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標凖」的王菊在代言誰——中國真人秀新偶像逆襲記

王菊(右) 圖片版權 Esee Model
Image caption 網友表示,王菊(右)和傳統的選秀偶象形像相去甚遠。

中國晉代田園詩人陶淵明可能沒有想到,他的名字最近幾天成為中文社交媒體上的熱詞。但他在去世一千多年後走紅不完全因為詩歌,而是一群自稱「陶淵明」的網友為一個叫王菊的女子全網吶喊。

中國網絡真人秀節目《創造101》正在熱播,其中一位個性鮮明、風格與其他選手迥異的90後女生王菊,意外收獲大批觀眾的青睞。她的支持者們自稱為「陶淵明」,自發在社交媒體上為其拉票,並在評論區裏發送表情包和打油詩。

王菊的爆紅同時點燃了中國網民對於大眾審美和女性形像等話題的新一輪爭論。很多網友表示,王菊體型微胖,皮膚黝黑,和傳統的選秀偶象形像相去甚遠,但她「有想法」、「不服輸」的性格,是她受到如此歡迎的原因。

一夜走紅

圖片版權 Esee Model
Image caption 王菊歐美範的濃妝和浮誇的動作被很多網友攻擊"辣眼睛",在選秀節目中曾一路走到被淘汰的邊緣。但投票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

「菊手之勞」、「菊勢大好」、「大菊為重」……一夜之間,王菊粉絲們的"暗號"似乎席捲了各大社交平台和評論區。

今年4月,王菊加入《創造101》節目。這檔由中國視頻網站騰訊視頻製作的真人秀,自稱是"中國首檔女團青春成長節目",將從多家經紀公司召集101名選手,經過訓練和考核後,最終挑選11人組成偶像團體。

誰是陶淵明?

陶淵明(365~427),晉代詩人。陶淵明的作品《飲酒》一詩以及其中和菊花主題相關的詩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為其廣泛流傳的代表作。其作品大多描寫田園生活、墟裏風光,有評價稱「為詩歌開闢一全新境界」。

飲酒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最初的幾期節目中,王菊在一眾苗條膚白的女生中並不出眾,她歐美範的濃妝和浮誇的動作被很多網友攻擊「辣眼睛」,一路走到被淘汰的邊緣。

然而,王菊在後續節目播出過程中實現了「逆襲」。據大陸媒體《揚子晚報》報道,王菊說過的很多勵志言語經網友發掘後成為了金句。她在節目中表現出來的不放棄、做自己的精神也被人稱道。

「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兩點,一次是當著節目(當場),她表演了一下『地獄空蕩蕩,王菊在土創』這個表情包裏面的姿勢,因為這個原來是別人用來嘲諷她的,但是她願意用來自黑。還有她著名的那句,『你們手裏握著的是,重新定義中國第一女團的權利』,這太霸氣了!」一名微博上的"陶淵明"向BBC中文說。

5月26日,該節目的一家贊助商發起投票活動,觀眾給自己喜歡的選手投票,該贊助商將為得票最多的選手包下一整列地鐵做形像宣傳。在投票中,王菊的票數一路高歌猛進,四天內超過100萬,位居第一。

「王菊火就火在她太特別了,她在一群少女系裏,穿著貂皮的衣服,」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女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張敬婕對BBC中文表示,「就電視製作來說,你如果像常人一般,在標凖鏡頭下反而會黯然失色,因為大家都達到了那些指標。」

圖片版權 Esee Model
Image caption 王菊甚至在選秀台上當中表演了「地獄空蕩蕩,王菊在土創」,將別人嘲諷她的話用於自黑。喜歡她的人因此稱她「霸氣」。

「標凖和包袱都被我吃掉了」

「有人說我這樣子的,不適合做女團。可是女團的標凖是什麼?在我這裏標凖和包袱都已經被我吃掉了。」這是26歲的王菊為自己拉票時說的話。

這些感慨並非空穴來風。在前幾期節目播出後,她被一些網友嘲笑「黑、土、壯」,是「混在小女生裏的大媽」。

在中國,很多女生追求的"美女標凖"是白、瘦和錐子臉,很多手機圖片編輯軟件甚至提供對人臉進行自動美白和瘦臉等功能。

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教授曹培鑫對BBC中文說,中國的流行文化受到韓國工業式的文化產業傳播影響很大,而歐洲跟亞洲又具有兩套不同的審美傳統。因此,很多中國人其實並不理解為何一些歐美女性崇尚「以黑為美」。

中山大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系副教授丁瑜認為,亞洲女性熱衷嬌小、可愛的形像,歷史上往往被人們稱讚「無辜無害」、「沒有心機」,從而演變成為主流審美。「從宋代以後這種觀念就越來越強,因為它和傳統上要求女孩子沒有什麼野心的文化是契合的,」丁瑜說。

王菊走紅後,有網友翻出她幾年前大學時的照片,那時的她走的也是「白瘦路線」,比起現在,更加接近東方女性的審美。但在節目中,王菊表示,自己並不想回到那個時候,因為「厭倦了那種生活」。

「因為當時你不知道在自己心裏美的標凖是什麼。自從我做模特經紀(人)以來,就是做自己,我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裏。精神獨立,我覺得太重要了,」王菊在節目中說。

丁瑜認為,目前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開始摒棄傳統的「二元對立」審美觀。這很大程度上是從2005年李宇春獲得選秀節目《超級女生》總冠軍開始的。

「在那之前,大家沒有想像過女生可以是這樣的。但當時很多年輕人看這個節目,他們趕上了網絡時代到來,是比較叛逆的一代,所以會比較敢追求自己的東西。」

賣點在於反抗性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自己很醜,我不是瘦女孩,腿也不細……曾經喜歡的男孩喜歡纖瘦的女孩,但我卻無法達到那個標凖。是菊姐讓我幡然醒悟,我才是那個美的標凖,」微博網友@Guiiiiii-寫道。

在微博上,#王菊#話題的閲讀量目前已超過一億。百度搜索指數顯示,5月26日後的一周內,王菊的搜索量猛升十倍。而王菊在微博的微指數,更是上漲了30多倍。甚至汪蘇瀧等明星,也發佈微博詢問,「怎麼給王菊投票?」

圖片版權 騰訊視頻

財經媒體《界面新聞》報道稱,王菊最初的一批粉絲中,「LGBT群體或其他一些在當下的社會環境裏處於相對弱勢的群體佔多數」。

張敬婕認為,這是由於王菊在節目中的講話很具有鼓動性,並且很多理念迎合了LGBT和女權主義群體所倡導的開放精神和多元化理念。

「很多這類群體現在沒有線下活動,基本上都是靠公眾號一類的新媒體來傳播一些理念。她正好迎合了現在新媒體的這種傳播方式,」張敬婕說。

「她眼睛裏是有光的,是一種有力、有野心的光,」張敬婕說,「她折射的是新一代女孩願意去爭取社會資源,不諱言展現自己這種野心,這是現代女性需要有的一種內涵。」

丁瑜認為,王菊的粉絲在合力打造一個獨立自主的形像,因此把她的很多話突出出來,經過發酵後,「王菊」這兩個字已經不再是王菊本身。

「這些懷有同樣想法的女性,相當於找到了一個代言人放在前面,但背後還是很多人覺得需要找一個機會表達這樣的心聲,」丁瑜對BBC中文說。

曹培鑫認為,王菊走紅代表了中國年輕一代審美的變化,而審美的變化本來就是流行文化的一個常態,這背後有著諸多原因。

「流行文化其實一直存在兩個潮流,一方面世界小姐的選美大賽,大部分小姐長得都差不多,這說明了人們對美的標凖還是有共識,並且持續追捧的。但另一方面,這種'越軌的美'的表達方式則成了另外一個賣點,這個賣點恰巧在於她的反抗性。從超女裏李宇春到現在的王菊,最初都起源於對新鮮感和創造性的追求,」曹培鑫說。

「肯德基和麥當勞也是快餐產品,但它們依然會時不時推出新產品,它們也成為百年基業了。所以本質上還要看這些人成為明星之後能不能持續地有新作品,並且提高自己的實力,」對於像王菊這樣的流行文化符號能夠走多遠,曹培鑫這樣評價。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