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沈 陽事件」:中國高校的「撲火」與「追責」

北京大學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北京大學是中國首屈一指的高等學府

月初,一封實名舉報信在中國社交平台上扔下了一顆「炸彈」:北京大學95級校友李悠悠撰文,實名指控現任南京大學教授沈 陽20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間,疑似性侵女學生高岩致其自殺。

舉報信發出後,輿論一片嘩然。最高學府的神聖和殘酷現實間的反差,讓這起「陳年舊案」迅速發酵。北大、南大以及沈 陽兼職任教的上海師範大學在三日內陸續表態,終止與沈 陽的協議或勸其離職。

雖然三校反應迅捷,但對於當年的調查細節、檔案審核等關鍵信息,始終未作清晰說明。輿論關注點不再止於嫌疑人受罰,而是從個案本身,轉向了事件背後中國高校特殊的權力關係,以及高校裏普遍存在「護短」行為。

「大眾憤怒的不只是沈 陽的所作所為,」浙江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酈菁向BBC中文表示:「而是一個本應教書育人的學者,利用職業權力滿足私慾後,可以輕鬆逃脫裁判,還諷刺地評上了『長江學者』(由中國教育部針對「高層次人才」實施的獎勵計劃)。」

「二十年來沒人理過我們」

1998年3月11日,北大百年校慶前夕,北大中文系三年級學生高岩在家中打開了煤氣,等到其父親回家時,已不省人事。

「高岩自殺後,西城分局讓法醫進行了驗屍,」李悠悠對BBC中文憶述:「驗屍的人說:『您的女兒是個好孩子,但不是處女了』。她媽媽當時就受不了。」

廿年後,受到「北航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等事件啟發的李悠悠,發文指控現年63歲的教授沈 陽,九十年代在北大任教期間,曾對學生高岩如「餓狼撲身」,並故意傳播高岩是「神經病」的消息,直接導致其抑鬱寡歡,最終自盡。

高岩早逝後,家屬、同窗要求調查的呼聲一直得不到校方答覆。在李悠悠發出舉報信後,高岩的多名北大同學也撰文關注。高岩母親周樹銘周六發佈公開信稱,希望揭發「迫害高岩致死的沈 陽,如何使用手腕欺騙和侮辱高岩」。

「二十年了,沒有人理過我們,沒有人看過我們」,白髮蒼蒼的周樹銘周六在接受中國多家媒體聯合採訪時說 :「我們不知道去找誰。當時趕上北大百年校慶,學校怕被影響,攆我們,還轟我們。」

北大周日公布了當年處分沈 陽的檔案,高岩主動要求沈 陽與她「建立戀愛關係」,沈 陽雖與其摟抱但「無意與高岩戀愛」。校方據此認定沈 陽「行為不當」,予以警告處分。

沈 陽本人向媒體堅稱自己與高岩從無發生關係及「談戀愛」,但時任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費振剛卻證實,當年調查中沈 陽曾承認與高岩有「男女關係」,這是校方將沈「記大過」的憑據。

網絡上紛至沓來的質疑也已不單是案件本身,而是劍指北大、南大等眾多知名高校的監管、處理方式漏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微博網友@無敵金剛貓1006評論道:「處分材料不是應該存入個人檔案嗎?沈 陽的檔案裏有沒有?有,就是南大引人審查不嚴,沒有,說明北大當時的處分只是一紙空文,只為平息事端!」

「快刀斬亂麻」

事件曝光三天內,北大、南大(校方和文學院),以及沈 陽以兼職教師名義授課的上海師範大學分別在官方微博做出回應:北大表示將「要求教師職業道德和紀律委員會立即覆核情況」,南大文學院「建議沈 陽辭去教職」,上海師範大學終止了與沈 陽的校外兼職教師聘任協議。

但這未能平息社交媒體上網友們的追問:為何北大的調查只取信沈 陽的一面之辭?家屬為何被置之不理多年?為何在1998年受到處分後依然能被評選為「長江學者」並轉任南大文學院語言學系主任?

批評者認為,「快刀斬亂麻」地處理責任人,已成為近年中國高校解決輿情事件的典型處理方式 :回應雖然快速,卻缺少透明的程序。

圖片版權 PEKING UNIVERSITY/WEIBO
Image caption 北大校方對事件的首次回應

「往好的方面說,北航和南大是反應迅速,處理及時,」酈菁形容:「但往壞的方面想,學校無非就是迫於網絡輿論壓力,開除自身學術共同體中的成員,本身就是撇清關係、推脫責任的行為。」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管理系副教授李晉認為,高校選擇「走走過場」的形式,是出於「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成本考量。「認真調查取證的過程會波及很多老師和學生。老師被調查的消息傳出去後,學校的聲譽和以後招生的生源就會受到影響。」

雖然沈 陽被解職了,但是三校對當中一些關鍵點諱莫如深,仍未釋公眾疑慮,因此在輿論場也引起了反效果,導致一些人質疑,這是校方屈服於輿論壓力,妄顧程序正義的不公決策。

「這種草率粗暴的行政應對方式,一旦成為不成文的慣例,偏蔽和遺害只會多不會少。」酈菁向BBC中文說:「一來是對疑犯本身的不公,二來助長了網絡暴力。」

權力制約失位

要解決中國高校系統的沉痾,酈菁認為關鍵在於建立從舉報、取證到調查的一整套完整的制度:由高校提供反騷擾教育和必要的資源,並對相關行政領導追責,以便平衡其人事和行政權力,實現責權的對等。

高岩事件是20年前發生的,但從近年曝光的其他侵害事件,如北航教授陳小武涉性騷擾門下女博士、武漢理工大學碩士生陶崇園疑受導師長期壓迫而自殺等可見,中國高校中師生權力不平等並無很大進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國的大學中,學生處於非常弱勢的位置。

「我國制度中,老師在研究、學術方面的權利有限,對學生的權力卻沒有得到制約。」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向BBC中文指出,權力制約失位,導致老師侵犯學生權利的情況普遍存在。

對於高校內部權力制約失位的問題,雖然中國高校目前對輿情事件的反應越來越公開,但對採取實際行動者,體制並不寬容。

李悠悠發文舉報兩天後,一名北大大四學生在公眾號發文,號召校友依照北大規章前往北大信息公開辦公室,申請公開沈 陽事件的相關檔案;當晚,該生即遭到所在系老師約談直至凌晨。

今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持續騷擾女學生;北航校方反應迅速,當日就成立了工作組,對其材料的調查和聽證,在短短數周內得出結論:陳小武被取消了教師資格。

然而,羅茜茜事件觸發全國數十所高校學生倡議校內成立「反性騷擾機制」,則鮮見媒體、輿論關注。雖然北航等一些院校積極回應,但也有多間院校的倡議學生被校方約談噤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