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逸園賽狗謝幕:一場圍繞格力犬的領養「爭奪戰」

在逸園賽狗場領養活動上亮相的退役格力犬(BBC中文圖片17/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格力犬在賽道上表現兇猛,但也有其溫馴的一面。

戊戌狗年已經踏入第五個月的這個下午,天氣預報失凖,澳門並沒有下起滂沱大雨。幾頂紅色帳篷在逸園賽狗場的看台前一字排開,看台上坐著十來人。要躲太陽的話,空位還是很充足。

沒有什麼司儀致開場白,活動無聲無息地開始了——狗伕(引犬員)帶著五隻格力犬亮相,幾十個圍觀市民舉起手機爭相拍照,然後大家小心翼翼地走近狗兒。狗伕帶著笑容說:「不用怕的,摸吧!」

那是逸園賽狗場安排的首次「退役格力狗領養同樂日」。澳門特區政府決定要收回賽狗場土地,定下了2018年7月21日這條「死線」。距離賽狗場退場不足一個月,600多只賽犬的前途不但讓澳門動物保護團體操心,關注動物福利政策的香港政界人士也陸續介入。

就在這樣的領養活動上,一場動保人士的臥底行動正在上演。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逸園賽狗會600多只格力犬的命運成為了輿論焦點。

「暗度陳倉」

格力犬(Greyhound)是獵犬的一種,有譯成格雷伊獵犬,另又稱靈緹犬。賽狗場上基本只有這種狗的身影。牠們骨架龐大但身軀瘦小,後腿肌肉尤其發達。每一隻賽犬都會被賽會在耳背紋上記號,稱為耳記,以識別身份。

一輪尋尋覓覓,林穎琪(Edith)成為當天第一位領養者,被領養的一隻黃色賽狗名叫「城市獵人」(City Hunter)。林穎琪看過耳記後顯得很激動,趕緊在澳門民政總署開設的攤位辦理手續。

她對BBC中文記者說,自己早就在民政總署市政狗房領養了另一隻來自逸園的雌性格力犬,出於「無聊」,她在網上翻查逸園的賽狗血統記錄,結果發現這只同父異母的弟弟。得知這次領養活動後,她請賽狗會幫忙找出「城市獵人」,最終得償所願,可以讓兩姐弟團聚。

退役格力犬"城市獵人"(City Hunter)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尚待過戶的Jack仍要戴上口罩。
格力犬Jack換上林穎琪帶來的新頸圈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手續辦妥,換上了新頸圈。
Jack的老頸圈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放下「城市獵人」的頸圈,Jack正式告別賽犬生涯。

「格力犬難以飼養」似乎是澳門民間的一個共識,就連逸園的官方宣傳文章都強調,退役賽犬是經過三至六月的馴化訓練,「減低其獵性」,並接受賽狗會與民政總署評核及格,方會被安排領養。

當參觀市民在摸著格力犬,端詳著之際,一位從隔壁澳門賽馬會投注站走出來透氣的老伯看了一下,然後說:「我聽賽狗會的人說,很難養的!得給他們餵生肉。」

林穎琪則說:「不是這樣的!其實格力犬是容易飼養的狗,要是你沒養過狗,格力犬很適合你。」

她解釋,因為格力犬在住家不怎麼活動,到冬天更是整天在睡覺,主人叫喚牠們不一定會理睬。「就像貓一樣咯,你希望牠出現,哈!牠就是不出現。」

她還頭頭是道地說著格力犬腸胃不好,可以餵食泡水變軟的一般狗糧、椰子油,給牠們煮麥片……原來她家中除了這對格力犬姐弟外,還有兩隻邊界牧羊犬,與丈夫和兒子同住。

林穎琪笑說:「我丈夫快要把我殺了……我這可是先斬後奏的了。抱歉啦!我找到了弟弟,沒可能不帶回去啊。」

林穎琪把新領養的格力犬喊做Jack,丈夫開車來,把他們接回家去——故事到這裏還沒有結束。

晚上,澳門愛護動物協會(ANIMA)主席馬浩賓(Albano Martins)在Facebook發帖說:「今天多救了五隻格力犬!……謝謝我們的理事 Zoe Tang 和 Edith Lam 等朋友幫忙簽署文件!」

馬浩賓對BBC中文記者說:「那幾乎就是一次臥底行動。為什麼?因為要是我們親自去的話,賽狗會一隻狗都不會給我們。」

按照馬浩賓的說法,他們跟賽狗會的交涉一直都不順利。

林穎琪住在頗有鄉郊氣息的路環島上。來到她的家,兩隻邊界牧羊犬看來毫無防備,咬著玩具興奮的跑上來討記者跟牠們玩耍。兩隻格力犬除了本能地嗅一下記者身上的氣味,就是懶洋洋的躺著。灰色的姐姐Garlic明顯較開朗,主人拿出零嘴時會主動討吃,黃色的Jack把零嘴放到牠嘴邊也不一定理睬。

林穎琪說:「雖然我也是ANIMA理事之一,但是那天我去(領養同樂日)真的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把Jack接回來。」

「Jack跟ANIMA或者是其他格力犬拯救組織究竟有多大關係……那也不能說沒有關係。要不是他們,搞不好到現在都還沒找到牠。」

她說,原來Jack在出生地澳大利亞還有幾個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林穎琪跟飼主Nora在網上認識,兩人同意領養到Jack之後盡快把牠送到澳大利亞。只是她把Jack帶到獸醫診所檢查後發現牠的脾臟有毛病,要是健康情況不許可,就只能留在澳門與Garlic為伴。

夕陽行業

賽狗運動源於追獵運動(coursing),《大英百科全書》記載,美國人O.P.史密夫1919年在加利福尼亞州首次展示現代賽狗活動,1926年傳至英國,繼而在全球多個國家「開枝散葉」。

澳門賽狗開業時間顯得有點眾說紛紜。澳門逸園官網記載賽狗場在1931年8月啟業,廣州暨南大學歷史學家趙利峰教授與澳門葡籍史學家施白蒂(Beatriz Basto da Silva)則說首次賽狗於1932年舉行。

狗伕牽著賽犬步向起點(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逸園退場前仍維持每周三晚賽狗,每晚12場賽事,每場六隻格力犬參賽。

趙利峰教授2013年在《澳門研究》學刊發表〈民國時期的澳門跑狗事業〉一文,當中指出,澳門賽狗早於1928年5月就已開始醞釀創設,後來上海租界決議禁止賽狗,促使營辦商南望澳門,並選中筷子基望廈山腳的土地興建賽狗場,成立澳門賽狗會。《澳門日報》記者梅士敏則在兩本專作中指出,1932年開業澳門賽狗場基本是引進自上海逸園賽狗場。

1934年,因經營問題,澳門賽狗會把業務轉售南華賽狗遊藝公司,但延誤至1936年5月才正式恢復賽狗,三個月後因一場颱風而再次停業,後被澳葡政府改建成五二八運動場,俗稱蓮峰球場。這奠定了目前賽狗場包圍體育場運作的模式。

狗迷在沙圈查看參賽狗只狀態(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與賽馬一樣,參賽格力犬均會先在沙圈亮相,讓「狗迷」下注前查看賽狗狀態。
等候出賽的格力犬(BBC中文圖片)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賽犬身上的號碼布具體用哪種顏色,全有法律規定。
狗伕在沙圈牽著賽狗(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狗伕帶領哪一隻賽犬上賽道全部經抽籤決定,以防舞弊。
賽狗出閘起步(2/6/2018)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格力犬從閘箱起步,奮力追著電兔奔跑。

1961年,印尼華僑鄭君豹申請恢復澳門賽狗活動獲准,當時也是何鴻燊從香港再次渡澳,投得新賭牌之時。香港《華僑日報》1962年1月8日報道稱:「鄭氏最近徵得前上海賽狗場主持人參加協辦……據說:鄭君豹氏認為澳門賭業已由新公司投得,則賽狗事業,比較易辦。」

這與澳門逸園官網的一些描述吻合。逸園官網稱,場館內用作顯示參賽犬只名字、體重的告示板是從上海運來,起步鐘與敲鐘錘,甚至驅動電兔的卡車發動機亦然。其中,起步鐘與敲鐘錘沿用至今。

據信從上海運來的賽犬信息報告板(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據信從上海運到澳門使用的賽犬信息報告板給擱在投注大廳一旁展示。
在沙圈使用時的告示板(約1999年) 圖片版權 Corbis /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告示板尚在沙圈使用時之模樣。
沙圈旁備賽區的一座大磅(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賽狗場職員稱,這些賽前秤重用的大磅也已一把年紀。

不過,據澳門基金會出版,何永康著《澳門六七十年代印象》所述,鄭君豹因遭家人反對辦賽狗——但該書並未說明這與印尼作為伊斯蘭國家視狗為不潔是否有關——只好向「澳門王」何賢作為大股東的逸園賽狗公司轉讓權利,1963年正式重開。1983年何賢逝世,內部股權轉讓使逸園賽狗場成為了何鴻燊的囊中物。

就這樣,每逢賽夜,每場六隻賽犬追著電兔疾走,一決高下,一晚下來12場比賽。大概是早年參賽的主要是雄性格力犬,衍生出粵語歇後語「逸園電兔——引死班狗公」。香港次文化堂出版社社長彭志銘在《粵港歇後語鉤沉》中介紹:「『逸園電兔』專門『引死班狗公』,遂令這『電兔』被譽為『極具吸引男性(能力)』的美艷女神。」

至於賽狗的盛況,筷子基居民王先生這樣回憶:「1970、80年代的賽事刺激多了。我們見證過(一場賽事)跑八隻狗……我也有進去玩。」

如今賽狗收益卻是連年下降。根據博監局統計,2017年賽狗全年毛收入4600萬澳門元(570萬美元;3769萬元人民幣),與賽馬相差1.26倍;與幸運博彩(賭枱)相差超過5700倍。

身為澳葡時代的金融管理局官員,本身是經濟學者的馬浩賓對BBC中文記者說:「他們(賽狗場)比賭場少納稅,憑什麼?這不是聰明的決定。」

目前,澳門賭場依法須繳納毛收入之35%作為博彩特別稅,加上其他徵費,總稅率達39%。逸園賽狗場則是按照賽狗專營批給合同所訂,繳稅25%。

狗迷排隊投注(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賽狗場設有港元與澳門元投注窗口,排哪條隊已大概能說明你是本地人還是外人。
投注窗口賣出的彩票(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賽狗場售賣的電腦彩票仍停留在1990年代樣式。
澳門元投注窗戶上寫著「葡幣」字樣(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澳門元投注窗戶上寫著「葡幣」字樣,是澳門元的俗稱。
看台上疏落的狗迷(BBC中文圖片23/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賽狗場的最後日子裏除了少數的遊客外,只剩一些老顧客。

商民交鋒

林穎琪其實是香港人,嫁給澳門人丈夫之後才搬到澳門定居,但每周仍有幾天回香港上班。她說最初只知道逸園是賽狗的地方,直到看到香港《南華早報》對逸園犬舍環境的報道,才知道裏面情況「很差」。

馬浩賓1981年首次踏足澳門,一住就是37年。他也是在2011年讀到這篇《南華早報》報道後才意識到逸園格力犬的處境。

這篇報道引述澳門民政總署動物檢疫監管處處長徐裕輝說,逸園每月約有30隻格力犬被人道毀滅。2012年8月的一篇跟進報道更說,格力犬要是連續在五場比賽中沒能跑出三甲成績,就會被人道毀滅。

澳門《新生代》雜誌2013年10月的一篇專題報道這樣形容:「賽狗場不單資料神秘,亦懶理國際動物組織的請求。」

寄居澳門保護動物協會路環收容所的逸園格力犬(BBC中文圖片22/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與Jack一同被領養的逸園格力犬被送到ANIMA路環收容所暫時棲身。
寄居澳門保護動物協會路環收容所的逸園格力犬(BBC中文圖片22/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寄居澳門保護動物協會路環收容所的逸園格力犬(BBC中文圖片22/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寄居澳門保護動物協會路環收容所的逸園格力犬(BBC中文圖片22/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馬浩賓說,他當時與來訪的美國動保人士認為該籌辦領養計劃,減少格力犬被殺數字,「那時候我們想都沒想過要讓賽狗場結業」。2011年12月,ANIMA就此去信逸園賽狗公司行政總裁李志文,但石沉大海。2012年3月,馬浩賓要求監管賽狗場的博彩監察協調局出面安排會面。

「那次會面的主要議題就是把領養辦起來,他們承諾辦領養計劃,但不是跟我們合辦。」

馬浩賓轉而參與國際阻止競賽格力犬出口運動,澳大利亞和愛爾蘭先後停止向澳門逸園輸出賽狗。

逸園賽狗場並未回覆BBC中文就賽狗被人道毀滅數字提出的電郵提問,但逸園賽狗公司執行董事,身兼澳門立法議員的「賭王」何鴻燊四房夫人梁安琪曾在2017年10對澳門媒體說,賽狗會不會自行毀滅賽狗,都須經過民署檢視,促請澳門社會不要「聽信謠言」,並不點名批評有動保團體「別有用心」。

今年1月,梁安琪稱,那些賽狗會以外的狗主尚未表態如何處理賽犬,並許諾:「任何一個狗主萬一不要(格力犬),我梁安琪全都要了,我養得起吧,就那幾百隻狗。」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格力犬賽會(GRNSW)運營的領養網站介紹說,格力犬的平均壽命為12至15年。

到5月底,梁安琪進一步就領養問題說:「我肯定知道這個朋友不是用來賣錢、不是用來做生意、不是有他的個人目的,純粹真的見到喜歡的狗兒,就說可以幫忙飼養,這些人我才會真的跟他們有對答。」

離賽狗場不遠的一家小餐館內,擺放有ANIMA的籌款箱。店東在閒談之間談到在澳門經營非政府組織很不容易。他對BBC中文記者慨嘆:「何必跟有錢人吵架呢?」

而在這最後關頭與逸園賽狗會合作安排領養格力犬的動保組織是「人人流浪狗澳門義工團」,陳燕清是義工團的會長。從澳門媒體報道顯示,她最近參與了不少梁安琪有份參與的動物福利活動,包括籌備成立「澳門愛護動物總會」。

陳燕清被BBC中文記者問及逸園與ANIMA之間的緊張關係時說:「我不會去評論別人的話,而始終我們這個團體是有關注、有關心……於我來講,我不分品種,所有品種的狗都是狗,對不?所以希望所有澳門居民要是在考慮領養狗狗的話,現在是很合適的時候,有許多格力犬可以領養。」

隨著逸園賽狗場關閉期限迫近,澳門與香港兩地陸續有政界人士提出,希望協助賽狗盡快給領養到香港;ANIMA向逸園遞交該會收集到的650份領養申請書,再次申明希望協助安置賽狗,包括讓海外家庭收養的願望。

澳門民政總署以電郵答覆BBC中文記者查詢時說,民署「歡迎」本地非政府組織協助疏導領養。該署最新發佈的新聞公布稱,澳方已在3月份主動與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磋商簡化檢疫安排。

「民署希望逸園把握時間處理格力犬安置的工作,並盡快公布退場後未被領養格力犬的遷址安排。」

待定的未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澳門市民對逸園賽狗場的回憶:既有歡樂,也有怨恨。

逸園賽狗公司職員反覆對BBC中文記者強調,從筷子基賽狗場退場並不代表公司結束經營,而只是「轉型」。在2016年的業績與管理報告中,梁安琪提出:「在廣泛考慮下,本公司建議推出『轉播外國賽事』,讓本澳及訪澳人仕在澳門可觀賞更高水凖之外國賽狗,及推出『虛擬賽狗』,將科技與賽狗結合,保留澳門賽狗文化及令澳門賽狗更國際化。」但目前尚無這些項目的具體內容。

對此,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以電郵答覆BBC中文記者提問說:「博監局收到澳門逸園賽狗有限公司相關申​​請,特區政府正在研究中。」

據澳門媒體報道,逸園賽狗場與蓮峰球場合共佔地4萬多平方米。自2016年7月特區政府宣佈兩年後收回土地以來,如何再規劃狗場土地的討論一直未有停止,但與此同時,特區政府並未提出其主張。

經常往返香港澳門兩地的旅遊、時事博客作家蕭家怡對澳門特區政府在現階段收回賽狗場感到難以理解:「我接受不了的是,政府現在對這塊地還沒有全面規劃,就已經把土地收回,甚至停掉(賽狗)這項目……二來是完全沒有想過賽狗運動是澳門一個有價值的獨特項目,這樣就沒了,我覺得可惜,甚至可以說是個愚蠢的安排。」

被賽狗場圍繞的蓮峰體育中心在舉行足球比賽(BBC中文圖片17/6/2018)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領養活動舉行之際,被賽狗場包圍中央的蓮峰球場正在進行足球比賽。這可謂賽狗場跟筷子基社區的重要聯繫。

蕭家怡對BBC中文記者說,思考逸園問題時聚焦於其賺錢能力,無疑是跌入圈套。她認為從賽狗場的獨特性而言,賽狗場值得保留,但可檢討如何形成更完善的制度來保障賽犬的權益。

「其實可以加入一些教育環節、互動元素等等,都可以考慮。現在一刀切這樣做可是太難看了。」

但歸還賽狗場土地已成既定事實,蕭家怡認為,領養賽犬,總比逸園提出讓他們留在原地的方案好。

從逸園官網的賽程表所見,6月30日晚過後再無任何賽事排定,民政總署也表明無權延長交還土地期限。一旦賽犬全部安置妥當,澳門賽狗、以至於眼前狗會與國際動保團體的領養「爭奪戰」,大概將隨著「逸園電兔」這句粵語歇後語成為他朝的又一段塵封往事。

.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圍繞BBC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