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離世:飛雪連天成絶響 笑書神俠留人間

, 圖片版權 Reuters

筆名金庸的武俠小說泰斗、香港《明報》創辦人查良鏞離世,享年94歲。

《明報》在30日(周二)傍晚7時28分在網站刊登消息,稱「《明報》創辦人、著名作家查良鏞(又名金庸)逝世,享年94歲。」《南華早報》引述金庸女婿吳維昌證實金庸的死訊,並稱金庸是在周二下午,在家人陪伴下去世。

被稱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金庸自1955年的《書劍恩仇錄》開始至1972年的《鹿鼎記》正式封筆,共創作了十五部,包括《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等等。

「九陰白骨爪、懶驢打滾、降龍十八掌……」這些都是金庸武俠小說中,讀者十分熟悉的招式名稱。這些作品被拍攝成電視劇及電影,對華語世界有很大的貢獻。

《明報》創辦人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金庸不僅是風靡華人世界的武俠小說家,還是著名報紙《明報》的創辦者。

金庸出生於浙江海寧,是查升之孫查揆的後裔,出生於1924年3月10日,1945年抗戰勝利後返鄉,曾在杭州《東南日報》暫任外勤記者。1946年秋,查良鏞進入上海《大公報》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調往香港分社。

後來金庸不滿《大公報》政治色彩濃厚,不能夠發表反對」大躍進「運動路線的意見,他認為這違反自己做新聞工作者的本意,所以在1957年離開《大公報》。

1959年,查良鏞等人於香港創辦《明報》,後來推出包括《明報晚報》、《明報月刊》和《明報周刊》、及新加坡《新明日報》系列報刊,金庸還成立了明報出版社與明窗出版社。

除了連載武俠小說,《明報》刊登的由金庸撰寫的社論也影響深遠,特別是中國大陸正經歷動蕩不安的1960、70年代,《明報》成為報道中國消息的權威,也滿足了香港人對大陸資訊的訴求。

金庸曾經擔任香港的公職,他曾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但在1989年,北京頒令戒嚴時,他辭去有關職務,結束從政生涯。

1991年明報集團在香港上市後,他退出報業管理層,從此去周遊列國、教書、靜修、遊山玩水、研經。

圖片版權 BBC THAI
Image caption 香港文化博物館曾經展出的一副畫作

各方悼念

香港《明報》網站當晚9點10分發表《悼金庸先生》,悼文稱,「《明報》創辦人、著名武俠小說家查良鏞先生(筆名金庸),今日於養和醫院病逝,享年94歲,《明報》全體成員對此深感惋惜及難過,對查先生家人致以深切慰問。查良鏞先生是明報報業集團主席張曉卿丹斯裏拿督的好友,《明報》在新聞業打拼多年,邁向一甲子,如非當年查良鏞先生不怕艱辛,殫精竭慮,以一支健筆打出名堂,無以臻此。今先生遽逝,對《明報》、對香港新聞事業,乃至對華文文學界,無疑都是一大損失。」

圖片版權 Sina Weibo / Zhang Jizhong
Image caption 曾拍攝《天龍八部》的電影人張紀中通過微博悼念金庸。

根據香港電台報道,香港作家倪匡表示,查良鏞對文學的貢獻不止在於香港,並以「金庸小說,天下第一,古今中外,無出其右」16個字,總結對方成就。他認為,即使對方去世,留下來的作品會「萬歲萬歲地流傳下去」。

香港作家陶傑表示,受查良鏞的啟發,堅持寫作至今,形容查良鏞是中國近300年來最傑出的文人,一生的成就不止在小說創作,在報業的貢獻亦對後世有很大影響。他表示,查良鏞的三點堅持,包括要有原則、有分寸和有底線,是最值得敬佩和學習的地方。

金庸的遠親、執業大律師查錫我對BBC中文表示,上一次與金庸見面已經是7、8年前,後來金庸走動不大方便。「他給我的印象是一位謙謙君子,一點架子也沒有,為人親切又博學多聞,是一位非常值得敬佩和學習的長者,」查錫我說。

武俠作家溫瑞安手書「孤獨不朽,令狐無敵」表示悼念,溫瑞安還在另外一副手書中寫道:「天下無雙,不朽若夢,金庸笑傲,武俠巔峰」。

圖片版權 BBC THAI
Image caption 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的一件以金庸小說人物為主題的屏風。

老鄰居的追憶

曾在香港「後過度」時期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內與查良鏞共事的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對BBC中文記者說:「我們住樓上樓下的(同座鄰居),我的太太也認識他的太太,日常進出碰面也有聊幾句。」

但李柱銘說,最近已不常碰見查良鏞,相信是對方健康轉差,「也有一年了」。

查良鏞在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與李柱銘和另一位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分別辭任起草委員。然而,查良鏞在1988年與商人草委查濟民提出了以選舉團選舉香港行政長官、限制立法會直選議席數目的「雙查方案」引起民主派不滿,也最終經修改後成為了沿用至今,由選舉委員會產生香港特首制度。

李柱銘也對「雙查方案」感到失望,但他對BBC中文記者說,不會怪責查良鏞當年提出此方案。

「除了我跟華叔(司徒華)在全力爭取民主外,他應該是第三個了……(爭取普選失敗)那不關查先生的事,他也盡力了。」

李柱銘憶述,他是投身社會工作後才開始閲讀金庸的作品,談不上迷戀,但他在香港大學修讀英國文學時,宿舍裏同住的醫科生都緊貼追看著金庸的小說。

「北角有個報攤最早能買得到小說,那些醫科生從薄扶林連夜開車去北角買,馬上就讀,讀完交給下一個同學。整群醫學生就是這樣你傳我、我傳你的追看著。」

李柱銘形容,金庸是一位斯文、認真、投入、負責的人。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