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項議題待公投 台灣同志婚姻之爭白熱化

,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10月27日下午,台北艷陽高照。市中心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前,聚滿五彩繽紛的遊行群眾,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遊行」盛大展開。

台灣將於下月24日舉辦僅次於總統大選規格的縣市長大選,這場被認為是「2020總統大選前哨戰」的選舉中,包含了10項公投,其中和同志議題相關的佔到5項。

同志婚姻是否該得到正式承認,是否應被列入台灣民法的保障規範,贊成派與反對派的交鋒已日趨白熱化。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來自美國洛杉磯的朱家三兄弟,中間的二哥為同志,但是三兄弟仍相當支持,一起來參加遊行。

同婚修法爭議

2017年5月24日,台灣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釋憲,宣佈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與平等是「違憲」,必須實施修法。若兩年內未修法完成,2019年5月24日,同性婚姻伴侶將可適用現行民法。

但反對同性婚姻入民法的團體認為,民法規定結婚定義即是「一男一女」,並主張如果要立法,應該立「同性婚姻法」來保障。對於同性婚姻是否適用民法,兩派一年多來激烈爭論。

因此,支持同性婚姻的團體在今年11月24日選舉中,提出兩項公投,一是支持同性婚姻入民法,二是關於國民教育中,是否將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中的「同志教育」。

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則是提出三項公投,包括民法婚姻應只限「一男一女」、不贊成國民教育中列入同志教育、贊成替同志另立專法規範婚姻。

同志話題大量進入公投議程的背景是,去年12月,台灣修正公投法,將發起公投的聯署門坎由過去選舉人的5%降為1.5%、投票門坎從二分之一降為四分之一、投票年齡從20歲降為18歲。修法之後,許多台灣民間團體紛紛集結,提出自己的公投案。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主辦單位聲稱遊行人數高達13. 7萬人。

激烈交鋒

同志婚姻支持團體「Vote4LGBT」領銜召集人、台灣東吳大學法律系講師王鼎棫對BBC中文表示,同志婚姻應受到民法保護。「加入婚姻成為配偶,就牽動很多法律上的權利,比如共同收養小孩、消費糾紛、醫療同意與否、社會福利、遺產分配等。」

他認為,另立專法會花費更多國家成本,內容與權益不知道是否跟現有民法相符。王鼎棫認為民法婚姻上不應該區隔特定族群,「婚姻就是親密關係結合,身為人都有他應該有的基本權利。」

反對同志婚姻入民法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的游信義則對BBC中文說:「現在的性教育教材中,有很多『同志養成教育內容』,他們直接標明『同志教育』,這種教育就是引導,孩子就會去模仿。」他認為孩子們在小時候不該接受過多刺激。

游信義認為,台灣是友善的社會,但「要不要成為同志」不是個刻意引導選項。他說:「尊重同志,跟會不會希望孩子成為同志,是兩件事。」游信義說,15歲前孩子應受基本兩性教育即可,「同志」文化如何列入教育,該由社會學者或其他專家評估。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遊行

代際差異

台灣受到長久以來中華文化熏陶,傳統長幼有序,男主外女主內的基本印象,深植老一輩人心。因此在這次公投前,社會上呈現年輕族群支持同性婚姻佔多數,老年族群對於反同性婚姻較支持。

在遊行現場,BBC中文記者採訪一對交往兩年多的女同志情侶、30歲的潔西與25歲的蔓蔓(皆為化名)。蔓蔓表示,她從高中時發現自己喜歡女生,但到了大學畢業後,能自己賺錢時才跟父母坦承「出櫃」。

蔓蔓說:「媽媽一直到現在都不能接受,我們就避免這個談問題。」當初拖到大學才說,也是擔心父母會「斷金援」。這次也是她出櫃後第一次跟伴侶一起參加遊行:「希望大家可以給我們一個真正幸福的權利。」

而同樣是同志的三位男生、36歲的泰迪、32歲的威利與40歲的包包(皆為化名)則穿上台灣女子高中的短裙制服來參加遊行,泰迪說:「我覺得想穿什麼,就可以穿什麼,性別平等教育應該盡早實施。」

擔心投票率

雖然這次公投的議案數量創下新高,內容也多樣,不過綜觀過去台灣的公投投票率,沒有一項投票率超過一半。2008年的四項公投案更淪為藍綠兩黨在統獨意識上的口水戰,投票率更低到僅約26%左右。

雖然修法通過,但是四分之一的投票率,仍須數百萬人參與。如果一但反同與支持同志的公投案都成立,那就更為尷尬,依法必須送交台灣行政院,由該院依兩方總票數做出妥適判決。

對於公投前景,同志民眾也是看法兩極,潔西跟蔓蔓都表示「還是會擔心」、包包則表示「票數一半一半,很拉鋸」。朱名石與同志哥哥朱名匠則認為「會通過,沒有問題的」。27日的遊行現場,更舉辦模擬投票,教導民眾如何投票。

而反對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總召游信義則說:「政府宣傳公投的力道應該要更強,很多公民朋友都還不是很清楚。」他們不斷透過志工媽媽,自發性在路上發傳單呼籲等,於社交網站上推「教戰守則」教如何投票等,對反同公投案成立「有信心」。

台灣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則說,台灣人對公投還是有「浪漫化」跟「妖魔化」兩種想像。「公投僅是反應民意,讓政府去做修法依據。無論投完與否,最重要是投完後,雙方坐下來溝通」,他認為公投結束後,政府不該置身事外,要積極執行。

台灣是否能成走出亞洲同志婚姻的第一步,11月24日的公投將給出部分答案。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