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龍應台的廢票、突然跳電的投票站、返鄉的選民,我經歷過的「台灣式選舉」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北市長柯文哲(中)在一處傳統市場和選民互動。台灣選舉融入了濃郁的地方特色。

台灣再次進入選舉季。作為一名台灣人,筆者經歷了超過15年的台灣各類選舉。記得第一次投票時,進入投票所的戒慎恐懼,起因是關於投票這件事情,實在有太多需要選民注意的地方。台灣社會之集體記憶,也反映在投票行為上。

筆者通過回憶,羅列出一些耳聞目睹的台灣選舉軼事。在我看來,投票在台灣固然有許多趣聞,但同時也反映出台灣社會和台灣政治的逐步變遷。

龍應台,林青霞的廢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工作人員在整理公投簽名資料。2008年的總統大選中,林青霞和龍應台都因為不熟悉投票規定而投出了廢票。

2008年台灣總統大選,馬英九獲勝,但是他的得票數當中,卻少了他長期策士龍應台以及影星林青霞的兩張票,因為她們都投了廢票。

問題不是兩位鐵粉不支持馬英九,而是她們都用了私章投票,違反了選舉「不記名」投票的規定,因此兩張票都算成了廢票。以論辯民主聞名的龍應台教授,當年還自嘲自己是「全世界傻妞一號」。她的好友林青霞也投下了廢票,而且根據台媒報導,在2004年總統大選,林青霞也曾因為用私章,投下了一張廢票,成為當年的熱門議題。

投票禁穿彩虹衣?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多個同性婚姻話題進入本次公投。

事隔十年後,沸騰的2018台灣選舉,更是令選民眼花繚亂。因為,除了縣市首長,市議員或里長之外,今年首次還有十項公民投票議題讓人圈選。十個議題會分好幾張選票,需投入不同票箱,加上縣市長,里長或市議員的票箱,總共有五個以上的票箱要選民細心投票。許多行動不便或視力退化的老人家,已經怨聲載道。根據台灣選舉保密原則,在投票布簾後,選民不准轉頭問選務人員任何問題,也不准自拍或錄像。

在選戰白熱化的階段,前日,社交媒體開始廣傳一消息,說道,若穿有「彩虹」或「婚姻平權」圖樣的衣物,恐會被禁止投票。此一傳言,也引起同志網友質疑若穿有「十字架」圖案或配戴十字項鏈,代表基督徒反同的衣服,是否也應當被禁止。

針對這些傳言,台灣選舉機關立即糾正,表明除非在投票場所,發現身穿特定議題或符號的衣服,在現場宣傳理念或製造糾紛,否則選務人員不會因為民眾的服裝關係,禁止其投票權益。

「為愛返家」

台灣雖然舉行直接投票多年,但是投票這件事,仍與戶籍地捆綁。不同於在美國等地,選民能透過通訊工具或互聯網投票。在台灣,重要選舉投票一定要回到戶籍地(且需註冊戶籍滿六個月)。只能在戶籍地投票,讓許多與家人長期不合或疏離的選民,毫無意願回家投票。筆者有朋友便因與母親在同志婚權的意見相左,與母親在電話中大吵一架,恐怕投票日當天,不想回去見到家人。

此外,近年來,民間上也有自發的團體,在網絡上發起「為愛返家」等眾籌活動,希望能以低廉的巴士票價,邀請居住在北部的青年選民(特別是大學生)能回中南部投票。

遷址投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因為有戶籍地投票的規定,一些選民在地方選舉中會提前改變戶籍地,以支持心儀的候選人。

因為有戶籍地投票這一規定,一些選民在支持的候選人確認參選之後,就會在至少六個月前把戶籍地遷到該地,預計投票支持他們。筆者的一位友人當年為了支持柯文哲選台北市長,便將戶籍從高雄轉到台北親戚家。

但是如此「玩轉戶籍」,並不為政府支持。一來,有許多台灣家庭販賣戶籍給一些人,為著讓後者家庭的學齡兒童能在家長心儀的學區學校就讀。再者,「幽靈選民」,亦是每次選舉的話題。

「幽靈選民」是指,常常在人口數低的地方(表示當選票數通常差距不大),發現幽靈人口。這次選舉有一離譜案例便是一台灣離島「綠島」,被政府發現有數十人一起遷入一處廢墟戶籍地。這些人都多數人都住在北部,卻突然一起遷入戶籍,被檢察機關認為他們可能收取某候選人利益,賣自己的戶口,搬遷到離島戶口,以在當天投票給某一候選人。1992年,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在花蓮立法委員勝選,便是檢調發現對手在一些地方的得票數,比法定選舉人口還多,明顯是幽靈選票幫助對手獲勝,轟動當年台灣社會。

突然跳電的投票站

台灣投票的歷史還發生過「作票」事情。1980年代,時常耳聞親友去看開票時候,投票所電力會突然「跳電」。在一片暗黑之中,選務人員會把自己「做好」給特定候選人的票,在黑暗中投進去票箱。事實上,台灣早年許多重要的政治抗議事件,就是因為抗議選舉作票舞弊所興起的。投票所「跳電」成為台灣選民的集體記憶。筆者回想,後來每回開票,要是電力有問題或是有人不小心關了燈,都會引起在場投票民眾喧嘩緊張。

「精心挑選」的投票日

2012年總統大選,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把投票日訂在大學期末考前一周,就被質疑別有用心。因為凖備期末考的北部大學生,估計不會為了投票南下投票,放棄凖備考試的周末。況且,根據當年民調,國民黨在南部青年族群的支持度不高。此外,當年選舉下一周便是寒假,可以放假回鄉,學生估計不會因為選舉而連續兩周回家。再者,來回南北的交通費也需要考慮在內。

這些原因,似乎都在防止大學生返家投票。投票日的選擇,也被認為是主政者維繫政權的微妙手段。

總之,無論結果如何,這次公投首次規定民眾年滿十八歲便可以投票,選民的結構越來越年輕,是台灣選舉的一大趨勢。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