個稅起徵點提升至5000塊,你一年可以多出2100塊,相當於半個月的房租;如果個稅起徵點提升至1萬,你一年可以多出4740元,相當於一個多月的房租。

因此,董明珠的建議得到不少代表委員的附和。

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稱,個稅起徵點目前定在1萬元左右可能是比較適當。全國政協委員、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也認為應調高到1萬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全國政協委員、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稱,減稅可促進消費。

相比之下,全國工商聯的提案較為保守,但也建議個稅起徵點從目前的3500元提升至7000元,翻了一倍。

在會場外,則有專家認為,1萬元的起徵點不切實際。財經作家石述思就在微博上放出"豪言",稱"董小姐建議將個稅起徵點提高至1萬元。如果被採納,我向每個粉絲發1萬元。"經濟學家馬光遠隨後也發微博稱,"​​我跟一下:如果被採納,我向每個粉絲發2萬元,人民幣!絶對的人民幣。 ​​​​"

中國個稅的"畸形"

兩會對個稅改革的關注,引起了關於中國個稅"畸形"的討論。知名財政學家、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曾向媒體表示,"在中國,個稅的發展已經明顯不健康,甚至帶點畸形特徵了。"

首先畸形的是"增長過快"。根據公開資料統計,去年,全國個人所得稅收入11,966億元,同比增18.6%,其增速遠遠超過人均收入的增幅7.3%、GDP的增幅6.9%、總稅收收入的增幅10.7%。某項稅收收入增長過快意味著稅制不合理,需要調節。

其次,畸形還在於它成了針對"工薪階層"的稅種。背後的原因在於分類計徵使得繳稅群體多為代扣代繳,主要針對工資性收入,炒房、炒股和其他未通過大型企業而來的個人所得稅都沒辦法加以監管和徵收。體制外收入太多,如果不能有效納入到個稅徵收範圍,起徵點無論怎麼調整都解決不了收入分配不公的問題。

最後一點,中國"地域"遼闊,經濟發展水平差別巨大。分析人士表示,不同地域生活成本差距巨大,僅就租房一項而言,據安居客統計,2017年上海的人均房租為每月2678元,二線城市如成都為每月1008元,如果看城鄉之間差距將更明顯。不同生活成本卻按統一標凖徵稅,並不合理。

提高起徵點是無奈之舉

那麼個稅起徵點是解決問題的答案嗎?

不少財稅官員和學者認為,簡單提高起徵點並不公平,可能導致收入越高的人減稅越多,從而加劇貧富差距。財經學者盤和林認為,按照現有的超額累進稅率,單純提高個稅起徵點確實可能出現富人減稅比窮人多的結果,有違稅負公平原則,相比中低收入者,月收入達到15000元以上的高收入者減稅效應更加明顯。

知名中國學者胡星斗認為,更合適的做法是綜合計徵,即綜合考慮納稅人的各項收入和支出,家庭負擔,所在地域等因素進行徵收。李克強在報告中提到的增加子女教育、大病醫療等專項費用扣除,即是綜合計徵的嘗試。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專家認為,綜合考慮家庭總收入進行個稅徵收是更合適的做法。

胡星斗認為,尤其綜合考慮按家庭總收入進行徵收。本屆兩會上,致公黨中央向全國政協提案,考慮到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為減輕育齡家庭的經濟負擔,建議以家庭徵收個人所得稅。農工黨中央也提案建議建立家庭為單位所得稅計徵制度。

BBC中文記者採訪了中西部省份的一位稅務幹部,他表示,在政府內部也明確綜合計徵是個人所得稅改革的方向,但在中國面臨現實國情。綜合計徵對稅務系統要求高,稅務部門徵管信息化程度不夠高,還未與公安、工商、銀行等部門全面聯網,實時聯網,難以凖確掌握納稅人各項收入信息,大規模綜合計徵的條件不成熟。因此,制度設計只好"一刀切",如果考慮地區性差異和個體差異,上下浮動的政策"口子"多了,人們會爭相"鑽空子"。因此,目前來看,提高起徵點,增加工薪階層的可支配收入是更現實的舉措。

時晨晨向BBC中文表示,在目前狀況下,提高起徵點可以刺激消費增長。據其測算,上海平均薪資接近7千,人均年消費支出39791.85元,個稅提升至5000後,每年省出1191元。如果居民省出的錢全都用來消費,那麼消費大概會增長3%。"減稅,其實就相當於薪資增長,但是這並不會給廠商增加額外成本,因此理論上不會從成本端推升通貨膨脹,只可能從需求端推升通脹。"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