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貿易戰會引發中國社會連鎖反應嗎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國內地和香港股市均出現了巨大跌幅。

儘管中美貿易戰尚未進入全面短兵相接階段,但唱衰中國的聲音四起,理由是美國經濟和社會的穩定性比中國要強得多。現實似乎也印證了這種看法,在特朗普威脅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後,中國股市應聲大跌,時隔三年後再出現千股跌停"奇觀",而人民幣短短幾天也將今年的升值大部分回吐,快速貶值。東南沿海傳出了出口慘淡甚至企業倒閉的消息。市場和社會隱約彌漫著一股悲觀情緒。

有鑒於此,有人認為,貿易戰將改變中共政權,令中共統治動搖。持此看法者多為大陸和海外華人中的仇共者,他們一般通過推特發此聲音,而相對溫和的自由派,雖不如此肯定,但也認為或希望貿易戰能夠在中共內部起到某種變化。

我們不妨來探討此種可能性。在氣候學上,美國的一隻蝴蝶扇動翅膀引起萬里之遙的中國的一場風暴,這種可能性不排除。考慮到轉型時期中國社會的脆弱性,從絶對意義上講,貿易戰引發或促進一些極端情況的出現是有可能的,但要起到動搖政權的作用,似乎不是這麼簡單。

中共政權的統治,建立在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管控以及對軍警力量的絶對控制上;此外,由於意識形態的洗腦以及鑒於害怕社會動蕩和國家分裂,相當部分民眾,雖對中共統治的方式也有不滿,但大體支持中國政府。這部分人群儘管沒有一個權威的統計數據,但應該人數不少,它既包括行政官僚系統及其自然延伸的外圍組織,也包括底層民眾,而且他們掌握和佔有社會的多數財富。這是中共政權的"民意"基礎或合法性所在。除非貿易戰會動搖和損害這部分人的利益,否則,要整體轉變他們對中共的支持,很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對大規模「中國製造」加徵關稅,對中國製造業會有打擊,初期在某些行業可能導致失業規模很大。

從事情的因果鏈條看,貿易戰要觸動中共政權,是通過就業、物價等的劇烈變化而導致的社會連鎖反應,傳遞到現政權內部,引發政權內部不同勢力的分化重組,弱化了政權對社會的管控,才能做到。換言之,貿易戰必然要帶來中國社會大規模的失業、嚴重通貨膨脹、房價等資產價格暴跌,不僅危及底層民眾,也損害中產階級的利益,從而引發和勾連起社會原來存在的對中共的不滿,出現普遍的反抗,政權統治的危機才會發生。

以此衡量,美中目前宣佈的各自加徵500億美元關稅遠未到這一步。美國對中國製造2025中的行業產品的徵稅,對中國製造業會有打擊,初期在某些行業可能導致失業規模很大,但放在整個中國社會,應該能夠消化的。另一方面,中國停止購買美國優質農產品,也會在初期催生通貨膨脹特別是農產品價格的上漲,但整體通脹水平應該還是在可容忍的範圍內,不大可能突破兩位數。

當上述失業和通脹現象發生後,中國政府可能會改變經濟調控的基調,重新提出保增長,一些經濟學者已提出此建議,如果政府改變目前偏緊的防風險做法,適度放鬆緊縮政策,大興公共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是不難應對這個難題的。

所以,貿易戰僅僅保持在眼下水平,對中共統治的影響基本上可排除不管。除非貿易戰升級。鑒於特朗普政府已經發出對2000億乃至更多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的威脅,貿易戰升級的可能性很大。假設一種最壞情況的發生,即中美貿易清零,中國每年5000多億美元對美貿易以及3000多億美元順差沒有了,是否一定會使中國出現大面積失業和通貨膨脹失控等連鎖反應?

毫無疑問,工廠出現倒閉潮是可能的,失業將會非常嚴峻,同時,外匯儲備也將嚴重縮水。假如美國還進一步發起金融戰,對人民幣的穩定、股市、債市也將形成嚴厲打擊。社會因此將出現騷動情緒,大規模的群體事件會重新上演,並蔓延開來,有可能形成聲勢浩大的工潮。中國政府的應對會比500億美元關稅戰時艱難得多。如果方式失當,還會形成政策本身帶來的次生災難,加重社會危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在美朝峰會後、關稅政策宣佈前訪問北京。中美貿易戰下一步的走向,還將取決於中美兩國更廣層面上的談判。

然而,這是否意味著中共統治裂變,或者本屆政權撐不下去的情況發生?事情可能未必如此。

首先,通貨膨脹不一定會失控到無法收拾地步。帶來嚴重通脹的是農產品價格的上漲,由於中國的反制措施包含在初期500億美元關稅中,雖然中美貿易的全面清零會加重通脹,但中國政府會通過加快替代產品進口,以及對本國農產品和其他產品的扶持來部分緩解通脹。另一面,大規模失業本身會降低通脹率,因為這時候人們會節衣縮食,購買力降低。

其次,外儲雖然縮水嚴重,但人民幣貶值也有助於中國產品的出口。事實上,如果人民幣貶值厲害,貶值的程度就可以抵消加徵的關稅,因此,兩國貿易不可能真正做到清零。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中國對美出口,雖然逆差會大幅減少,但總體出口受影響不是非常嚴重。

再次,美國對中國開打金融戰,對中國金融市場最重要的信貸幾乎不會是致命的,因為銀行業牢牢控制在政府手裏,不像股市和債市,受外部因素和市場情緒波動大。而只要銀行不發生系統性危機,加上外匯會受到嚴格管控,金融業就不會垮。至於股市,現在中產階級基本消滅得差不多了,再暴跌影響也可控。

最後,對於多數人來說,財富的主要體現——房子,可能在這波貿易戰和金融戰中不會受損,或者受損不大,甚至賬面的價值還可能會增加。有觀點認為,中共在貿易戰中可能會借機刺破債務泡沫,讓資產價格暴跌,然後把"罪名"安在美國身上。這種可能性不大會發生,因為要刺破資產價格泡沫,中國政府早就做了,之所以不主動刺破就擔心引發債務危機和銀行破產,如果房價暴跌,全社會特別是包括中產階級在內的主流階層的財富勢必嚴重縮水,這就會動搖他們對現政權的支持。故在貿易戰和金融戰中,隨著股市被消滅,中國政府會更小心翼翼地呵護樓市。美國還沒有有效打擊中國樓市的手段,因為這裏的土地掌握在政府手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美貿易戰在最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中美貿易清零,同時伴隨金融戰。但對中國政府來說,最頭疼的還是失業問題。

可見,如果中美貿易戰出現這種極端的清零情況,同時伴隨金融戰,對中國政府來說,最頭疼的就是失業問題,一部分中產階級會被拋入底層,體制受益者的財富亦會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同時通脹會出現,但不會是要命的,銀行會受到一定影響,但不至出現倒閉潮,房子可能基本不受影響,或影響不大。這對中共的統治雖然構成很大挑戰,但也使得中國政府能夠集中力量應對失業問題。

在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中,曾出現了兩個明顯的失業潮和通貨膨脹失控時期。兩個失業潮一是改革初期,一是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前者是因為知青返城;後者的起因則是國企改革,當時的失業狀況遠比目前貿易戰的初期階段嚴重得多。兩個通脹一是上世紀86-89年,一是鄧小平南巡後的92-94年,最高時通脹都接近30%。雖然89年的通脹引發了學運,但總的來說,中國政府在處理失業和通脹問題上還是有經驗的,加上40年中國政府積累的財富不會在貿易戰中一下子花光,以及在特殊時期的強力維穩,雖然失業大潮會引發社會對未來的悲觀情緒,可能會傳染給社會的各個階層,但只要中共的暴力統治基礎沒有受到貿易戰的過分影響,應該不會有明顯的內部分化出現,而且這個時候,中共在強化暴力管制同時,會引導輿論將這一切都"歸罪"於美國,最高當局也會更強調團結的重要性,用紀律和反腐來約束那些潛在的不聽話者。因此,只是存在大規模失業,而通脹程度有限,中國社會就難以形成系統性的社會危機,中共要應對起來就相對容易。

何況,這是假設在貿易戰趨於極端的情況下才會出現。而事實上,此種極端情況基本可以排除,美國社會雖然已經形成了對中國認知的轉換,一些鷹派雖然號召要拿出當年同蘇聯打冷戰的精神來對付中國,但這是一個長過程,兩國貿易不可能做到清零,同時也不至發生金融戰,因為這樣美國也要付出不菲代價。美國社會是否凖備好了這種代價,是令人懷疑的。

可以說,冷靜分析的結果是,全面貿易戰會重創中國社會,對中共統治構成嚴峻挑戰,但不大可能重創其統治。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