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熱議:愛因斯坦「非聖賢」讀者很淡定

愛因斯坦
Image caption 愛因斯坦本人在1946年曾經說過種族主義是"白種人的疾病"

近百年前愛因斯坦在中國旅行時私下記錄了對中國人的種族主義看法,英國媒體報道說,愛因斯坦的評論不乏種族主義和歧視婦女色彩,但在當時那是比較普遍的看法。

《獨立報》記者巴里(Josh Barrie)撰文說,愛因斯坦本人在1946年曾經說過種族主義是"白種人的疾病",但他在20年前(1920年代)的私人日記似乎說明他也不能免俗。

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愛因斯坦的遠東旅行日記》的編輯羅森克蘭茲(Ze'ev Rosenkranz)說,愛因斯坦在日記中還提到日本人,中國人和印度人所謂弱智的生物起源。在1921年愛因斯坦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後在日本旅行期間做過演講,他在講話中讚揚日本人,說日本人"樸實無華,體面,總體來說令人愉快",似乎不同於他私下表達的看法。

《獨立報》文章說,這些觀點放在今天當然是種族主義觀點,例如把其他人稱為劣等民族。除了種族主義觀點,愛因斯坦還在私人日記中表達了歧視和輕蔑女性的言論。例如他評論當時中國女性說:中國的女性與男性基本上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更實在難以理解這樣的中國女性為啥能吸引中國的男性與他們不斷生育後代。

泰然處之

儘管愛因斯坦這位著名的物理學家把中國人形容為"麻木","骯髒"的人,但是《衛報》報道注意到許多中國網民為愛因斯坦作辯解。報道引述中國《環球時報》的讀者評論。"一半水一半沙"的網民評論說,"雖然說的難聽,但面子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

愛因斯坦稱中國人"勤勞、骯髒、愚鈍"。他注意到,"中國人吃飯時不坐在凳子上,而是像歐洲人在樹林裏如廁那樣蹲著……(中國人)安靜、拘束,就連孩子看上去都很呆板、愚鈍"。他還寫道:中國人"生很多孩子"、"繁衍能力很強"。

《衛報》報道引用中國微博用戶的評論說: 愛因斯坦去中國的時間不好,當時是中華民國初期,中國人遭遇到饑餓,戰爭,貧窮,在那種境地中國人如何能夠得到愛因斯坦的尊敬呢?

但似乎許多中國網民對愛因斯坦的看法表示支持,他們不認為那是對中國的侮辱。報道引用中國網友的話說:那個時代的中國人骯髒嗎?從那時候的照片看,他們看上去的確很骯髒,愛因斯坦只不過凖確地描述了那個時代罷了。

Image caption 在1921年愛因斯坦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後在日本演講讚揚日本人,說日本人"樸實無華,體面,總體來說令人愉快"。

《衛報》報道注意到《環球時報》有的讀者把愛因斯坦的觀察同以辛辣諷刺中國社會的作家魯迅相提並論。

《環球時報》在最新發表的評論中也說:"中國網民的看法是,當時的中國和中國人恐怕給外國人的印象就是這樣的。更何況魯迅先生在愛因斯坦來到中國4年前(即1918年)發表的《狂人日記》中也深入地諷刺和批判了當時中國社會和中國人令人絶望的精神面貌,並揭示了封建禮教對中國人思想的荼毒。"

並非聖賢

但是也有相當多中國讀者認為愛因斯坦的看法就是直截了當的種族主義。《每日電訊報》記者尼克·阿蘭也說,在第一次從德文翻譯成英文的愛因斯坦旅行日記中,愛因斯坦認為中國人弱智,做出種族主義的評論。

《每日電訊報》報道說,愛因斯坦1921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次年開始用5個月的時間去旅行,他去了中國,新加坡,香港,日本,巴勒斯坦和西班牙,並在自己的私人日記中記錄了旅途感受。

他說中國是個"獨特的類似群居動物一樣的民族",其人民"更像(無生氣麻木)偶人","如果其他人種被這些中國人取代,對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就連那樣想一想都是無可言喻的悲傷。"

《環球時報》周五發表社評讚揚了中國網民的冷靜評論。評論說,如果愛因斯坦現在能看到中國人對他私人日記的反應,他會如何寫(中國人)呢?

在《環球時報》評論欄中,有人說這不過說明了"愛因斯坦是個科學家不是聖人",還有評論說"愛因斯坦是人不是神,他思想也有局限的一面,他用靜止的目光看中國就證明了他思想的局限性!"

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5月出版了《愛因斯坦遊記:遠東,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其中愛因斯坦的關於中國人的評論受到媒體關注,也引發對作為科學泰斗和人道主義者的這位科學家的議論。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