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樂隊「五條人」:玩音樂還是玩方言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唱方言的樂隊"五條人":有人誤解我們的歌,那也很好

2009年成軍的「五條人」樂隊,以廣東海豐地區的福佬話創作歌曲,述說底層青年世代的故事。

成軍初期,五條人大量創作方言歌曲,海豐方言獨特的韻律節奏與戲劇性的表現力,讓五條人的「民謠」有著文藝與鄉愁以外的氣場,活現縣城草根的生命力,被形容為「虎虎生風」的作品;歌裏的元素有海豐地區的漁歌與民謠,也有源齣戲曲的歷史故事與近代海豐歷史人物,將這個南方小縣城生動地呈現。

除了海豐本地人,五條人早期的歌曲,沒有太多中國樂迷能聽得明白—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獲得全國各地樂迷的喜愛與肯定,並受到樂評界激賞,「方言樂隊」的標籤牢牢貼附在身上。

但隨著他們由海豐走出全國,作品亦漸漸從方言走向普通話,引來了迎合主流、失去本真的質疑。

踏入成軍第十年,五條人說,他們只是嚮往更加「好玩」的嘗試。

語言

五條人的首兩張專輯《縣城記》與《一些風景》以方言歌曲為主,獲得好評如潮。2015年,樂隊轉投中國著名音樂廠牌「摩登天空」,推出專輯《廣東姑娘》,以海豐話演唱的歌曲大幅減少,普通話歌曲佔到一半。

雖然是帶著濃厚廣東口音的「鹹水普通話」 ,但不免引起一些樂迷質疑他們為了迎合主流,放棄了部份自身特色;到了2016年出版《夢幻麗莎發廊》,方言歌剩下三首,這樣的質疑仍持續著。

「在創作時沒有過度考慮,」創隊兩名成員之一仁科解釋:「是自然的轉變成普通話,我們自己也沒發覺。有些題材是適合用普通話唱。」

這樣的轉變與仁科和阿茂的個人經歷契合。兩人出身海豐縣城,後來輾轉遷到廣州城中村「石牌村」生活,當過擺地攤賣翻版書的走鬼(小販),也辦過唱片店。

其中一首作品《走鬼》,是粵語中街邊小販逃避執法人員追捕的意思,仁科與阿茂將自己在街頭賣盜版書的見聞寫入歌裏:到了高潮部份、也就是小販們被城管驅趕,歌詞寫的是「陳光來了」,經吉他手茂濤的「鹹水普通話」唱出,現場感十足。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創隊成員茂濤

初期創作圍繞海豐的故事,五條人的歌曲用上了最地道的海豐話;然而隨著歌裏的場面轉到廣州,五條人的歌裏出現越來越多的語言,廣東的海豐話與粵語,來自蒙古的包頭話、甚至泰語,都曾經出現在他們的歌裏。

五條人有一首歌叫《陳先生》,講的是出身海豐的民初軍閥陳炯明,歌中只有三句歌詞:「1878年伊生於海豐;1933年渠死於香港;1934年其葬於惠州」,分別以三地民眾最常用的的語言,即海豐話、廣東話與客家話演唱。

另一創隊成員茂濤強調,歌中使用什麼語言,是按照歌曲的「情節需要」;雖然被加諸「方言樂隊」、「方言民謠復興者」等標籤,但對於五條人來說,方言只是他們說故事的渠道。

誤解

大約在2008年、最初演出的時候,五條人貼心地為觀眾凖備了歌詞本,「但發現在演出時,大家都在看(歌詞本),不看我們。」仁科說。之後他們嘗試在演唱前逐首歌簡介歌詞內容,又覺得太影響演出節奏,後期利用投影,才解決了問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貝斯手牛河與創隊成員仁科

但茂濤指出,比起歌詞,不少樂迷其實更關注及欣賞他們的音樂編曲。「因為語言障礙,(樂迷)肯定是從音樂性進入。」

五條人由仁科與茂濤兩個人初創,後期有過不同的樂隊成員加入,豐富音樂的層次與可能性。目前的貝斯手牛河來自廣州,鼓手長江則來自北方,聽不懂海豐方言。

「有些歌的獨白,就像在吵架,」長江這樣形容自己對海豐話的感想:「他們敘述比較平淡的事,起伏也非常強烈,像吵架一樣。」

雖然「語言不通」,但無礙他們一同創作。 「(我們)排練都不溝通,鼓直接打起來,用音樂溝通,」仁科說:「就是在音樂上,一起玩的過程。」

「音樂是一種特別直接的語言,」仁科自滿地笑著:「而且我們的音樂很好聽。」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在音樂的世界裏,故事並不需要文字傳達。仁科分享了一段小事:有一位樂迷很喜歡五條人的一首方言歌曲好幾年,完全不懂歌詞的意思,聽了卻很受觸動,一次他跟仁科詳述自己對歌曲的感覺,卻原來跟歌詞的意思完全不一樣。

「有些人會誤解我們歌裏的意思,但這也挺好,」仁科說:「等於他在歌裏找到了他自己的感覺。」

「每個人聽,都會有自己的想法加入,重新定義這首歌。」

世界

近年,五條人身上多了一個標籤,叫「新聞民謠」。

有次他們在報上讀到一宗交通新聞,一個靠開貨車賺到不少錢的司機,開車回鄉找初戀情人,卻發現初戀已另嫁他人,傷心之下,整架車撞上了立交橋。原是一宗並不特別的尋常事故,但報上那張貨車撞上立交橋的新聞照,觸動了他們。 「那張照片太戲劇化了,」仁科記得:「很像公路電影那種感覺。」

於是,有了《初戀》這首歌。類似的作品還有不少。茂濤說,音樂是一場表演,他們在扮演各式各樣的人。

從母語走向社會上共存互滲的多元語言,從自身經歷走向眾生百態,五條人的創作越來越寬廣,暗合了首張專輯寫上的那句口號:立足世界,放眼海豐。

中國著名樂評人、現「摩登天空」藝術總監張曉舟,曾形容五條人是當代「最有趣的樂隊之一」。

「你要成為他人,要呈現更多的人生、命運、世界,帶有這樣的慾望和使命,才有可能做藝術,」張曉舟向BBC中文網表示:「要表達自己的話,你永遠是一個青春期的狀態;但我感覺他們一開始寫的歌,其實已經不是青春期民謠歌手要表達的東西。」

「如果一輩子都是個青春期歌手,有更多的青春期的東西的話,他們會更紅……但他們是藝術家。」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貝斯手牛河與創隊成員仁科

仁科透露,他們的新專輯即將面世。

從海豐縣城走到廣州的城中村,之後,五條人的音樂故事還要走得更遠。新專輯裏的歌曲,不再僅僅圍繞廣東,一些歌裏的地域性將不再明顯。

是不是離開海豐與樂迷印象中的「五條人」越來越遠了?對於外界這樣的質疑,茂濤只淡淡說:「我們想去做各種好玩的嘗試。」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