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定制」的社交爭議:交友與援交的一步之遙

the app
Image caption 《環球時報》批評這「SA甜蜜定制」是一個「援交平台」。

交友程式「SA甜蜜定制」近日在中國突然火起來,一度登上中國大陸社交應用程式下載榜首位,在APP Store總下載量排行第四。這個程式標榜可以認識「高素質、高品位」的人群,但在英美等國家,這個平台以撮合「甜心寶貝(Sugar Babies)」與「甜心爸爸(Sugar Daddies,又譯糖爹)」聞名,被視為是年輕女大學生結識「富爸爸」的「援交平台」,曾一度引發爭議。

中國官方小報《環球時報》批評這是「赤裸裸的援交包養平台」,要求立刻關閉這個網站。隨後,這個程式所屬的公司娛發信息科技(上海),被官方列為「經營異常名錄」,而「甜蜜定制」亦從App Store中被下架,微信服務號因違規已被封停。

「SA甜蜜定制」創辦人布蘭登韋德(Brandon Wade)曾表示,男性希望尋找性愛,是約會本身的目的,但和召妓有點不一樣,認為這個平台是為女性賦權,讓她們可以利用自己的資產。但在被中國官媒狠批後,他對中國媒體說,在中國的業務和美國不一樣,會傾向保守,不會在中國談交易、金錢這類東西,公司也不容許用戶有非法行為。

官方輿論批判這個程式違反道德,但這個交友程式確實火起來,是好奇還是市場有需求?而這個程式為何能夠經過中國大陸的嚴格審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SA甜蜜定制」稱,鎖定「CEO、企業家、模特兒以及高端用戶」。(資料圖片)

「高端交友」?

「SA甜蜜定制」在外國是用Seeking Arrangement這個名稱,據公司簡介稱,這個平台來自美國。公司鎖定「CEO、企業家、模特兒以及高端用戶」,希望把平台定位是「華人高階交友品牌」,其功能是協助用戶「靠近成功人士或魅力甜心」,相對地,英文版開宗名義說是為用戶尋找「甜心乾爹」、「甜心寶貝」。

「SA甜蜜定制」自稱全球有1000萬名用戶,男女比例為4:1,男用戶付費可以成為高級會員,能收到更多訊息以及在搜索頁上獲得優先展示,而如果大學生使用大學郵箱,註冊認證後也可以免費升級帳戶。

BBC中文翻查資料,這個平台在2014年已開始在微博運作,宣傳自己中文版網站,其應用程式在2017年已上線。網站聲稱,平台「絶非為性工作者,和色情服務人員」所建,一經發現,將註銷帳號。

BBC中文日前下載其中文版,看到一些用戶貼上性感女性的照片,表明「現在缺錢,希望尋找甜心爸爸」,也有自稱18歲的女生表示,只要給她援助便可與她約會。

Image caption (程式截圖)

在廣州從事市場營銷的女用戶陳小姐(化名)對BBC中文表示,她因為出於好奇,使用這個交友平台,直指這個程式沒有很多「真正的甜心爸爸」,讓她有點失望。

「裏頭是有很多中產上班族,但如果你使用其他交友程式,到中產區繞一圈,也可以刷到這些人。」

她說,其它交友程式偶爾也有人表明想認識乾爹,不見得很特別,「畢竟有市場需求嘛,你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批判它,但就算關了這個平台,有心找乾爹或是年輕女生的男女,還是會有方法找得到。」

「社會好像在讚美嫁給一個有錢人是一項成就,我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但我也想找個收入穩定的男人,如果這個平台做到可信的背景審查,以收入把用戶分類,一定更火,不過目前做不到,認識別人時還是要小心一點,多了解對方才會真的見面。」她說。

另一名在香港大學唸書、來自北京的張小姐對BBC中文表示,這個交友平台以認識有錢人為招徠反而讓她卻步。

「如果我把自己的圖片放上去被其他人發現,別人或許會以為我是援交那種女生,無論援交是否涉及性交易,也是有違道德的事情,無論多缺錢也不應該這樣做,女生應該潔身自愛。」來自中產家庭的張小姐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官媒狠批

中國《環球時報》直斥,這個平台是「西方臭名昭著的援交網站」,促請當局立刻關閉有關平台,認為中國應該拒絶這種「物化女性」和「挑戰社會公序良俗」的境外企業。

報道批評,這個平台在境外使用「乾爹」、「甜心寶貝」的字眼修改成「高端人群」、「成功人士」,也是流露著有錢人包養年輕女生的概念。

這則報道發佈後,隨即令更多人下載這個程式,但撐不過幾天,便被下架。「SA甜蜜定制」的微信公號因違規而無法關注。

「SA甜蜜定制」發表聲明,表示在華語地區擁有絶對獨立的品牌定位,質疑部分媒體的報道誤導,並指公司「主張綠色交友,健康活動」,強調會採取人工審核制度,禁止任何違法違規行為。

「SA甜蜜定制」匿名負責人亦對中國媒體表示,中文版是走「高端婚戀交友定位」,並不等同「包養」,也不等同「Sugar Dating(甜心約會)」。

公司聲明提醒用戶:「網絡虛幻,提高警惕,嚴防欺詐。」

為女性賦權?

「SA甜蜜定制」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是新加坡華人布蘭登韋德(Brandon Wade),他曾經就讀美國麻省理工,2006年開始創立有關平台,從網站做到交友程式。

他對中國媒體說,這個平台在中國和美國採取不同的策略,在美國刻意弄得有爭議,但在中國就傾向保守和低調,不會在中國談交易、金錢這類東西。

他坦言,不是所有用戶都懷有好意,有人不正當使用平台,公司每天踢走無數妓女。

他曾經在歐美媒體分享自己的歷程,指自己與其他高學歷的高薪人士一樣,因為事業限制難以擴大社交圈子,加上自己性格害羞,感情長期空白,所以創立平台,希望其他與他一樣名成利就的有錢男子,可以有機會結識女性。他自己便是透過這個程式結識女伴,也不介意自己女兒使用這個平台。他本人離過三次婚,目前單身。

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報曾撰文批評其校友創辦的交友平台:「用金錢建立的伴侶關係,從表面上看或許與通過感情建立的關係相似,但兩種關係的根據卻天差地別:一個健康伴侶關係源於彼此在性格、情趣等多方面的吸引,但布蘭登韋德和他的援交網站所建立的男女關係,不過是源於女性對於錢和男人對於性的需求。」

面對批評,他認為外界要用另一種態度面對兩性關係:「真愛是窮人發明的概念。」

他認為,男性希望尋找性愛,是約會本身的目的,但約會和召妓有點不一樣,聲稱這個平台是為女性賦權,讓她們可以利用自己的資產。

他對英美媒體說,年輕人知道有學位的重要性,而這個程式可以讓學生有其他非傳統途徑攻讀學位。公司稱,一些年輕用戶可以透過這程式賺取每月2700多英鎊,56%的年輕用戶是來自中產或以上的家庭。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女學生是這個程式的目標客戶。(資料圖片)

「剝削年輕女學生」

BBC幾年前已經報道,在英國愈來愈多大學生使用這個交友平台,近期亦報道,超過200名在威爾士的女大學生透過陪伴有錢男性去應付學費。一些關注團體批評這種做法是「剝削年輕女學生」。

20歲的女用戶漢娜(Hannah,化名)曾對BBC說,透過這個交友程式認識一名德國商人,兩人約會吃飯喝酒,便為她賺取了750英鎊,這位商人之後邀請她上酒店房間,但她拒絶。

她說,隨便與一個陌生男子見面有潛在危險,而且在這個程式認識的人,都會把女性視為可以任人魚肉的女生。

但另一名20歲的克洛弗(Clover Pittilla),兩年前接受BBC《Newsbeat》節目訪問時,則為這些平台平反,認為使用這些平台的不是妓女,不會被迫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她說,在這些平台上,性是一個可以公開討論的話題,不願意的話,是可以斷言拒絶,但如果你發現對方有吸引力,不介意的話沒有問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