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老兵抗議:官方稱犯罪前科人員「暴力襲警」

一名中國士兵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中國人大政協兩會上,人大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試圖通過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處理退役軍人的投訴。(圖為一名在巡邏的中國士兵)

十月初發生在中國山東平度的老兵抗議活動一度在互聯網上引發關注,但中國媒體鮮有報道。中國中央電視台周日(12月9日)罕見在《新聞聯播》中將該事件定性為「嚴重暴力犯罪」,並指事件造成34人受傷,10人被捕。

中國官方指,抗議人員「背景複雜」,並有「極少數有犯罪前科人員」參與襲警、打砸車輛。央視還播出多段疑似抗議參與者的電話錄音,有人稱「打死一個算一個,多打死幾個震驚全國。」

2018年10月5日左右,數百名解放軍退役老兵從中國各地集結至山東舉行抗議,要求當局為當地一起老兵上訪被打事件道歉,並改善老兵待遇。

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示威者一度與警方發生小規模衝突。為了避免形勢加劇,警方還在北京、青島等多個中轉城市的火車站和道路上設卡攔截。

官方回應

中國央視新聞頻道周日在各節新聞中,罕見播出時長近7分鐘的有關平度事件報道。報道將抗議定性為「嚴重暴力犯罪案件」,並稱有10人因涉嫌妨害公務罪、故意傷害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等遭到逮捕。

報道稱,10月5日至6日,青島和山東其他地市及安徽等省市部分人員陸續到達平度市人民會堂廣場,聚集人員約300人。期間,發起者通過現場演說、微信群等方式,「煽動挑唆暴力犯罪」。發起者還購買百餘根木棍、16個幹粉滅火器,在現場向執勤警察噴射幹粉,並用木棍將警用大巴車車窗打碎,事件導致34名民警和群眾受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分析人士認為,屢次發生的老兵維權是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和軍隊改革形成的「歷史遺留問題」(資料照片,圖為2017年建軍節前,老兵在河南洛陽向中國國旗敬禮)。

央視在報道中還播出多段疑似抗議參與者的電話錄音,其中有人稱「我們每人有打狗棒,打死一個算一個,多打死幾個震驚全國。」

不過央視的報道始終未點明老兵加入抗議的訴求為何。

中國解放軍官方報紙《解放軍報》發表評論稱,極少數打著「退役軍人」旗號的違法犯罪分子擾亂社會秩序,是「對國家法律法規的踐踏」,也損害了退役軍人形像。有關部門的行動「得到了廣大官兵和退役軍人的理解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多名老兵向BBC中文稱,抗議原因是由於「有老兵在前往北京上訪途中被打」,因而前來聲援,但央視報道對此說法予以反駁稱,多名人士在上訪途中故意「碰瓷」,經醫院檢查並未受傷。


老兵抗議

手擎國旗、身穿迷彩服、大聲報數,乍眼望去你或許認為平度市主要道路上正在進行一場軍事訓練,但實際上,這是持續多日的退伍軍人抗議活動。

在10月5日的抗議爆發後,有大批警察對走上街頭抗議的老兵實行隔離封鎖,現場一度有小規模衝突爆發。在一段視頻中,警方試圖對人群進行驅散;但另一段視頻顯示,部分老兵也用棍棒、滅火器等工具攻擊警方。

還有視頻顯示,事件發生後,有當地民眾給抗議者送來食品。

青島傷殘軍人李青是抗議者之一。他向BBC中文介紹說,抗議活動始於10月5日,老兵們佔據一個主要的廣場進行示威。目前,大多數抗議老兵被驅散後已經回家或撤離至周邊地區,還有多名老兵被捕或受傷送醫。

當被問及抗議原因時,他表示,事件直接的導火索是平度當地的多名老兵在上周前往北京上訪的過程中,遭遇當地公安人員的截訪,部分人員「被打受傷」,他們因此前來「聲援」。

儘管BBC中文無法獨立證實該說法的真實性,但另一名從遼寧趕來的老兵闞春雷持相同說法。「我們都是自發前來聲援的,有東北三省的、河南、浙江、福建的,還有兩參人員(指參與過戰爭和軍事試驗的人員)和職業兵。」

BBC中文就此事致電中國國家監察委員會,一名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中央紀委和國家監委對該抗議事件已經知曉,但無法進一步透露細節。

爭議

近年來,中國退役老兵走上街頭,成為抗議活動的主角並非新鮮事。今年中國人大政協兩會上,人大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試圖通過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處理相關投訴。

然而,老兵的抗議事件仍時有發生。今年6月,同樣是因老兵被打而起,百餘名老兵從全國各地前往江蘇鎮江進行抗議。一些抗議老兵手裏舉著紅色標語,上面寫著「我們是共產黨員,不是罪犯」。

此次抗議事件的相關視頻在微博、微信等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就此激起民眾兩極化的反應。

圖片版權 NICOLAS ASFOURI/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官媒稱,中國現有退役軍人5700萬,這個數字以每年幾十萬的速度遞增。

「聽黨話又光榮轉了業,結果卸磨殺驢。『尊崇軍人,善待老兵』,看看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蘇鎮江、山東平度,其實到了地方都是一句鬼話!」一名微博網友說。

中國軍事法學者曾志平則對近期老兵的「集體維權」表示憂慮。他認為,國家的確需要對傷殘老兵和在特殊年代僅獲得較少安置費的老兵給予照顧,但其他老兵不能一直抱著「政府要對自己負責一輩子」的思想。

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是退役軍人,他事發後在微博發文稱,「社會機構用人多向老兵傾斜很重要,老兵個人自強不息,不躺在服役的功勞簿上,而是建立終生奮鬥、進取的思想,尤為重要。」

「缺少發言權」?

BBC中文電話採訪了多名老兵,他們來自全國多地,但講述的經歷卻大同小異。

90年代服役的李青稱,他在一次訓練中骨折,退役後本來應被安置到「待遇比較好的政府部門」,但最後只去了一個效益很差的國企,幾年後,企業便倒閉了。另一名希望匿名的河南老兵稱,自己的職位當年遭到「關係戶冒名頂替」,因此去了差的單位。

研究中國老兵的美國迪金森學院尼爾·戴蒙(Neil J. Diamant)教授對BBC中文說,上個世紀80和90年代,中國的很多國有企業在私有化浪潮中被大規模的變賣,而當初被安置到這些企業的退役軍人則被後來的老闆視為累贅,而遭到解僱。

圖片版權 LI QING
Image caption 抗議的老兵中,也包括傷殘軍人。

戴蒙教授認為,現在一些剛退役的士兵也面臨類似情況。「習近平正積極推動解放軍實現現代化並使之更依賴高科技,不太依賴技術的常備軍因此受到裁撤。在強調高等教育和專業技能的市場中,許多退伍軍人很難過渡到平民生活。」

曾志平對BBC中文說,現在的老兵問題和老兵當年在部隊所受的教育也有關係。他認為,雖然軍隊需要有命令與服從的關係,但也需要培養軍人的綜合素質和邏輯能力。

「可能一些人曾覺得,軍隊裏讓人有獨立思想不好管。但在一定程度上,這些人喪失了理想後,你操控他的時候他是你的武器,但他走入社會後,他也會缺少思考和邏輯能力走極端,」曾志平對BBC中文說。

「中國雖然現在有了退役軍人事務部,卻仍缺少一個國家級的退伍軍人組織給予他們發言權,就像美國的《退伍軍人權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是美國退伍軍人協會推動的,但這些在現在的中國很難實現,」戴蒙補充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