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噤聲中人大近全票通過修憲 海內外學者表憂慮批評

XI JINPI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全國人大3月11日以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張無效票,通過國內外充滿爭議的修憲草案,正式刪除國家正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中國人大法工委主任沈春耀說,人大高票通過修憲,有利推動及保障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及法治建設,但不少學者對修憲表示憂慮,形容是「政治的大倒退」。

BBC中文聯繫了多名大陸學者,他們基本都表示近期受到的壓力很大,被警告不得接受外媒採訪。一位受到壓力、要求匿名的學者對BBC中文說,「對這個結果我不意外,很正常,在現在這種政治環境和生態下,如果反對票多我才會意外。你也知道全國人大的組成,百分之六十到七十都是官員,百分之九十都是黨員,不通過就奇怪了。」

「這意味著80年代鄧小平主導的對於文革的反思成果被否定了,是個倒車。」

「另一部新憲法」

中國歷史學者洪振快以電郵回復BBC中文時表示:「國內稍微客觀理性的人,都覺得本次修憲的做法不可思議,認為其對未來的影響是負面的。」

他說,1982年憲法確立「黨在法下、民眾權利優先」的重大憲法原則,憲法只在序言提到黨的領導,不在正文規定黨的領導,明確任何組織或個人都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把公民權利放在國家機構之前,之後4次小修改把國家保障人權、私有財產受保護寫入憲法,這些規定符合文明國家憲法的主旨,即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證書,是對公權力運行的規範和約制(包括對國家領導人任期的限制)。

洪振快說1982年憲法和4次小修改,雖然含有「不盡人意」的內容,例如計劃生育制度、城市土地國有、無法落實言論出版自由等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等等,但基本上還是能夠獲得公眾的認可,是中國社會的政治共識。

「此次修憲使上述的憲法原則和精神受到削弱和破壞,使憲法的權威感下降,使公眾對憲法的尊重感降低,甚至讓人感到修改後的憲法已經是另一部憲法。」他說:「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如果憲法得不到民眾發自內心的擁護,那麼民眾對法律的尊嚴和服從感就下降,基本的政治共識將會不存,這樣社會就有可能失序,對未來的社會安定將是不利的。」

「現在很多人擔心文革重來,文革就是憲法和法律不受尊重,整個社會秩序混亂,公民權利沒有保障的時代。可以說,中國歷史經驗很多,而且殷鑒不遠,只是奇怪的是歷史教訓好像從來不被吸取。」他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習近平修憲:中國官方跟網民的審查"躲貓貓"
圖片版權 BBC/Davies Surya
Image caption 89歲的人大代表申紀蘭自稱從不投反對票,很多次的人大會議上,她都是按下「贊成」鍵

「偷偷摸摸」、「心虛」

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此次憲法修正案草案從提出到通過,整個程序「開快車」,而且「偷偷摸摸」。「雖然拿到了所謂的權力,但是公眾觀感丟分,得不償失。」他說。

「二中全會的公報並未透露修憲的具體內容,三中全會開會前才提出,自稱經過了幾個月討論,從十九大以後就討論。但這一切都是暗箱操作,中國的老百姓並不知道。」章立凡說。

他還認為,近年來,中國的憲法修改得很頻繁很隨意,「想怎麼改就怎麼改,顯示執政黨對於憲法是不尊重的」。

香港中國政治評論員林和立表示,當局全面禁制反對聲音,是因為習近平「心虛」。他說習近平在9月29日,成立的憲法修改小組,名義上好像是諮詢,但其實是「只是說說、走過場」。

他說在過去修憲,領導人都會作出較為充分的諮詢,例如鄧小平在1982年提出的修憲,全黨參與討論,而胡錦濤2004年修憲前,花了約一年時間諮詢,其間容許中國的一些學者上書表達意見。

「但今次是甚麼也沒有,猶如習近平自編、自導、自演了一場戲,有些人說他今次修憲差不多是政變,因為沒有一個科學、透明的諮詢。」林和立認為中國由一個領導人集權,是推翻鄧小平所提倡的集體領導,回到了毛澤東時期的「一個人說了算」,是「政治上的大倒退」,沒有人能夠加以制衡,決策會欠缺認受性,好像「復辟封建主義王朝」。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政治學副教授陳澄說,外界許多人把他與毛澤東相提並論是太過簡化。

陳澄認為毛澤東輕視黨的制度與官僚,但習近平則留意到黨制度化的重要性,致力建構黨的組織和紀律,今次修憲亦是顯示他要「正式」,而非「臨時」地站在權力的尖端。但陳澄說,這次修憲卻對組織制度中如何交接權力的一環,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是一個很大的賭注」,沒有人知道他會在位多長時間,也不知道如何選出下一任領導人,如果處理不當,或會對黨帶來損害。

圖片版權 Reuters

零星反對棄權票

今次修憲草案投票,有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張無效票,另有16人缺席。

美國紐約大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 Cohen)表示,這個近3000名代表的投票中,需要顯示一些不同聲音,使得這個政權看起來是有自由可信,但同時,他們需要投票結果看起來非常贊成修改憲法,而不會好像其他修正案般有百多人投反對棄權。

他說,在當前環境下,大家都會感到害怕,習近平就是利用恐懼來達到他的目的,沒有得到允許下投反對票表達不滿,可能是一種「蠻乾的行為」。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政治學副教授陳澄形容,這是計劃好的一步,中國方面會以此聲稱修憲獲得廣泛支持。

香港中國政治評論員林和立認為過去5年,中國變成了一個「警察國家」,在管控上效率很高。他猜測那零星的棄權反對票是來自高幹或權貴子弟,背景比較硬,不怕被秋後算賬。雖然這次是不記名投票,但林和立猜測安全部門或有方法知道誰沒有投贊成票,僅零星反對棄權反反映習近平的政治機器運作暢順。

「反對的人暫時進入冬眠狀態,除非習犯下大錯,否則難以表達反對聲音。」他說:「但現在習近平掌握大權,無論內政、外交、經濟,他也不能諉過於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維權人士胡佳兩會期間「被休假」

不過,中國歷史學者洪振快說,雖然今次修憲有2票反對、3票棄權,「但不要過度解讀,這幾票不一定是針對任期制」。

中國人大法工委主任沈春耀說,投票過程是「嚴格依法按程序進行」。沈春耀說「三位一體」對中國和中共是「必要」和「最妥當」,不認同這樣會引致權力鬥爭,並認為黨和國家領導層能實現「有序更替」。

中國網民嘗試以不同的方法表達對修憲的感受,在微信上一些修憲相關文章的評論欄,可以看到很多人同時回復簡單的笑臉(Emoji)。

有中國海外留學生發起抗議活動,在外國的大學張貼習近平的海報,上面寫有「不是我的國家主席#NotMyPresident」的標語,歐洲、美加、澳洲等大學也有學生響應。

對台灣會有甚麼影響?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張五岳表示,雖然權力集中有其好處,可以貫徹政策,但一個國家的發展不應該只是仰賴「聖賢明君」,缺乏「糾錯機制」下會面臨風險。

張五岳分析說,從十九大工作報告的人事和政策上就可以看出,習近平沒有要在五年後交出政權的跡象,他在過去五年當中,外訪的次數遠遠超過江澤民和胡錦濤,形容他已經打破世代交替、打破派系集體領導的格局。他認為當年鄧小平時代,至少還有陳雲等「先賢先烈」與之「抗衡」。

「外界要有新的思維,中國正在建立一個中國特色發展模式,本來只是一個消極應對西方批評的口號,但過去幾年,中國正在具體的建立一套發展模式,並凖備在國內及國際上展現中國的優越性。」他說。

台灣網民對於修憲通過的反應熱烈,在台灣最大的網路討論區「批踢踢實業坊」,關於修憲的相關貼文佔滿版面,網民發揮創意,「習皇帝登基」、「五毛怎麼都不見了」等戲謔標題紛紛出線。在四大報《蘋果日報》的Facebook專頁也推送了關於修憲的新聞,一位姓陳的網友說:「中國人不能投票。只能投胎」,某蔡姓網友說:「當權者誰都想當皇帝,只差在敢不敢做而已!!」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會議上,習近平多次與政治局常委栗戰書聊天。

台灣實踐大學副教授賴岳謙對BBC中文認為,習近平如果長期任在,政局穩定性和政策一貫性會比較長。「可以預估未來中國大陸綜合國力的發展一定是穩健而更快速的,不會像美國有政策反覆的現象。」他說。

至於習近平此舉是不是「稱帝」?賴岳謙對此強烈反對,認為這是對中國不夠了解的人才會有的說法,他認為習近平的連任並不是要把權力家族化,中國大陸國家主席是虛位元首,即使習近平影響力比以前大很多,共產黨還是集體領導制。

而台灣會受到什麼樣的影響?賴岳謙認為,隨著中國大陸發展越來越好,台灣民眾的心理狀態可能也會產生很大的變化,可能對大陸心生嚮往,在兩岸差距擴大,中國佔優勢時,「台灣能夠和中國大陸對抗的籌碼會越來越少。」

淡江大學副教授張五岳就指,兩岸關係不只決定於中國大陸領導人單方面的意志。兩岸關係最大變因會在於中美關係、國際情勢、兩岸交流情況以及雙方內部領導人的想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