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十五年後 張國榮為何還在收獲粉絲

歌迷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2018年4月1日,香港文華東方酒店緊挨著的一段雪廠街,被劃為行人專用區,酒店外排起了長長的人龍,在現場肅穆氣氛下的低聲細語中,廣東話、普通話、日語、韓語交織。

2003年愚人節當日,香港巨星張國榮在此處離開人世。此後的每一年,來自世界各地的歌迷、影迷都會前來獻花向偶像致意。十五年過去,特意前來悼念的歌/影迷仍然眾多,不同語言的花牌堆滿了這段路。

來的人當中,有從八十年代起一直追隨張國榮、頭髮灰白的中老年人,也有張國榮過世時仍在襁褓之中的15、6歲少年少女。

時隔十餘載,為何張國榮仍在收獲來自不同國度的歌/影迷愛戴? BBC中文在文華東方現場,請這些「榮迷」們,講述張國榮在死後十五年,對香港社會、對華語文化、對亞洲地區仍有著什麼意義。

雪廠街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杜可風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杜可風《東邪西毒》、《春光乍洩》等多部電影作品的攝影師

張國榮是我在電影圈最重要的朋友之一。他的勇氣,他對自己存在的肯定,到肯定不了的時候,他必須走,這是我們一般人做不了的決定。

他太美了(大笑),太美了,而我是讓他更美的一個。我們合作有相同的心態,希望讓觀眾看到他最美、最誠懇的一面,經過我,讓觀眾感覺到。他很美,我想肯定這一點,讓觀眾感覺到他的存在。

他那麼勇敢的去肯定他的同性戀(身份)也是很大膽的,在當時的香港社會,在舞台上公開說「這是我愛的人」。

明星代表我們對自己最理想的期待,也是幻想的空間,而他敢站在這個空間當中、在我們眼前、在舞台上,讓我們知道有更好的可能性。他不(只)是一個美麗的男人、會唱歌的人、好演員,他是一個明星,永遠在我們的天空之上。

張國榮永遠存在,在我們心裏。

李女士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李女士44歲,韓國人

國中三年級,我在韓國的電影院看到《倩女幽魂》。在我小時候,韓國沒有這種有風格的藝人。一開始我不懂中文,但他的聲音很甜很好聽,他長得很帥,他的電影也有意思。很多韓國歌迷都為了他學中文,我也是因為他學的中文,97年也來過香港看他的演唱會。

韓國也有很多偶像,但比上不他,風格完全不一樣;韓國沒有這種藝人,現在的韓國偶像是做出來的,不太有自己的個性,但張國榮是天生的(藝人)。在韓國還不了解香港的時候,因為張國榮紅起來,大家也就都喜歡香港、中文,所以他不只是一個藝人,也是一種文化。

在韓國,即使歌迷不能來港,也經常在韓國辦活動。韓國也有很多「後榮迷」(在張國榮死後才認識他的歌/影迷),很多都是看了電影喜歡上的。

他過世後,我每年都來香港兩次,生日和4月1日,我覺得這是應該的。他離開的方式,讓我覺得我們(歌迷)很對不起他(哽咽),因為他那麼難過的時候大家都不了解他,我們應該要保護他才對。

我每次來香港都嚇一跳,每次都看到還有這麼多歌迷來紀念他。

日本歌迷致送的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日本歌迷致送的花牌
林小姐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林小姐15歲,香港人

我生於2002年(張國榮去世前一年)。一兩年前,在YouTube無意中看到影片,先喜歡上梅艷芳,也開始留意、鐘意張國榮。我覺得他的97演唱會好正,穿著高跟鞋唱〈紅〉,雌雄同體,我覺得好型。

在我的同學圈子中,我成日被人笑我喜歡的東西「好老」、「好似阿婆」,但我成日向朋友介紹哥哥和梅艷芳,也影響到一些朋友(笑)。我知道像我這個年紀的人,也有很多張國榮的歌/影迷。

歌迷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歌迷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胡先生與男朋友25歲,湖南長沙人

很小的時候就看過《霸王別姬》,到現在還一直重覆看,那是我最喜歡的電影,程蝶衣的愛與執著,看一遍哭一遍。我從來沒有現場看過他的演唱會,這可能是我一輩子最遺憾的事情。

張國榮是我僅有的一個偶像,我以他為榮,也會為我這榮迷的身份感到很自豪。

他的精神是「做自我」。 2000年他演唱會的長髮造型受到媒體抨擊,但他覺得是美的東西就展現出來,堅持,不是說,世俗的美才是美。現在看,他做出了很多突破,沒有人敢去嘗試的東西,他嘗試了,你覺得他是怎樣,他偏偏不是。

作為同志,一路走來很不容易,因為我們的感情不是能被世俗人接受的……哥哥那種內心強大,給了我精神依托,既然選擇了自己覺得正確的路,就要堅強的走下去。

像他跟唐先生的世紀牽手,很勇敢。他帶給同志一種正面的力量,讓大家知道同志不一定是只有陰暗的一面,也有陽光的、能夠被世人所接受的一面,讓外界知道,同志的愛情也是值得被尊重的。

歌迷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張國榮1997年演唱會的經典造型:西裝配紅色高跟鞋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張國榮1997年演唱會的經典造型:西裝配紅色高跟鞋

余先生/餘太太超過60歲,澳洲回流香港

1983年我在澳洲,唐人街的店在播他的唱片,一聽到就覺得那把聲音好吸引我。張國榮去過兩次悉尼登台,我們都有去。

我最鐘意97演唱會,同唐唐(張的同性戀人唐鶴德)表白那一次就最靚仔。當時爭議好大,但我睇得很enjoy,藝術就是藝術嘛。他長頭髮一樣靚仔,對我來說都一樣吸引,是很美的一面。社會覺得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他打破了很多,表現出自己的真誠,不介意外界能否接受,只著重表現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不為名譽地位,他份人好真。

但現在聽他的歌,​​不知為何我會覺得心痛,有時夜晚都怕聽,會覺得心痛、睡不著。

近幾年回流香港,每年都來文華,是一種懷念。哀傷的心情慢慢淡了,過了這麼久,看到仍有那麼多FANS喜歡他,每次來都那麼多人,已經變成一份喜悅,為他而驕傲。

據同行者說,這位年逾八十的婆婆每年四月一日都會到場悼念張國榮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據同行者說,這位年逾八十的婆婆每年四月一日都會到場悼念張國榮

王先生/周先生18/19歲中國大陸

(王)2014年開始喜歡張國榮,一開始是因為〈風繼續吹〉,他是一個接近完美的人。 《霸王別姬》一直是豆瓣評分最高的華語電影,一直9.5分,沒有影片可以取代。

(周)他的歌永遠都不落伍,在大陸的榮迷,每年都有增長。我就是2016年才開始喜歡張國榮的。

歌迷在留言板上向偶像致意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歌迷在留言板上向偶像致意

陳先生22歲四川

這是我第一次來香港,特意在四月一日這天過來追悼一下。

大概是六年前認識哥哥,4月1日,看到朋友圈有人發他的照片。 《我》這首歌,陪我走過很多失落的時候,這就是偶像的力量。

哥哥最無可替代的,是他的真實,你能夠很真切地感受到他,即使被很多媒體批判,他也是接受自己,不在乎世俗眼光。其實很多年輕一代,就是缺這個敢做自己的勇氣。

許多年之後,我再遇到生活上的忐忑,但還是可以聽到《我》這首歌,心裏對哥哥的尊敬還是會油然而生。可能20年後,我還會回到這裏,還會看到,有這麼多人也聚在這裏。

歌迷花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