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步向同婚合法化?從女同志QT勝訴說起

Gay and lesbian activists form a human chain around a rainbow flag during celebrations marking the fourth annual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IDAHO) in Hong Kong on May 18, 2008.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大學最新調查發現,逾半香港人支持同婚合法化。

香港終審法院7月4日裁定,英國女同性戀者勝訴,外國同志可以為在外國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申請受養人簽證。同志倡議者對裁決表示歡迎,視之為香港同志運動的里程碑。

然而,這並不等同香港接受同性婚姻,法庭明確指出,這宗案件並不涉及同性伴侶有權根據香港法律結婚之說。

這宗案件會否只適用於外國人?香港同志到外國與同性伴侶結婚,能否到香港申請受養人簽證?政府會否只針對「簽證」而不把政策套用到其他平權領域呢?

目前未知香港政府會如何跟進。香港政府表示尊重裁決,正審慎研究法庭的判決,並按情況徵詢法律意見,以考慮跟進行動。

有香港學者預計,往後會有更多涉及同志權益要對簿公堂的案件。

「歧視性待遇」

這宗案件名為「QT案」,主角是英國女同性戀者QT,她與擁有南非和英國雙重國籍的同性伴侶SS,2011年在英國根據《民事伴侶法》登記為伴侶,同年SS獲得香港工作機會,兩人希望移居香港。

但香港入境處拒絶批出QT的受養人簽證,認為香港現時只承認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制,她們不符合申請資格。

2014年,QT申請司法覆核,指入境處做法是「沒有理據地歧視」她的性取向。案件打了三年多,QT試過輸、試過贏,與政府輪流上訴,到7月4日,終審法院五位法官一致裁定QT勝訴。

判決宣佈後,不在香港的QT當天下午立即透過律師安排電話記者會。她在記者會上表示,對裁決感到喜出望外,自己終於可告別「二等公民」的身份。以往,她只能以旅遊簽證短暫停留香港,無法在香港工作或讀書,也不能申請銀行帳戶和享受醫療服務。她說自己和伴侶很喜歡香港,希望盡快申請簽證移居這裏。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律師協助QT透過電話舉行記者會。

案件留下的空白

法庭指,此案討論範圍,並不涉及同性伴侶是否有權根據香港法律結婚,案中各方認同,香港「有效的婚姻」仍是異性和一夫一妻制,並不包括同性伴侶可。

法院認為,此案爭議在於QT是否受到「歧視性待遇」,而這種「歧視性待遇」是否「有理可據」,法院最終沒有接受入境處處長的解釋。

而「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也並非是足夠抗辯理據──因為法院認為,外國的「民事伴侶」雖然並不稱為「婚姻」,但各方面「與婚姻地位無異」,同樣受外國的法律認可。這意味日後香港所指的配偶,不一定是異性,也可以包括在外國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助理教授孫耀東認為,QT案對往後同類型案件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政府需要就同志所受的「差別待遇」,清晰地解釋其背後理據。

QT案雖然目前告一段落,但仍然留下很多問號,到底是否只是針對外國人及其外國伴侶?除了「受養人簽證」外,會否包括其他異性戀者有的福利?香港同志有沒有受惠?如果香港同志在外國註冊,回香港又能否獲得福利呢?

政府如何跟進這些議題,依然有待觀察。

孫耀東表示,這是同志平權司法覆核案的問題,裁決後不清楚其覆蓋層面,例如今次判決,到底包不包括香港人為外國同性伴侶申請簽證?而除了英國以外,哪一個國家的民事伴侶制度會被視為與婚姻相近呢?這些都是案件留下的問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QT案後,同志平權有多大進步,仍然是未知之數。

一些聲音認為,就算政府要修改政策或法例,範圍也應該只限於外國人及其外籍同性伴侶。香港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一向反對同志婚姻合法化,他認為今次判決只是鼓勵外籍人才來港生活和工作,與「香港人透過外國合法婚姻回港取福利」,或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無關。

本身是男同性戀者的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表示,政府應該主動修改對同性伴侶不公平的政策,否則未來會有更多司法覆核挑戰。

孫同意政府可以走前一步,又指如果每宗案件都走向司法覆核,對香港未必是一件好事,只會浪費時間,令香港社會無法就同志權益議題有更深入的討論,而且每宗司法覆核案件牽涉範圍可以很狹窄,例如QT案只是討論「簽證」入境事宜,並不涉及其他福利。

人權VS人才

不過,孫耀東對BBC中文說,許多走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第一步也是先承認外國的同志關係,在移民政策上,會出於「人權」或「人才」的因素批出簽證。

香港此前特別為外交官的同志伴侶發出簽證。新加坡也試過,為了讓個別學者能夠到新加坡學府任職,特別批出相關簽證。而根據台灣媒體的報道,台灣亦正在討論會否在同婚修法前,允許同性伴侶申請居留,不過可能只限於該人是來自「同婚已合法」的國家。澳洲在還未通過同性婚姻前,則以人道理由,讓外國人把同性伴侶帶到澳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國際企業在香港公開支持同志平權。

在QT案中,不少跨國銀行、律師行高調發聲支持QT,孫耀東認為這是香港同志運動獨特之處,因為香港依賴金融體系,不少跨國企業有海外人才來港,「商界發聲會是政府好重視的東西」。對比起大陸等其他地方,商界或因政治因素,未必敢參與,影響力也沒有那麼大。

香港終審法院亦考慮到「人才」這一點。法官認為,「具有所需天分或技能的人可以是異性戀或同性戀者」,如果因為性傾向而被拒諸門外,就與「吸引外來人才」的政策目的「背道而馳」。

推動企業發展同志福利的香港非牟利機構社商賢匯,在QT案裁決後發表聲明,認為案件是「重大勝利」,有助香港吸引國際人才,讓香港成為「開放、共融的金融中心」。

據孫耀東教授統計,至少數十名外籍人士的處境和QT相似,或會因QT案後考慮到香港發展,「短期內最受益的是這班同志外國人」,但他認為長遠來看,案件也對香港同志也有所影響,據他的調查指,三至四成香港同志曾因為香港不承認同性關係而曾經考慮移民。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但仍然有香港同志會舉行婚禮。

根據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發表的調查,2017年過半受訪者支持同性婚姻,比起2013年的38%數字明顯增長,另有78%的人認為同性伴侶應享有某些異性伴侶的福利。研究人員認為這顯示香港對同志權益的看法愈來愈正面。

孫教授也有份參與這項調查,他認為香港同志相關的討論,已由文化道德上是否認同同志,轉移到從公眾領域探討同志權利應不應該受到保障,是較為實質性的討論,一些有宗教背景的人也會認同同志要有一定的權利,這是一大進步。

他說,下一步如果有同志就香港的婚姻條例提出司法覆核,或許有機會定奪香港是否會有同性婚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